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第五百四十七章:揮舞棍子的小學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七章:揮舞棍子的小學生

小說: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作者:依依花落時| 類別:女生小說

「你說得對。」秦暖萬分的贊同洛淺淺的說法,但是手上還是遞給了洛言然一張紙巾擦汗。

「我就是問問你們在哪兒呢,誰知道她看見我就跑。」洛言然聲音帶著點委屈,讓秦暖瞬間就心疼了。

從容無語,你要是不是這種怪怪的打扮,正常點,她會跑嗎?

「你嚇人就不要找別的借口,出去不要說是我哥,太丟人。」洛淺淺別開了臉,雖然她能一眼認出來,但是並不代表在路上遇到這樣的人搭訕不會被嚇跑好嗎?

這麼熱的天,一身黑,還穿著黑色的風衣,怎麼看都不像是好人好嗎?

洛言然無語:「我這不是打算帶你們去換衣服的嗎?而且穿著短袖臉擋的這麼嚴實更會引起懷疑的好嗎?」

「你是不怕長痱子。」洛淺淺翻了個白眼,然後抓住了重點:「換什麼衣服?」

「不是說是化裝舞會嗎?不需要換裝嗎?我還特意找孫哥問的地址呢。」洛言然一臉的理所應當:「聽說還有你喜歡的什麼揮舞棍子的小學生的衣服。」

「哈?什麼揮舞棍子的小學生?」洛淺淺看著洛言然臉轉向自己的方向,一臉的不理解,她什麼時候喜歡那種奇奇怪怪的東西的?

「為什麼是小學生?」秦暖不是很明白。

從容皺著眉想了半天:「你說的不會是百變小櫻吧?」

「對對對,就那個,名字太不好記了,之前放假我還跟你一起看的那個,轉轉轉變成大棍子吧1洛言然連連點頭。

洛淺淺秦暖都是一頭的黑線,然後一臉崇拜的看向從容:「你怎麼猜到的?完全聯想不到一起好嗎?」

「蒙的……」從容苦笑,她還想說是不是棒球擊劍之類的呢。

「那應該叫cosplay吧?怎麼就算是化裝舞會了?」秦暖撇撇嘴,洛言然這是對化裝舞會有著怎麼樣的誤解啊?

「你高興就好。」洛淺淺看了一眼洛言然,然後就看著他拉下口罩端起她的奶茶一飲而盡,目瞪口呆。

嗯,這也沒辦法,秦暖的已經被從容喝光了,他還是看著洛淺淺端起來杯子才搶過的。

「淺淺長大了,懂事了,四哥我很開心埃」洛言然舔了舔嘴唇一臉的欣慰。

秦暖別開頭,這句話是這個意思嗎?不過現在,別人不理解也是正常的,怕是理解的也只是她們兩個罷了吧?

「走了走了,正好我需要一件能裝得下我的包的衣服,需要漂亮的小斗篷……哎?我要cos小紅帽。」洛淺淺一臉的認真模樣,卻惹得秦暖無語。

你們兄妹倆到底是把cosplay當成什麼了?你怎麼不說cos地精?怎麼不說cos掃把?

不過貌似以後就連腦白金的包裝、荷包蛋,甚至是一個隨風搖擺的氣球人都有人cos,這也算不了什麼的……

洛言然也沒有開車,眾人直接打車離開的。

席銘和Elvis坐在一輛車上,看著前面的車子,席銘聲音很平淡:「你跟那位說了嗎?」

「說過了,不過他說不會有什麼事的,讓她鬧騰去吧,開心就好,這樣才是小孩子該有的狀態。」Elvis微微嘆了一口氣:「有時候都感覺他們是不是有點過的太輕鬆了?但是有事的時候又希望他們能平靜的度過一輩子。」

「你這叫什麼心理埃」席銘失笑:「不過洛家確實是讓他們快樂的長大的,希望一直都看著這樣的他們埃」

「洛言然還好說,平時看不到人打開電視換換台就能看到了,至於她啊,完全都不知道在想什麼。」Elvis苦笑:「對了,衛家十一的婚禮……」

「別提了,我是伴郎。」席銘一臉的無奈:「說我看起來比較符合伴郎的形象,還說伴娘這邊是很好看的小姑娘,我頭腦一熱就答應了,你猜伴娘是誰。」

「我知道是誰才問你的。」Elvis臉上很是怪異:「你多多保重吧。」

「喂喂喂,你別告訴我她們兩個會出什麼稀奇古怪的問題難為我們啊?話說也不是我結婚,我著什麼急?保什麼重?」席銘本來一臉的緊張,轉念一想就又釋然了,他做伴郎也只是因為野狼那批人不好同時出現在一個場合,他們會單獨慶祝,僅此而已。

另一個伴郎毫無疑問是衛明了。

「天機不可泄露。」Elvis眨眨眼看著前面的車停下,趕緊讓席銘付賬,先下了車。

洛淺淺看著這家店也是無語萬分,人家明明就是一家正常的攝影館好嗎?唯一不同的是應該就是假髮多了點。

「啊我的天,這個好看。」洛淺淺趴在玻璃上看著那個塑料模特身上的衣服,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洛言然得意洋洋:「看吧我就說小孩子都喜歡。」

「可是我們不是小孩子。」秦暖狠狠地捏著洛言然腰間的軟肉,但是眼中也是閃著光,她還沒有嘗試過呢。

這個風潮徹底火起來的時候,她已經嫁為人婦,處處都要端莊穩重。

「暖暖,如果現在有暖暖就好了,那些衣服,嘖嘖。」洛淺淺拉著秦暖進了店裡。

只是一句話說出口,除了秦暖之外誰也不理解。

秦暖看著店裡的各種各樣的衣服也是有些眼花繚亂,瞪圓了眼睛:「淺淺,你看,還有劍1

洛淺淺小手欠欠的去摸了一下,入手冰涼,驚呼:「是真的1

「哈哈,小姑娘說笑了,小店哪來那麼多真的?要是都是真的,萬一有個閃失豈不是把叔叔的老命賠進去也賠不起?」一個聲音傳來,洛淺淺抬頭看去,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修長男人,頭髮紮成低馬尾垂在腦後,眼睛很好看,不像是亞洲人的墨綠色,身上穿著黑色的燕尾服,高貴典雅的既視感,看起來就感覺這個人像是貴族。

「好帥埃」洛淺淺瞪圓了眼睛,然後連連搖頭:「不不不,哪能叫叔叔?應該叫哥哥才對。」

「小姑娘很會說話嘛,不過我已經將近三十歲了,做個叔叔應該不成問題。」

洛言然卻皺著眉:「金牌造型師,路易……」

「噓。」男人對著洛言然眨眨眼:「叫我帥叔叔就好。」

洛言然無語,他怎麼說也是個二十歲的人了,叫一個差別的不是很多的人叫叔叔?

聽了洛言然的話,洛淺淺已經明白了什麼,走到洛言然身邊:「哥哥可以叫帥老師啊,對吧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