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夢若凝煙>第95章 世間安得雙全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5章 世間安得雙全法

小說:夢若凝煙| 作者:清溪浣花| 類別:女生小說

有情爭如莫相惜,相惜未若無此情。

鵲橋一別思未已,蝶舞紛飛有時荊

這日,接到消息說北方漢皇劉鈞病逝,由他的養子劉繼恩繼位,宋帝趙匡胤感覺這是攻漢的大好時機。便派李繼勛北征,結果漢兵節節敗退,眼看宋軍要攻打太原,於是劉繼恩急忙派人去向遼國求援。

誰知一個叫郭無為的漢臣,因與劉繼恩有過節,竟派人殺死了劉繼恩,另立他的弟弟劉繼元為新君。趙匡胤得知此事後,立即派使臣去招降,封劉繼元為平盧節度使,郭無為任邢州節度使。接到詔書後,郭無為倒是有心歸宋,劉繼元卻不甘投降。

正在此時,遼國的救漢援軍已到。宋帥李繼勛擔心孤軍作戰會很不利,於是決定收兵南歸。而漢聯合遼軍趁機一路進軍晉州,絳州,大肆搶掠一番方才離去。

這令趙匡胤格外憤怒,立即下令由弟弟趙光義留在汴京監國,自己親自挂帥北征。

誰知漢將劉繼業善戰善守,宋將石漢卿不久就陣亡。漢又有遼國相助,圍攻了三個月,仍然沒能拿下,趙匡胤只好聽趙普的勸準備休息一晚,第二日一早班師回朝。

自從大唐有了皇子后,皇上對慕容凝煙的寵愛愈發濃郁,兩人恩愛無比,如膠似膝。過了兩年,慕容凝煙又生下活潑可愛的小兒子仲宣。

慕容凝煙和陛下越是恩愛,心裡就越是隱隱擔憂著。時常聽大臣們議論起宋帝趙匡胤又將某國歸順宋國,常常在夜深人靜時,看著身旁熟睡中,深愛自己的皇上和兩個純真無邪,聰明伶俐的兒子,慕容凝煙打心眼裡愛他們,一想到歷史上數年後,將被趙匡胤滅唐,她心裡便湧上想改變歷史的衝動,這個念頭在腦海中一閃就再也揮之不去。

之後的數日里,慕容凝煙都在思索著如何去改變歷史,常常坐在窗前發獃,讓皇上發現近來慕容凝煙總是心不在焉,於是問她有何心事。

「陛下,臣妾懇請陛下,日後先暫停或者減少歌舞表演,多些時間去批閱奏摺,陛下答應臣妾,每日必須上朝處理國事好嗎?」

「唉呀,煙兒,朕和你說過多少次,朝政之事你不要操心,為何你總是要過問呢?」剛剛還深情款款的皇上,一聽慕容凝煙的話便皺起了眉頭,一副極不耐煩的樣子。

「臣妾知道後宮不得干政,但煙兒只是提醒皇上,如今邊疆戰事不斷,宋國兵強馬壯,宋帝英勇善戰,已經將周邊多國歸順宋國。臣妾真的只是擔心有一天,宋帝將他的爪牙伸進我大唐。」

「皇后這樣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好嗎?真是杞人憂天1皇上說完竟然氣沖沖地拂袖而去。

慕容凝煙苦口婆心地勸慰,不但沒有得到贊同,皇上反而命人在苑中修建起靜德僧寺,慕容凝煙看在眼裡,心急如焚,照此發展下去,悲劇即將發生,看來事不宜遲,得加快行動了。

這晚,皇上沒回瑤光殿。

第二天一早,曾公公慌慌張張跑進乾清宮。

「陛下,不好啦,不好啦1

「大清早的,何事如此慌張,你可是宮裡的老人了,還像毛頭小子?」皇上依然在為昨日,慕容凝煙三番五次地勸慰生著氣,訓斥著前來稟報的曾公公。

「陛下,十萬火急啊,皇後娘娘不見了。」曾公公雖然小心翼翼,此事非同一般,卻不得不報。

「什麼叫皇后不見了?曾總管,你不要慌,你有所不知,昨兒晚上朕與皇后鬧了點不愉快,朕便回到乾清宮,她這是在使小性子,是生氣啦!定是一早起來去御花園走走,瞧你大驚小怪的。」

陛下瞥了曾公公一眼,聽說慕容凝煙不見了,居然有些高興,看來煙兒還是挺在意自己,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陛下,不是這樣的,您瞧,這是皇後娘娘留下的。」曾公公小心翼翼地給皇上呈上一封信。

「陛下,請恕臣妾不辭而別!也許陛下已經發現,近日臣妾時常魂不守舍,其實臣妾心中一直在籌劃一件必須去辦的事,不辦終日寢食難安。

臣妾不在的日子裡,還望陛下念及兩個孩兒幼小,對他們多加憐愛。找太僕寺卿陳大人借得良馬一匹,請千萬千萬勿降罪於他,臣妾辦完事情即刻回宮。

煙兒呈上,請陛下勿念1

「趕緊派英勇善戰的慕容紫楓去追1皇上看完信這才著急起來。

「陛下,慕容都統領回家休假去了。」

「忘了這茬兒,下令讓御前侍衛吳誠去追,回來!去詢問侍衛,皇后何時離宮,去向何方?派去的人只得跟蹤,暗中保護皇后,不到萬不得已不要現身讓皇后發現。」

曾公公派出調查的人很快來報,說皇後娘娘女扮男裝,寅時拿著陛下的玉佩離宮,一路向北騎行。於是皇上下令立即加派人手去追,一有消息趕緊飛鴿傳信。

皇后離宮已經兩日了,依然沒有收到她的半點消息。皇上像失了魂一樣,她到底是去辦何事了呢?難道是在生我的氣?心裡除了自責還是自責,悔恨那晚為何不哄哄煙兒,假裝聽取了她的意見,呆在她的身邊此事也就不會發生。

如此一來,皇上寢食難安,日漸消瘦,大臣們看著也很著急,曾公公更是讓御膳房變著方兒的做些美食,可是皇上根本就沒有胃口,只動動筷子便放下。

這日,皇上在瑤光殿東翻翻西看看,突然發現首飾盒裡那隻玉簪不見了,不由心頭一沉,難道她這麼多年一直都還沒有忘記他?或許是得到了他還在世的消息找他去了?

且說慕容凝煙那晚對皇上好言相勸,卻招來皇上的反感,心想,皇上生氣也好,這樣自己才有獨處的機會,也才可以趁機溜出宮去。

幸好提前就向太僕寺卿陳大人偷偷借好了馬,稱有可能要出去郊遊,陳大人爽快答應,隨時用隨時去牽就行。

慕容凝煙一身男兒打扮,一路策馬揚鞭,並且早就準備好通關文牒,因此一路暢通無阻,五日後到達漢界,找了家客棧稍做歇息,待夜深人靜時再行動。

而皇上派出的御前侍衛吳誠一路向北追趕,兩日後便發現了慕容凝煙的蹤跡,只是聖上叮囑只能遠遠保護,不能被發現,也就只好暗中觀察,同時給聖上捎回平安消息。

在收到信后,皇上得知慕容凝煙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好生奇怪她是去幹什麼,幸好有人保護,不用特別擔心她的安危,總算稍稍放心了些。

從一大早就住進客棧,眼看天都黑了,也沒絲毫動靜,皇后這是要幹嘛?連日來一路奔波也夠辛苦,正準備收兵去休息,突然看到慕容凝煙住的客棧房門悄悄打開,只見她肩上背著一個黑色包裹,不知從哪弄來一套士兵服穿在身上。

吳誠一行人尾隨在慕容凝煙身後,只見她騎上馬在黑暗裡又趕了一段路程,遠遠的看到一個插著宋國軍旗的營地就在眼前,只見慕容凝煙翻身下馬,動作敏捷,將馬拴在一顆大樹上。又暗中觀察多時,看到有一個營帳比其它的要大,並且門口有侍衛把守,慕容凝煙確信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然後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藏了起來。

跟在後面的吳誠一行不知皇後娘娘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見她跑到宋軍營地觀察了好一陣子后,便藏在草叢裡沒動靜了。

為了這天,慕容凝煙已策劃多時,趁平日和慕容紫楓聊天時,以關心邊關局勢為由,從他那裡了解到,近日宋帝趙匡胤正親自帶兵北征。而眼看計劃順利進行,此時她心裡異常興奮,不停地問自己,真的可以改變歷史么?

子時已過,營地已經沒有走動的人,周圍一片寂靜。只見慕容凝煙用黑布蒙住口鼻,慢慢朝軍營走去,吳誠等人小心地跟在後面。

當走到侍衛把守的營帳附近,慕容凝煙輕手輕腳繞到營帳背後,朝著侍衛撒了一把什麼粉末,只見守門的侍衛突然就全身無力,身子順著帳篷慢慢滑下去,竟無力地坐在地上睡著了。跟在後面的吳誠慶幸沒有跟得太近,要不然估計也會和那幾個侍衛一樣。

只見慕容凝煙輕盈的身子一閃就進了營帳,吳誠等人正準備跟上去,見從側面走過來兩個巡邏兵。於是趕緊悄悄上前,一人一個用匕首結果了那兩個侍衛。然後將屍體拖到營地外面的樹叢里。

慕容凝煙潛入營帳后,借著明亮的月光,見營帳內鋪有地毯,各種陳設均表明這裡住的就是宋帝。只見床上的人正處在熟睡中,慕容凝煙正準備一刀下去,又好奇歷史偉人趙匡胤到底長什麼樣兒,便低頭仔細一瞧,這一瞧不打緊,驚出了一身冷汗,頓時心臟噗通噗通欲跳出來了。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難道是我眼花了嗎?

趕緊使勁擦了擦眼睛再仔細一看,這不正是當年的蕭逸軒,自己日思夜想數年的那位蕭公子嗎?不對,皇上不是多年前就說蕭公子已經葬身天坑了嗎?

慕容凝煙遲疑了下,再看一眼,只見月光下俊郎的臉上,稜角分明的五官,眉眼是那樣熟悉,或許是正在做什麼美夢,臉上還帶著笑意,確信他就是蕭公子無疑,哪裡還下得了手。

當慕容凝煙看到蕭逸軒在趙匡胤的軍營里,她還會動手殺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