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威武小娘子>398尷尬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398尷尬了……

小說:威武小娘子| 作者:燕七愛吃魚| 類別:

杜筱玖被梁景湛推開,激布浣至冰點。

她恢復理智,快步走到門前,打開了房門。

小玉和小艾,領著幾個丫鬟,有提桶的,有端冰塊的。

杜筱玖一擺手:「趕緊的1

丫鬟們魚貫而入。

她們抬頭見到**的梁景湛,皆面紅耳赤,目光不知道往哪裡放。

杜筱玖催促著她們將浴桶注滿之後,又將人攆了出去。

小玉推著將要關上的屋門,緊張的提醒:「姑娘,您千萬克制住,別做糊塗事1

「……」

杜筱玖一使勁,將小玉踹了出去。

需要剋制的,不是她好吧?

許是浴桶里的冰水帶來涼氣,屋裡熱度降低。

梁景湛又恢復一絲清明,認出杜筱玖:「筱玖,你快出去1

他胡亂將衣服往上扯,遮住自己上身。

杜筱玖勾起嘴角,一把扯下樑景湛的衣服,摁著他腦袋就推進浴桶去。

還得勁了,她心理憋著氣呢,趁機會還不好好整治他!

梁景湛掙扎了兩下,因為藥力,他渾身軟綿,哪裡是畝允幀

一下子,梁景湛就掉進浴桶,嘩啦一聲濺起水花片片。

冰凌刺骨的水迅速包裹梁景湛全身,逼著他體內燥熱往身體里縮。

正在這時候,青岩領著大夫進院。

小玉守在門口,豎著耳朵聽屋裡動靜,就怕有個萬一。

眼看著青岩要推門進去,小玉緊張,立刻攔住:「那個,要不,等會兒?」

青岩傻了眼:「伯爺那模樣,還能等嗎?」

小玉臉潮紅,不好意思的瞥了眼青岩身後的大夫。

她總不能當著外人,說姑娘在屋裡頭。

正左右為難,屋門嘎吱一下打開。

小玉心裡慌,抬頭見杜筱玖全身衣服都整整齊齊,只裙角被水打濕了一點,她才偷偷鬆了口氣。

杜筱玖往旁邊一閃,讓出一條道來:「大夫請進。」

青岩一無所知,領著大夫往裡走。

等看到梁景湛光著身子,被泡在一桶冰水裡。

青岩突然就明白剛才小玉,為啥紅著臉不讓人進了。

他偷偷笑了一下。

這能有啥呀。

公子和姑娘,本就是要做夫妻的。

不過是看一眼,又沒啥實質性內容。

小姑娘就是臉皮薄!

所以等青岩送大夫走後,再回來,就看著小玉直笑。

小玉惱怒,紅著臉瞪眼問:「伯爺都那樣了,你還笑的出來1

青岩道:「大夫給公子灌了解藥,一會兒他就能醒,沒贍。」

梁景湛中的只是普通迷藥,大夫有解藥,灌下去就能好。

不過因為他在涼水裡泡過,為免風寒,還是靜養幾天,捂捂汗比較好。

大家知道無事,全鬆了一口氣。

小玉見青岩笑的曖昧,還是惱,紅著臉指使著他,一會兒做這,一會兒做那。

坐在廊下的杜筱玖,看著兩個人你來我往,內心毫無波瀾,甚至無聊的打了哈欠。

小艾俯身:「姑娘,要不您先去歇會兒?」

今天進宮賀壽,平時睡到日上桿頭的杜筱玖,可是在寅時就起身了。

杜筱玖搖搖頭,抄著袖子,目光深邃,若有所思。

梁景湛醒的很快,就在青岩被小玉指使著,將廚房裡熬煮的白粥端來時,他正好睜開眼睛。

杜筱玖接過白粥,將人全攔在門外,自己進去喂梁景湛。

全伯府的下人,都理所當然,一點也不覺著有什麼不對。

梁景湛面對淡然的杜筱玖,很不好意思。

他中毒之後,隱隱有點記憶。

好似……

杜筱玖來了?

然後……

抱了?

啃了?

梁景湛面上鎮定,但被子底下的手,微微顫抖,眼睫毛耷拉著,蓋住眼中不安的情緒。

著碗的手,卻很穩。

她一言不發,勺子舀起白粥,吹涼,送到梁景湛嘴巴。

梁景湛心虛,乖乖張嘴喝粥。

杜筱玖喂,梁景湛喝。

她不問,他也不說。

在詭異的安逸氣氛下,一碗白粥喝完。

杜筱玖將碗放回桌上后,坐在床對面的榻上,端著手,面無表情盯著梁景湛看。

梁景湛被她盯的,心裡發毛。

完了,完了。

饈欽嬪氣了。

讓他好好想想。

嗯……

「吃飽了,就好好交待一下,你跟益陽公主,什麼關係?」

「我……」梁景湛那句「會對你負責」還未說出來,就聽見了杜筱玖質問。

他怔住,不解的看向杜筱玖。

杜筱玖盯著他,一字一句又問了一遍:「梁景湛和益陽公主,什麼關係1

她問的是梁景湛和益陽公主。

梁景湛瞬間明白了什麼意思,面上泛起一絲尷尬:「你看見了?」

宴會之上,有宮娥通傳,說杜筱玖在白玉拱橋上找他。

知道有詐,但又怕嬗惺攏梁景湛就去了。

臨走,他還給平津侯說了一聲,若是一炷香時間他還不回去,急著帶人去白玉拱橋找他。

等到了橋上,他才發現是益陽公主假借杜筱玖名義,將他誑了出來。

梁景湛想走,哪裡知道正同益陽公主爭執的時候,杜筱玖就跟著個宮女出現。

但杜筱玖並沒停留,反而跟宮女直接進了甬道。

梁景湛以為距離太遠,杜筱玖沒看見他呢。

現在杜筱玖突然發問,梁景湛一時不知怎麼解釋。

但不解釋……

梁景湛偷偷瞄了眼面無表情的杜筱玖,屋裡空氣好冷呀。

他喘了一口大氣,決定還是解釋吧:「益陽公主喜歡我二哥,那時候,老通過我給我二哥送書信和禮物。」

杜筱玖扯了扯嘴角:「是嗎?」

她以為益陽公主同未重生的梁景湛之間,有不得不說的秘密呢。

原來對方喜歡的是梁家二舅舅。

不過誰知道呢。

人都沒了,自然是梁景湛說什麼,就是什麼。

眼看著杜筱玖明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梁景湛急了。

他掀開被子就下床,一下子躥到杜筱玖跟前:「真的,不騙你;

益陽公主比姐姐還年長三歲,我那時候在梁家子弟里,並不優秀,她怎麼會看上我1

哎呀嘛,真是要氣死。

這種歷史舊案,真是渾身長滿嘴也說不清楚。

杜筱玖輕輕點了點頭,表示你說啥都對。

然後她的目光,停在梁景湛腰間。

梁景湛久等不到她的回答,心焦如焚。

等發現杜筱玖目光不對勁時,他才感覺到全身涼颼颼。

然後順著杜筱玖目光,他低頭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