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54,打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54,打臉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一個軍嫂看不過去了,就指著林晚說到:「都住一個軍屬區里,應該和平相處,是有多大的事要動手打人?女孩子怎麼能那麼野蠻呢!這都是你爸媽對你疏於管教了1

郭慧君見有人幫她們說話,底氣更足了,拿手指著張姨和林晚兩個對韓少意說到:「少意,你快說話,你告訴大家是不是林晚欺負我們小月先動手打了我們小月的?」

張姨看到她的手指都快戳到自己的眼睛里,氣得不輕,她也不是個好欺負的,更何況今天要是讓林晚被人欺負了,那林晚爸還會留她嗎?

她不甘示弱的跳起來,撥開郭慧君的手怒道:「我們小晚不會先跟人動手的,先動手的就是你女兒,要不然我們小晚絕對不會跟你女兒動手!你女兒剛才罵得那麼難聽,你女兒才沒有教養!你先教好了你女兒再來對別人家的孩子指指點點吧1

郭慧君也跳了起來:「放你嗎的屁!先動手的是林晚1

張姨也情緒激動的直往她面前沖:「你別放屁,我們小晚才不會無事生非!要是先動手的是我們小晚我就去吃-屎1

郭慧君聽了這話簡直得意的要大笑出聲了,她女兒說得清清楚楚是林晚先動的手,這個保姆一定是不知道情況,竟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她就看她待會要怎麼吃-屎!

她輕蔑得意的看著林晚和張姨,滿眼都是勝券在握的自信,嗤笑說到:

「好啊,如果是我們嘉月先動手,那我也吃-屎!這裡這麼多人都看著,你待會要是不吃-屎,我就塞給你吃1

不堪入耳的話讓卓婉儀很是震撼,第一次看到好友這副潑婦罵街的形象,她心裡只覺得很不舒服。

她自從懷孕起始,就沒有出門工作過,一直在家裡相夫教子,因為不少帶目的不純的人總想接近她,她後來就沒怎麼跟軍區其他女人過多來往。

她的世界里幾乎就只有丈夫、兒子,以及好友郭慧君,所以除了丈夫和兒子,她很是信任郭慧君。

郭慧君平日里在她面前也是個穩重會做人的,從來沒有見過郭慧君這副猙獰醜陋的嘴臉。她驚得不輕,覺得郭慧君有些可怕。

但轉念想到郭慧君是在氣頭上,難免失態。再說兩個人到底是多年的交情,不管怎麼樣,她還是站在好友這一邊的。

只是,她卻也不想讓兒子聽到這麼不堪的話,污了兒子的耳朵,她都有些後悔讓兒子跟過來,只想早點帶兒子走。

因此,她急得催促兒子:「少意,到底是誰先動手打人的?你說呀?」

郭慧君也轉頭看著韓少意胸有成竹的說到:「是不是林晚先動手的?少意,你就實話實說1

韓少意倒是想開口呢,一群女人跟幾百隻鴨子在叫似的,他根本插不上嘴。

看到林晚冷冷的看著他,那樣戒備的神情,彷彿咬定他會跟大家一起顛倒黑白對付她。

他心裡升起了一股火氣,白了她一眼。等大家都靜下來聽他說時,他這才沒好氣的說到:「是嘉月先動手的1

「什麼?1場面霎時爆發一片轟亂,所有人都震驚的看向韓少意。

郭慧君也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著韓少意,蔣嘉月怔了一下之後,捂著臉「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郭慧君一把抓住韓少意的胳膊,拔高了的聲音都有些變調:「少意,你在說什麼?」

韓少意不快的看了林晚一眼,看也沒看郭慧君,堅定的說到:「是嘉月先朝林晚動手,兩個人才會吵起來1

雖然林晚後來糾纏著蔣嘉月沒完沒了,還說一些奇怪的話,但是先動手的,確實是蔣嘉月……

郭慧君腦子有一瞬的空白,蔣嘉月尖利的聲音響起來:「少意哥,你為什麼胳膊肘往外拐!明明是她先欺負我的!你為什麼要騙人,你為什麼不幫我?」

韓少意被她這樣駁斥,很是不快。對蔣嘉月的質疑和胡攪蠻纏很是生氣,甩開她抓在他胳膊上的手,往母親身邊靠了些說到:

「嘉月,明明是你無緣無故推了林晚,明明是你先招惹她,我聽到你跟你媽扭曲事實冤枉林晚,真的覺得你們很不可思議1

郭慧君看到周遭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都震驚的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突然從脖子紅到了耳後根,蔣嘉月還在暴跳,試圖衝上去跟林晚廝打。

郭慧君突然反應過來,極度憤怒的拽過韓少意說到:「少意,你到底幫著誰啊?啊?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是不喜歡阿姨所以故意這樣讓我們難堪嗎?1

韓少意對她的指控和質疑非常的不屑,正色說到:「是你們說了要讓我說實話的,你要是想讓我說謊,你就早點跟我通氣啊1

這話瞬間讓郭慧君難堪到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大家都震驚的看向她,她只覺得眾人的目光彷彿是**裸打在她臉上的耳光。

卓婉儀從驚愕中回過了神來,看到大家朝他們投來的奇異的目光,她也忽然臊紅了臉。

就在一瞬間,她突然意識過來,為什麼看到嘉月被人欺負,兒子不但沒有幫她,反而先回來了。

兒子越長大就越像他父親,有些一根筋,心裡的對錯有自己的一桿秤,行事都有自己的原則。

如果嘉月真的被人欺負,他不可能丟下嘉月不管的。而他之所以不幫嘉月,只可能是因為先惹事先跟人家動手的是嘉月,是嘉月無理!

卓婉儀看著林晚,看著林家的保姆,看著林家鄰居們異樣的眼神,她突然感到無地自容。

自己兒子說出來的話,自己兒子做的證,他們已經百口莫辯了。

郭慧君也是啞口無言,再也說不出什麼話來堵他。

先前是她自己讓韓少意來作證,現在韓少意的話就是大家眼裡的鐵證。他說得如此正義凜然,她還能反駁自己找來的證人嗎?

可是她做夢也沒想到韓少意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埃

如果先動手的是她的女兒,那人家還手就是情理之中,那她還有什麼理由上門質問呢?

她看向哭得涕淚橫流的女兒,再看看唇角含著一點冷意,卻臉色平靜的林晚,突然覺得自己的女兒太丟人了!這一刻,她還有種過去給女兒兩巴掌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