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400,辦事辦的愉快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400,辦事辦的愉快嗎?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等她洗好出來,換韓少意進去洗。

她吹乾了頭髮,就坐在椅子里吹風扇,外加喝水。

正喝著,門上傳來敲門聲。玩鬧了半天,她已經忽略了外界。這時響起的敲門聲,頓時將她給拉回神來了。

想到自己換了新的衣服,韓少意又正在浴室里洗澡。她心裡咯一下,險些又被嗆到。

心裡想著說辭,所以一時忘了去開門。坐著沒動。

可是她沒開門,外面就敲的更厲害了,甚至響起了劉平川故意惡搞的大嗓門。

「開門啊,你們兩個夠了啊,快開門……」

林晚騰地站起來,才想到,越是不開門,不是越是容易引人遐想嗎?

真是造孽!

她不得不硬著頭皮,走過去打開了門。

門才打開,一股大力衝撞過來,要不是她反應快,就要被外面的一群人給擠進來了。

幾個壞胚子竟然集體堵在他們門外,試圖破門進來看熱鬧。

看到來開門的是林晚,而不見韓少意,幾個人原本就高昂的情緒,瞬間更加激動。眼睛跟探照燈似的,不停的往裡搜索,一邊興奮的追問:

「韓少意呢?韓少意去哪兒了?」

林晚抵住門,不讓他們進。木然著張臉,淡定的說到:「他在洗澡1

「哈哈哈……」

幾個人頓時狂笑出聲,比先前更加激動興奮了。七嘴八舌的發問:「他為什麼洗澡啊?」

「你們是不是干少兒不宜的事了?」

「衣服都換了,這還用問嗎?」

「……」

大家曖昧調笑的眼神,讓林晚想磨牙。

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被大家調侃的無言以對,胸悶氣短。就只能把自己當雕像,板著張臉不吭聲。

陳孝北上下打量林晚,不厚道的笑道:「辦事辦的愉快嗎?」

林晚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跟他一樣壞笑的季嵐,伸手朝季嵐腋下撓去,反問到:「你們兩個滿面紅光,一定是辦的很愉快了?」

「啊,哈哈……」季嵐非常怕癢,頓時被她撓的閃躲尖叫。

一群人鬧了好一會,韓少意才出來。

板著臉走過來,就把大家挨個罵了一遍:「都滾蛋1

最後,狠狠將門甩上。

林晚都被巨大的關門聲把耳膜震麻了,回頭瞅見韓少意染著羞紅的臉,她又是一陣胸悶氣憋。

這當著大家的面,把門關上,兩個人回到房間里。這不是坐實了大家流Liu氓的猜測嗎?

本想趕緊回浴室把自己衣服洗了,沒想到韓少意已經幫她洗好了。她愣住了,回頭看到韓少意跟在她後面,她望著他淡然的臉色,心弦忽然被什麼給觸動。

他神色看著泰然,可是從眼神中透出來的那點靦腆,並沒逃過林晚的眼睛。

他拿手掩飾的碰了下下巴,輕咳了一下,輕描淡寫的說到:「我幫你的外衣順便洗了,嗯,內……」

內衣兩個字,他說半天也沒好意思說出口。

林晚被他感染,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看了他兩眼,咳了咳到:「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一會就好。」

韓少意點點頭,順從的先出門去了。

衣服他已經晾起來了,林晚把衣服拿下來看了下,還算乾淨。

看著兩個人一樣的衣服,掛在陽台上,被風吹得飛飛揚揚。

心裡忽然好像被什麼給充滿了。

剛才只是一句玩笑話,可是沒想到他還真的願意幫她洗衣服。

回想起來,竟然在他身上挑不出什麼毛病來。還真是十佳好男友。

林晚心情莫名變得很好。

把內衣洗了,晾上去,然後看著晾繩上面,她的內衣,bra,還有內褲,再看看旁邊他的衣服。想到她的內衣會被他看見。她的臉又一陣發燙,只想捂眼。

現在氣溫高,風又大,爬山回來,衣服肯定已經幹了。

待會回來,得趕在他前面,趕緊回房把衣服先收回來。免得被他看見。

她收拾好,就趕緊出門了。

趕到大堂集合,沒想到就差她一個人,免不了又被大家調侃嘲笑一番。

她木著臉,假裝聽不見。

很快,一群人就出發了。

南湖山後來被開發成四星級風景區,此時雖然有旅遊的初步雛形,但一切都還是最原始的模樣,沒有人工的痕,比後來更美,更天然。

此時吸引遊客最出名的還是南湖山上的靈妙寺。

林晚這次來,也主要是想上個香。

一行人沿著蜿蜒的山路往上爬,初秋的山巒,已經染上了點點黃斑,綿延的覆蓋植物,逶迤到遠處。

一眼望去,都是滿眼耀目的翠綠,和明黃,被陽光照耀,更加燦爛奪目。

像一幅名師畫的油畫。

雖然陽光很烈,但好在,山風特別大。吹散了渾身的燥熱。

林晚帶了相機,隨手拍風景,又給大家拍照。

一群年青人,打打鬧鬧,歡聲笑語灑滿了山林。時不時驚起一陣飛鳥。

爬到一半,季嵐就跟陳孝北撒嬌,讓他背。

陳孝北二話不說,就溫柔的背起了她。

韓少意跟著林晚,看了看兩人,走到林晚身後問:「要不要我背你?」

林晚看著他陽光下漂亮的臉孔,心情很美妙。

也不累,卻也沒有拒絕。

他蹲下來,她趴到他的背上。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他背著,心裡還是熱乎的一片。

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聽著呼呼的山風,聞著他身上的氣息。心好像一張被鼓滿的風帆。

看到前面季嵐被陳孝北背著,兩個人腦袋緊緊挨在一起,發出肆意的笑聲。

林晚就對他說到:「你超過他們1

韓少意失笑,但心裡瞬間充滿了力量。將她往上抬了抬,就突然加快步子,飛快往前追趕。

只是,忽然被他抬那麼一下子,胸口又毫無阻擋的壓到了他的背上。感覺薄薄的衣服好像是虛設,胸口貼著他的後背,他的體溫源源不斷的傳過來,又讓她耳根有些發燙。

可能是他平時經常訓練的緣故,體力好的驚人。

只是小跑幾步,他們就成功追上了陳孝北。

劉平川立即怪叫出聲:「呦呵,你們兩對,這是比體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