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397,我洗個澡
小說:| 作者:| 類別:

397,我洗個澡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他說完,給韓少意擠眼睛,用口型說到:「是個爺們兒就上……」

林晚讀懂了他的口型,要不是他關門快,林晚要踢死他。

林晚氣呼呼的暗罵了幾句,不甘心,又到第二扇門外敲門,可能是剛才的動靜他們聽見了,所以連門都不開,直接說到:「都睡下了,閑人勿擾1

林晚把所有門都敲遍了,沒想到這些人竟然真那麼不厚道,非得讓她跟韓少意一個房間,全都不是拒絕就是裝聾作啞。

最終林晚只得放棄了,轉過頭看著韓少意,說到:「你回房吧,我去大堂休息。」

她說完就朝樓梯走去。

走了幾步,就發現韓少意跟了上來。

她怔怔的回頭看了他一眼:「你……不回房休息嗎?」

韓少意雙手放在褲兜里,臉上沒什麼情緒,靜靜的看著她說到:「我跟你去大堂休息。」

「……」林晚默了一會,知道他的脾氣,懶得費力去奉勸他。轉頭繼續走。

到了一樓大廳,因為遊客不是很多的緣故,為了節省,酒店大廳里連風扇都捨不得開。

兩個人坐到休息椅上,沒坐一會,就感覺渾身的毛孔在滲水般的往外冒汗。

韓少意看了看林晚,看她支著腦袋,倚在椅背上,正閉目養神。但臉頰被熱得通紅,汗珠從兩鬢蜿蜒的往下流淌。

他向四周看了看,目光落在前台,看到前台的中年女服務員,正拿著把扇子邊搖著,邊閉著眼睛打盹兒。

他走過去,屈手在桌面輕扣了扣,服務員驚醒過來,忙問到:「怎麼了?」

韓少意看了看她手裡的扇子,說到:「扇子借用一下。」

服務員愣了愣,下意識把扇子遞給了他。

他道了聲謝,就走回到林晚旁邊,拿著扇子對著她扇了起來。

忽然送來的涼風,讓林晚驚怔的睜開了眼睛。

視線對上正默默給她扇著風的韓少意,她忽然晃了下神,心彷彿被一層溫溫涼涼的水給包裹住了,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沉沉的,又好似軟軟的。

韓少意與她對視著,看她望著他不眨眼。他的唇角泛起了一點弧度,問到:「熱嗎?」

林晚的目光定在他臉頰上流淌著的晶瑩的汗珠上,心裡忽然閃過一抹悸動。所有的戒備,忽然都瓦解了。

她也不是不敢去他房間,只是,這些人自從陳孝北交了女朋友開始,一個個都變得壞的透水。

本來說話就沒邊兒,要是她跟韓少意一個房間待著,就算兩個人真的只是純粹的聊天,但他們肯定不信,回頭又不知道要怎麼調侃他們了。

所以她寧願在這裡熱著,也不想待會被他們調侃。

可是,此刻看著他沒有任何怨言的跟隨著她,顧不上自己也怕她熱著。心裡忽然很動容。

她何必要為了旁人的眼光,讓他跟著她在這裡受罪?

他除了有時候會默認大家逼她親近他,但是平常對她都很規矩。答應她不碰她,就基本連她手都沒碰過。

現在才過去半個小時,衣服熱得都被汗水濕透了。要是再待下去,說不定要中暑。也懶得管大家怎麼笑了。

她站起來說到:「算了,我們還是去房間吹風扇吧。」

她說完,率先提步上樓。

韓少意怔了一下,心一瞬間浮到了極點。

他壓住亂掉的心率,跟著她上樓。走廊的過道鋪著紅毯,人走在上面,腳步有些發飄。

他默默的跟著她,很快就到了他的房間,刷卡進門。

門關上的時候,空間好像一瞬間變得很狹窄。

狹窄到她的腳步聲、她的呼吸聲,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好像近在眼前、近在耳邊、近在咫尺之間。

房間里很幽暗,林晚進房間的第一件事,就是走過去把窗帘拉開了。

隨著窗帘拉開,陽光瞬間灑滿房間。

回頭掃了一眼,房間中央擺著一張大床,旁邊一張桌子,一張椅子,除此之外就沒別的了。

看著那張床,林晚就感覺好尷尬。莫名的感覺周圍的空氣都逼窘起來。

她努力裝做出坦然,先把風扇打開,然後走到椅子坐下,手扶在椅背上,抬頭對韓少意說到:「你睡覺吧,我坐會兒。」

韓少意在玄關處站了一會,才走過來:「你睡覺吧,我洗個澡。出太多汗,難受。」

聽他這麼一說,林晚也頓時感覺汗濕的衣服粘在身上很難受。也想馬上洗個澡,換身乾淨舒爽的衣服。

只是隨即就納悶了。

要是他們兩個都洗澡換衣服,待會出去他們幾個肯定會想歪,肯攔去。

眼看韓少意打開背包,找了衣服就打算去浴室。

她連忙出口制止:「你、你洗就洗,別換衣服了……」

韓少意腳步一頓,奇怪的問到:「為什麼?」

林望,心裡迅速憋起了一股氣,這人該不會真這麼純潔吧?她跟他對視了片刻,他眼中轉不過來的不解,讓她心裡的窘意又連升了兩個檔次。

她心中哽咽的語塞了一會,才給了一個答案:「不方便洗衣服啊,又沒洗衣粉……」

韓少意聽了,眼中的奇怪消散下去。繼續朝浴室走進去,邊說道:「我經常跟我爸去野外生存,沒有洗衣粉,衣服也可以洗。」

林晚正拿了桌上的礦泉水來喝,聽到他這麼說,很是意外。看到他媽媽那麼寵他,還以為他什麼都不會。沒想到他竟然會自己洗衣服。

但很快她的關注點又被拉回來了:「你、你洗了也沒地方晾……」

她說完,就見他看向陽台處。

她的目光順著他看過去,才驚覺這家簡陋不大的酒店,居然還給配備了陽台。

韓少意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到底怎麼了?」

林晚臉色一陣變幻,心裡一陣感慨。看到他這麼單純,她怎麼好意思點破?

只能算了。

畢竟洗澡不準人家換衣服,太苛刻了。

她咳了咳,端起水喝了兩口:「你趕緊去吧。」

韓少意點點頭,就拿著衣物毛巾進了浴室。

林晚的手肘壓在椅背上,支著腮,身子閑適的歪在椅子里。邊喝著水,邊吹風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