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399,你怎麼不讓我幫你洗澡?
小說:| 作者:| 類別:

399,你怎麼不讓我幫你洗澡?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他望著她的側臉,不動聲色的將心底難以名狀的渴望壓了下去。淡淡的開口問到:「找什麼?」

林晚回頭看了他一眼,回到:「吹風機。」

他目光向四處一掃,在他跟前的桌上找到了。拿起來,想要遞給她,但是手剛抬到一半。心裡閃過一個念頭。

他轉手拿起插頭,插在了牆角的插座上。

林晚看到他找到了,已經走了過來。他轉頭按開吹風機,說了一句:「我幫你。」說完,就走到她面前,對著她的發頂吹了起來。

她顯然沒有預料,漆黑漂亮的眼睛里閃過一抹驚訝,驚訝之後就變成了唏噓和彆扭,彆扭完又有點感動,感動之後就假裝沒事人。

這些細微的表情變化,都被他盡收眼底。

因為她沒有抗拒,心裡浮上了小小的雀躍、小小的歡喜。

但很快,所有的心神都被她的發香佔據。

熟悉的薔薇花的香味,幽幽的鑽進鼻孔,很是醉人。

手下意識的想要伸過去觸摸她的發,但厲害的心亂和心慌彷彿是將他的手牽引住了。

手伸出去,卻渾渾噩噩的不敢落下,只是虛虛的懸在她的頭邊。

林晚有點僵,那風吹在脖頸間,癢的厲害。像是有一雙手,在脖頸間遊走。

但是她沒讓韓少意看出她的彆扭不自在。

只是靜靜的與他對立著。

但跟他隔得越近,越能感覺到他身高帶來的壓迫。

她微垂著腦袋,視線剛好定在他的胸口處。

他身上的香味一個勁往呼吸里鑽。也許是心情與氣氛作祟,感覺周遭的空氣都變得逼窘。

兩個人越是不說話,這種逼窘就越厲害。

她只能將注意力轉到別的地方。

心裡胡思亂想著,就想起了種種。兩世加起來,除了母親和理髮師,就只有他給她吹頭髮。嗓子口莫名的有點堵,堵得心裡很軟。

她走著神,他的手忽然穿過她的發,輕輕的撥了撥。涼涼的指尖,就猝不及防在她的皮膚末梢神經帶起一片麻意。

她身子僵了一下,死死忍住了沒做出什麼反應。

他看著她,見她沒什麼反應,手指又溫柔的落下來,撥動她的發,讓風能吹得均勻。

可是林晚天生就很敏感,他的手指每一次落下,都讓她從腰桿處躥起陣陣酥麻。

心跳跟著這強烈的感覺都亂掉了。

她再也無法忍受,帶著羞惱,奪過他手裡的吹風機。憋著情緒,淡淡的說到:「不用你了,我自己來。」

說著,就背對著他。

他的目光定在她發紅的耳朵上,心情變得無比的愉悅。心裡的慌亂莫名的就消散了。

他靠近了她一些,手插進兜里。就站在後面,欣賞著她吹頭髮的樣子。

她不知道在想什麼,竟然對他站在身後好無反應。

他忍不住又朝她靠近了一步。

她就像是一顆誘人的罌粟,總是吸引著他想要去靠近。

他就默默的站在她身後。

不到兩分鐘,果然,她沒察覺到他在後面,忽然轉過身來,就一下子撞在了他的胸口上。

胸口有點痛,但更多的是無法言喻的膨脹。這種膨脹,讓他心裡好像在冒泡。

林晚趔趄了下,吸了口氣,納悶的瞪他:「你怎麼老是喜歡站在我後面?」

韓少意看著她微微嘟起的紅唇,有點走神。心裡冒著泡沒說話。

林晚也就是隨口埋怨一句,就收起吹風機,去找發梳扎頭髮。現在天氣酷熱,頭髮披著會很熱。

韓少意也不好意思再一直盯著她,轉頭去浴室里洗衣服。

林晚換下來的衣服也掛在旁邊,他悄悄梭了幾眼,心裡很熱切的想要幫她洗掉。可是又怕她不高興。

他站在水龍頭前面,磨磨蹭蹭的洗著自己的襯衫。沒一會,林晚也進來了,看到他在洗衣服。一臉稀奇和打趣。

「你還真會洗衣服啊?」

韓少意淡然道:「當然,有什麼是我不會的?」

「噗……」林晚笑出了聲,故意上下打量他,表示刮目相看,湊到他面前,仰起臉看著他,說到:「你這麼厲害,順便幫我的衣服也洗了吧?」

韓少意望著她狡黠的眼睛里,燦爛的笑容。白瓷般光潔的下巴,微微抬起,她的臉上像是覆了一層耀目的陽光。

從他的角度看下去,隱隱可見她漂亮的鎖骨下面,一片潔白的皮膚。

心跳忽然亂了起來,他將目光收回去,認真的盯著手裡的衣服,壞壞的說到:「你怎麼不讓我幫你洗澡呢?」

林晚一聽,臉色霎時燒紅。氣得惱羞成怒。看到水池裡都是泡沫,掬起一捧水就朝他頭上灑過去:「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流氓了,你這個死流氓1

韓少意連忙抬起胳膊遮擋,故意惹惱她:「你是不是很想讓我流氓?」

林土耍一手抓住他遮擋的胳膊,一手朝他掬水。

韓少意渾身都被泡沫水給打濕了,急了,連忙求饒:「好了好了別鬧了,我錯了,你快停手……」

林晚聽到他認錯,心裡特別舒服,卻更加猖獗,更加有恃無恐。雙手掬水往他身上灑,得意到:「要是認錯有用,還要警察幹什麼?」

韓少意怎麼閃避都沒用,終於被她惹怒了,也不再閃躲,迎著她灑過來的水,撲上來反手抓住她,也灑了她一身水。

「韓少意,你太過分了1

林晚的眼睫毛上掛滿水,眼睛都睜不開了。撲過去揍他。

韓少意被她揍得劇烈咳嗽,趕緊拿背對著她,一邊閃躲一邊求饒。

等兩個人都鬧累了,林晚看看自己,再看看他,兩個人都是渾身濕透,她氣得給了他一個白眼。

只能再重新洗一次澡,換乾淨衣服了。

「你下次再這樣對我,你會失去我的1

韓少意哼哼唧唧的反抗:「難道我沒有人權嗎?」

林晚猖獗的道:「當然沒有!你是我養的寵物!要什麼人權?」

韓少意嘀咕:「人家的寵物都是抱著睡覺的……」

林晚橫了朝他一眼,他立即噤聲了。

林晚看他臉上寫著委屈,也不欺負他了,進浴室,重新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