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施法諸天>第一百五十九章 維克塔利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 維克塔利昂

小說:施法諸天| 作者:海拉斯特黑袍| 類別:歷史穿越

「船長!攸倫死了!那個傢伙殺了他1

「無敵鐵種」號上一名船員大聲提醒著維克塔利昂·葛雷喬伊。

儘管他眼下最想乾的事情就是調轉船頭,像艦隊中別的船一樣逃之夭夭,可考慮到自家船長的性格,以及處置叛徒的嚴厲手段,還是強忍著內心之中的恐懼留了下來。

不過他敢保證,要是天上那條龍沖這條戰艦飛過來,那麼他絕對會立刻轉身跳海,什麼狗屁規矩、懲罰,還有葛雷喬伊家族,統統都見鬼去吧,先保住小命再說。

事實上,不光他一個人是這樣的想法,甲板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水手都有類似的念頭。

畢竟鐵群島的居民可不是「善男信女」,在惡劣環境下長大的他們,比維斯特洛大陸任何地方的居民都更現實,從不會為了所謂「高尚」的理由獻出自己的生命。

維克塔利昂·葛雷喬伊明顯也清楚這一點,因此死死攥著心愛的斧頭,如果有人敢帶頭掀起叛亂,他會毫不猶豫砍下對方的腦袋。

當然,比起這些還算熟悉的船員,他更擔心對面剛剛殺了自己兄弟的傢伙。

尤其是不斷在天空中徘徊的巨龍,簡直像一把懸挂在頭頂上的利劍,隨時都有可能落下來將整個艦隊摧毀。

沒有任何一名船長會覺得,自己的船能比翱翔在天空中的龍跑的更快。

就在所有鐵民神經變得越來越緊張時,「寧靜號」甲板上的張誠突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緊跟著整個人瞬間消失不見。

下一秒!

他直接出現在了維克塔利昂的身邊!

這名向來以穩艦嚴肅、忠於職守著稱的男人,下意識舉起斧頭便砍了下去……

可還沒等斧頭觸碰到張誠衣服的剎那,一團橘紅色的火焰以張誠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滾燙的熱浪硬生生把維克塔利昂逼退了好幾步,甚至連頭髮、鬍鬚和汗毛都被燒掉了一大片。

待火焰徹底消失,張誠這才不慌不慌丟掉手中用來協助施法的硫磺粉末,笑著安慰道:「放鬆,我不是來殺你的,而是希望跟你達成某種共識。」

「達成共識?」維克塔利昂皺起眉頭,眼神中流露出警惕之色。

「沒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這次攻擊的目標應該是盾牌列島和河灣地區,對吧?」張誠無視了那些手持利刃一臉緊張的水手,一開口便直奔主題。

「是的!你究竟想要幹什麼?」維克塔利昂顯然比攸倫更有理性,迅速意識到對方並沒有殺死自己的意圖,更沒有打算摧毀鐵群島引以為傲的艦隊。

「很簡單,我覺得你們完全可以繞開盾牌列島,直接偷襲更加富庶的舊鎮。作為盟友,我可以提供一些額外的幫助,以確保你們不會被任何人提前發現。只要你發誓,攻下舊鎮之後殺光海塔爾家族所有的直系成員。」張誠迅速開出了條件。

作為河灣地區僅次於提利爾的第二大家族,海塔爾對於想要篡奪河灣地區統治權的他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障礙。

更何況,海塔爾家族還支持學城,立志建立一個沒有龍、沒有魔法、沒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與渴望世界向著魔法文明發展的他而言,完全就是天生的死敵。

原本張誠打算等接手提利爾家族的遺產後,再慢慢剷除這個心腹大患,可現在他又有了新主意,那就是利用鐵民熱愛掠奪的天性摧毀對方根基。

維克塔利昂盯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輕人,足足過了一分鐘才冷笑著質問道:「既然你想跟我結盟,為什麼還殺了我的哥哥?」

張誠故作無奈的攤了攤手:「抱歉,我想你應該明白,攸倫的腦子不太正常,確切的說他其實早就瘋了。我不喜歡跟一個瘋子合作,尤其是你永遠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冒出什麼狂妄念頭的瘋子。但你不同,你是個穩重成熟的領導者,同樣也是個恪盡職守的人,不會隨隨便便違背誓言。另外,我知道你並不喜歡攸倫,甚至有一段時間想殺了他,現在他死了你應該高興才對,因為你完全可以接過權利,成為所有鐵民的新王。」

「可他畢竟是我的哥哥!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1維克塔利昂表情嚴肅的堅持道。

「呵呵,好吧,請說出你的條件,千萬不要太過分。」張誠伸出右臂做了個請的手勢。

維克塔利昂稍微猶豫了片刻,馬上指著「寧靜號」甲板上巨大的龍之號角說道:「我要縛龍者1

「不行!換一個1張誠連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了對方的要求。

他可不會把一件威力巨大的魔法物品,交給一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翻臉的敵人。

儘管在冰與火之歌故事中,一共只出現了三條龍,但鬼知道世界上什麼地方還有龍蛋會跟著赤紅色彗星的到來孵化,要是被對方找到幾條馴化,那樂子可就大了。

「好!我要攸倫身上的鎧甲1維克塔利昂以極快的換了第二個條件。

很顯然,他非常明白張誠是不可能交出龍之號角的,所以故意用第一個條件來作為誘餌,換取第二個條件通過。

要知道攸倫聲稱自己身上的盔甲,是一件真正的瓦雷利亞鋼甲,按照現如今的價值,足以抵得上一整個王國。

據說身穿瓦雷利亞鋼甲的人,在戰場上可以做到刀槍不入,除了同樣鋒利無比的瓦雷利亞鋼劍,即使尖銳的長矛也無法在上邊留下哪怕一丁點痕。

維克塔利昂早就對這件盔甲垂涎不已,現在有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盔甲?」張誠微微愣了一下,轉過身瞥了一眼不遠處甲板上的屍體,立刻發現盔甲表面標誌性的獨特花紋,笑著點了點頭:「沒問題!成交!它歸你了。」

「真的?」維克塔利昂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如此輕易就達到了目的。

「當然是真的,我還可以把攸倫的屍體也還給你帶回鐵群島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