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瑤光女仙>第三百九十七章 饋贈機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七章 饋贈機緣

小說:瑤光女仙| 作者:微雨有橙| 類別:女生小說

林天星撇了撇嘴,罕見的沒有繼續反駁,而是對著靖瑤道:「劍宗新一代的弟子們修鍊的擎天劍典,這門劍訣我沒學過,無法指點他們,陸昂也是半吊子,離去前你該去指點一下他們。」

上一代的劍宗弟子修為殘次不齊,高的太高,低的太低;

這一代弟子統一規劃,悉數修鍊擎天劍典,這門劍訣只有靖瑤精通,林天星自視甚高,不願修鍊,自然無法貼切的旁家指導。

靖瑤才有察覺,感慨時間流逝之快,自己已是師長一輩的老人家了;能夠指導弟子修為,靖瑤樂於成全,便同意跟隨林天星前往試劍崖。

試劍崖!當年靖瑤就是從試劍崖的劍藝大賽脫穎而出,拔得頭籌……時光境遷,劍宗變了模樣,過往名稱卻延承了下來。

三人御風而行,追風逐電,很快到達試劍崖,遠越一股朝氣蓬勃的劍意直衝霄漢。

林天星道:「這代弟子還算勤勉,天賦也是可圈可點,假以時日定能大放異彩。」

靖瑤認同的嗯了一聲。

劍訣一道,天賦尤為重要,她和林天星得天獨厚,劍骨乃是天生,對於劍訣的感悟自然遠超同輩。

這種體制萬年罕見,修仙界萬萬年歷史的長河中,也沒出過幾個,但也不能說餘子碌碌無為了,林浩然也沒有劍骨,劍訣修為照樣舉世無匹。

陸昂一襲白衣,端站試劍台,台下四十多名少年盤膝而坐,楚魚口述劍歌,不厭其煩的吟唱,不見白菜黑岩二人身影。

林天星道:「而今劍宗弟子兩百餘人,你我那一輩弟子各有緣法,自行修鍊;這一代弟子卻需細心雕琢。」

靖瑤笑了,他們那一輩弟子五花八門,法寶本同末離,玩劍的,用錘的,甩鍋的……但到底殊途同歸。

靖瑤三人沒去驚擾新一代弟子的潛修,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四十多名少年陸續起身,有人問到:「掌門師叔!弟子一事不明。」

靖瑤認得那名少年,好像是叫肖雨,築基三境。

「你說。」陸昂淡淡回應,衣襟瑟瑟,頗有清風微佛的意境。靖瑤暗暗點頭,這傢伙乃是變異的風靈根,當年已是不俗,如今更是脫胎換骨。

肖雨恭敬道:「弟子感悟劍封千里一式,不得門入,遵循楚魚師叔歌訣教導,引氣入體,引元歸真,化元為勢,如冰似雪,但……」

劍封千里出自擎天劍典,威力奇大,靖瑤曾以此招冰封闊天山,困住大乘境的飛雲魔帥,林天星等人見縫插針,逼退飛雲。

這個典故,劍宗弟子耳熟能詳,心馳神往,可以說是越級戰最為經典的一役了。

陸昂道:「但你不要說了。」

心道:「擎天四式,本宗主融合境的修為也不過練到第二式劍封千里,你心氣也太高了吧?築基境就想感悟劍封千里?還想得窺門徑?」

肖雨躬身道:「還請掌門師叔賜教1

楚魚接話笑道:「你真元不足,如何劍封千里?」

肖雨皺眉道:「弟子日前目睹靖瑤師叔化劍為牢,死死壓制李氏一族的元嬰修士李克,動用修為似不足融合境,所以弟子認為真元強弱不是施展劍訣唯一途徑。」

這話讓陸昂滯了一下,隨後道:「可能另有途徑,但我怎麼知道?好在靖瑤師姐已經回歸師門……楚魚,你把問題記錄下來,晚些時間你我前去求教。」

陸昂和那些少年年齡相仿,但身份頗高,如果沒有后一句話和他明面上的身份,不免引來一陣噓聲了。

一幕深沉劍壓排空馭氣劃過長空,光輝虛閃的同時,雪花片片飄零,藍色的光暈在雪花上驚鴻閃現。

呼吸間的功夫,試劍崖便被飛雪包裹,遠遠看去銀裝素裹。

包括陸昂楚魚在內,忽然發現身體無法動彈,深入骨髓的寒意直衝心海,眾人亡魂並茂,持續下去還不得被凍成冰雕?

外敵入侵?

陸昂心中一顫,馬上否定了判斷,劍壓無域,分明是擎天劍典的招式,但和四式劍訣格格不入,是林師兄出手了?

也不對啊,

他可不會擎天劍典……

耳畔傳來輕柔的嗓音:「好好體悟,你們會找到想要的答案。」

陸昂心中一松,這道聲音時長出現夢中,經年長盼終於團聚,亦師亦友的長者親自指導他們來了,他不禁收攏心神全神貫注的開始感悟。

其他人忍住澎湃的心情,這位傳說中的師叔回到宗門,從未走出煙海竹林,有心求教卻不敢冒昧打擾。

大家深知擎天劍典非同小可,可說是擎天劍宗最強劍訣,整個宗門只有那位師叔熟稔,如此機緣不容有失,無不靜心體悟。

「走吧。」靖瑤看了一眼被雪封的弟子,能做的都做了,結果如何純看個人造化,冰雪之內深含劍意,這是一場機緣的饋贈!

黃修風哈哈笑道:「你還真是慷慨,不惜耗損真元也要讓他們親身感受,這樣一來資質駑鈍的弟子也將有所收穫。」

靖瑤笑而不語,耗損的真元道心清明訣運轉一周天自能恢復,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何必吝嗇?

相助之人又是劍宗一脈未來基石,若非時間倉促,悉心指導也是應當。

林天星道:「這便前往兩斷山周天界了嗎?」

靖瑤道:「早做打算避免手忙腳亂,宜早不宜晚1

「還挺謹慎。」黃修風建議道:「天機樓布局周密,怎麼看我們都顯得勢單力孤,為防有變,可以試著拉攏周氏一族下水,相比李氏一族,周氏一族更加可靠。」

「儘力而為吧。」靖瑤略一點頭,祭起飛霜,御劍飛空,瀕臨結界的時候,雙手劃出複雜的軌跡,猶如密網一般的結界迅速消融,穿梭而過的時候,又迅速凝結成網。

黃修風忍不住贊道:「老子殫精竭慮布下的結界,被她輕而易舉的化解了,我越來越看不透她了。」

這話得到林天星的認可,修為分明差他一個大境,手段卻是叢出不窮,令人嘆為觀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