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威武不能娶>第五百八十三章 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三章 尋

小說:威武不能娶| 作者:玖拾陸| 類別:歷史穿越

兩廂打了照面,顧雲錦只覺得那老婦人有些眼熟,再細細一想,便想起來了。

正是他們趕赴裕門關時,在半途中遇見的馬車入泥套薜牧焦婆。

婦人亦認出來了,局促地笑了笑。

當時,這伙熱心人只說家在北地,他們就當人家是趕回來尋親的,等他們到了裕門關,遠遠看到與守將們一道行走說事的顧家兄弟與蔣慕淵,才知道對方來歷。

哪怕是曾受過幫助,畢竟身份有別,老兩口就沒有厚著臉皮、大膽地去套近乎,沒想到今日人家先登門了。

顧雲錦笑道:「也是有緣。」

老婦人越發不安了:「是……」

在後頭做事的鄒老漢與兩個兒子也出來了。

兩兄弟是生意人,嘴巴比父母活絡,謝了顧家人在半途中對父母的幫助。

顧雲錦道了來意。

鄒家大哥道:「手札是有兩本,我去給夫人拿來。」

鄒家二哥思索了一番,道:「夫人為何不找去過外頭的商人問一問?」

顧雲錦道:「也想尋過,可戰事一起,常年走關外的商人都回家鄉去了,沒有留在裕門關。」

「這倒是。」鄒家二哥點頭。

要不是老父老母來了此地,手中又有鋪子,鄒家兄弟也起過回老家的心思。

至於那些走商的,在入冬前就回去過年了,看今年這架勢,戰事不了,是不會再來這兒的。

顧雲錦想了想,道:「鄒二哥可有相熟的商人住在京畿一帶?」

雖說離裕門關遠,但帶消息回去,讓聽風使人去打聽,總是一條路子。

鄒家二哥忙點頭,等他兄長出來,兩人一道理了理,寫了一張名冊交給顧雲錦。

上頭有行商的,還有鏢局走鏢的。

鄒家大哥道:「祖籍京畿的商人不多,江南是最多的。」

顧雲錦道了謝,待出了皮料鋪子,又往下一家尋。

一日下來,收穫不能算多,但在預期之內。

念夏手上有勁兒,一個人全提了,走路生風的樣子,叫引路的官兵都連連側目。

她搬得毫不費勁,跟著顧雲錦進了衚衕,還未走到院門口,就聽見馬蹄聲從身後來,念夏扭頭一看,是袁二。

袁二趕得風塵僕僕,下了馬與顧雲錦抱拳。

顧雲錦道:「小公爺昨日出發的,走前交代過,你先在這兒等幾日。」

「原本前兩天就該到的,路上耽擱了,」袁二懊惱不已,偏頭見念夏雙手提著厚厚的書冊,便道,「我來吧。」

念夏隨意提了提,表示十分輕鬆,並不交出去。

袁二看著她氣都不喘地提進了院子,不由暗暗想,將軍府就是將軍府,連小丫鬟都是練過的,看她這力氣,怕是比老家常年干農活的婦人都強。

念夏尋了個角落擱了,等明日白天晾一晾,便做整理。

顧雲錦與朱氏、葛氏說了遇上鄒家人的事兒。

「也是巧,」朱氏道,「不過能接父母來過年的商人,肯定是在這兒有些積攢的,是個大鋪子也不稀奇。」

葛氏頷首,半晌,遲疑著道:「他家說得在理,尋走過各處的商人也是條路子,先前在北地替我們收殮了二姑與江家兄弟的那一位,他也說過自家從前是行商的吧?」

顧雲錦記得那老漢:「也不知道他在北地如何了。」

朱氏提議道:「不如我們去北地尋一尋?」

「只我們幾個?」顧雲錦擰眉,她並非沒有這個想法,只是兄弟們都出征了,她們幾個往北地去,頗有風險,便沒有提。

「狄人眼下無暇顧北地。」朱氏道。

這是實話。

陣線前壓,狄人有人力也會放在守衛山口關與鶴城上,便是出兵,也不會選擇北地這座空城。

幾人商議過後,決定再等幾日,估摸著蔣慕淵和向威的兵力壓到山口關時,便往北地去。

原是三日後出發,卻不想一直飄雪,天亮時還未停。

朱氏看過天色,明日怕是風雪更大,幾人乾脆咬咬牙,趁著雪還不算大,袁二、朱氏、顧雲錦與念夏,四匹快馬往北地出發。

除了落雪,這一路還算順暢。

北地看著比他們前一次離開時,更加蕭瑟了。

雪幾乎未化過,反而又高了幾分,原本還有些堅持留在北地的百姓,也終是熬不住,陸續離開了。

向威不是沒有動過往北地駐軍的心思,只是,狄人未打退,逃難的百姓不會回來,空有駐軍,對著一座被冬雪覆蓋的空城也無用。

興許等雪化了之後,朝廷動員幾波,才能漸漸地有些人氣,但真正的重建,需要在戰事終了之後。

顧雲錦等人去先前老漢收殮遺體的院子、也就是顧微身前住的地方尋找,卻空無一人。

「莫不是也離開了吧?」念夏問道,「明明說了不走的。」

「他腳有傷,想走也不好走,」朱氏道,「我們再尋尋。」

北地佔地在這兒,便是個空城,也不是這麼好找人的,等真的尋到那老漢時,時間已經不早了。

老漢瞧著比先前更消瘦了,兩頰凹陷,顯得眼睛格外大:「來尋老頭子的?老頭子前回說了,這把年紀不折騰了。」

顧雲錦道:「我在整理西域一帶的資料,翻看了不少行商旅人的手抄、筆記,只是年代久遠,不夠完備。

而老人家你是親身走過的,你能給我們很多幫助,而這份地圖、訊息,往後不僅能給官兵們引路,也能給新上路的商人們一些保障。

興許,我們也能找到讓狄人不能輕易犯境的手段。」

老漢的眼睛沉了沉。

為了說服老漢,顧雲錦有拓印一部分地圖,攤開給他看:「這裡還有一些空白,我找到的資料尚有矛盾,想聽聽老人家你的看法。」

這一趟,顧雲錦做了兩手準備。

老漢能隨他們回裕門關,那是再好不過,若他堅持不離開北地,顧雲錦帶了紙筆,就在這兒聽他口述,說多少記多少算多少。

老漢接了過去,看著看著,眼睛就熱了,他點了點地圖的邊緣:「這個沙丘,老頭子的兄弟們就死在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