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奮鬥俏軍嫂>398,不給,我就出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398,不給,我就出來了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歷史穿越

身體舒服了,心裡也清閑無聊起來。

聽著浴室的水聲,腦子裡莫名就躥出一個暗搓搓的念頭。

上次野營的時候,看到他小兄弟竟然那麼憤怒。不知道他平時的生理問題是怎麼解決的?

靠忍,還是靠手?

腦補了一下他在浴室里用手解決的場景,然後猝不及防就被一口水嗆進氣管里,劇烈的咳嗽起來。

「咳咳咳……」

這口水嗆的太狠,幾乎要被肺給咳出來。

韓少意在裡面聽到動靜,水聲一下子停了下來。然後浴室的門猛地被打開,他探出一個腦袋,滿臉驚疑焦急的問道:「林晚你怎麼了?」

林晚抬頭看到他肩膀露出了門外,顯然是沒穿衣服。

她的臉色刷得一下就紅了,瞬間咳得更厲害了。

舉起一隻爾康手朝他揮著,趕緊憋著氣說到:「沒、沒事。」

韓少意看她都快咳吐了,驚慌失措的看著她,只是一瞬他就反應過來,關上門擦乾淨水就拿了衣服要穿。

可是因為太急,衣服才扯過來,一下沒拿穩,就掉到了地上。

韓少意一下子傻眼了。排水系統做的不好,滿地積水不說,還都是肥皂泡泡。

衣服拎起來,已經不能穿了。

林晚才緩過神來,突然又聽見浴室的門又打開了。

過了兩秒,韓少意才紅著一張尷尬的臉,探出頭來,淡著臉色,支支吾吾的說到:「我、我衣服掉了,去幫我拿、拿一條……一件衣服……過來。」

林晚懵了一瞬,好不容易降溫的臉,又燙了起來。

心裡一瞬間浮現好幾個念頭,他到底是故意的還是真掉了?只要想到他還沒穿衣服,就感覺窘的不得了。

「……那什麼,你……要什麼衣服?」

半天她才做好心理建樹,決定用坦然來化解這滿屋子的尷尬和曖昧。

看到她這麼淡然,韓少意不想讓她覺得他不像個男人。

臉上的赧色也迅速被他壓了下去,沒再婆媽,破罐破摔的說到:「內褲……」

林晚聽到這兩個字,瞬間差點又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

眼睛里朝他射出兩把眼刀,憋著羞惱,淡然的說到:「自己拿1

韓少意臉上一陣精彩的變幻,語調裡帶了三分威脅的笑意:「你確定要我出來拿?」

林晚頓時被噎到,剛才氣極根本就沒想過這個問題。

她的臉色也變幻了一陣,才壓下心裡的惱恨。默默的放下礦泉水,去翻他放在床上的包包。

一堆衣服翻出來,四五條內褲。不是小老虎,就是小豹子。她一下子沒忍住就笑噴了。

韓少意聽到她的笑聲,頓時就惱羞成怒了。咬牙叫到:「林晚1

林晚回過頭,看到他滿臉羞怒。突然覺得他好可愛。

隔著門,故意目光上下打量了下他,一本正經的調侃到:「你不是小蠍子嗎,幹什麼那麼喜歡穿小老虎?下次讓你媽給你買小蠍子,小蠍子跟你很配。」

韓少意目光炯炯的望著她,半晌才咬重語氣說到:「拿來。」

林晚聽了,目光又瞟了眼他的內褲。心裡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情願。

內衣這種東西,不管是別人碰自己的,還是自己碰別人的,都有嚴重的心理障礙。

可是又不能讓他出來拿。

心裡一陣糾結鬱卒,她強壓下心裡的抗拒。飛快進行自我麻痹,自我催眠:反正他們都親過了,拿下他的內褲怎麼了?

想到這裡,什麼障礙都沒了。

她拎了條內褲,轉頭走到浴室外面,想起剛才他的態度,忽然有點想找事。

「讓別人幫你,是什麼態度?」

韓少意愣了一下,壓下臉上的情緒,態度很好的重複了一遍:「拿來,謝謝。」

林晚朝他走了兩步,看著他淡然正經的臉色,莫名的就想欺負他。

把衣服遞過去,在他伸手來拿的時候,她迅速收回來。

韓少意怔了一下,抬頭看到她憋著笑的臉,耳根又是一熱。

林晚說到:「為你剛才在車上的事情,跟我道歉。」

韓少意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手裡的他的衣服。目光染上了一點火星。

「……不給,我就出來了。」

林晚笑容一僵,聽到他威脅的語調,看著他並非開玩笑的眼神,臉色鬱悶的瞅了他兩眼。

雖然對他的不配合很不愉快,但也只能把心頭的氣焰和憋屈都給壓回去。

萬一真把他惹毛了,跑出來對她怎麼樣,那就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也不跟他開玩笑了,不然吃虧的還是她。

「算了,給你1

把衣服丟給他,她就轉身回到椅子里坐下,繼續吹風扇。

韓少意目光微醺的鎖著她的背影,見她真的走了不搭理他了,眼中閃過一抹失望。然後臉又紅了一下。只得拿著衣服關上了門。

可是手裡捏著衣服,想到被她碰過,心裡就燙的厲害。

林晚納悶的吹了沒一會風扇,就聽到浴室門響。韓少意走了出來。

剛洗完澡的他,頭髮更黑了,眼睛也更黑了。

穿著白色的襯衣,是最初讓她怦然心動的那個樣子。

乾淨,帥氣。

看得她有點不想挪眼。

但很快她就收回目光,咳了一下說到:「我也覺得很難受,我也去洗個澡。」

說完,她拿了衣服進了浴室。

等她洗好出來,韓少意坐在她剛才坐著的椅子上,在喝水。

發現他喝的是她剛才喝的那瓶水,她忍住了心裡的納悶,當做不知道。邊拿著毛巾擦水,邊找吹風機。

韓少意喝著水,耳朵卻一直不受控制的關注著她。聽到她開門,聽到她走出來,隔著那麼遠的距離,聞到了她身上肥皂的香味兒。

跟他身上的一樣,心裡又絲絲縷縷牽扯的厲害。

想要看她,可是心裡莫名的慌的厲害,怎麼都不敢看過去。直到眼角的餘光察覺到她在找什麼,他目光閃爍了一下,壓住心慌,將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可是目光才落在她的身上,便像粘在了她的身上。

她換了件白色的T恤,背帶褲。洗過的發,自他心底到眼底都燃起了火焰。

發梢的水珠,彷彿能解他喉嚨的乾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