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蟲子的至尊懲戒>第二百二十五章 這是個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這是個局

小說:大蟲子的至尊懲戒| 作者:洛俞| 類別:武俠修真

「希娜,你答應過我,不會告訴其他人,我的消息。」伊莉輕輕咬了咬嘴唇,隨後看向坐在另一張沙發上一直默不作聲的希娜。

「對不起,我只是跟我哥哥說伊麗婭的時候,不小心說漏了嘴,提到了你」希娜臉色微微一紅,小臉扭到一旁,不敢去和伊莉對視。

顯然,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伊莉,你應該知道。」希羅伸手將自己的軍官帽摘下來,一頭天藍色的齊肩長發隨意散落:「我當初之所以單方面逃婚,跑去赤輝軍事學院任職,全都是因為你。」

「什麼?大哥,你不是和我說,單純的只是因為不喜歡對方,所以才逃婚的嗎?」希娜聞言不禁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張。

「意中人都沒有追到手,我覺得沒臉說出來。所以當時並沒有告訴你實話。」希羅微微搖了搖頭。

「意中人?」希娜看了看伊莉,又看了看希羅,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

伊莉深深吸了一口氣:「沒錯,是。是我當初給你定下了要求,只要你能夠成為赤輝星際聯盟星軍本部的大將,我就答應做你女朋友。」

話音微微一頓,伊莉臉上露出一絲自嘲:「可是那都已經過去了。當時追我的人數不勝數,所以我經常會給一些很優秀的追求者,定下一些對於當時的他們來說,幾乎不可能達到的要求。」

「即便是他們現在達到了,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我已經這個樣子了,如果他們真的能夠達到我曾經給他們定下的要求,那麼現在我肯定已經配不上他們了。」

伊莉抬起頭,目光緊緊的注視著希羅:「所以,你現在來找我還有什麼意義呢?我已經不是當初的伊莉了,我現在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我也只想繼續安安靜靜的生活下去。」

「可是,我現在達到了你當初給我定下的要求。」希羅伸出手抓住伊莉的小手:「而我,也並不覺得你現在配不上我。」

「當初那件事發生之後,你直接悄無聲息的消弭蹤跡,我甚至以為你已經死掉了。」希羅輕輕搖了搖頭:「不過,很幸運,你沒死。而我,也再次見到了你。儘管不是我當初想象中相見的場景。」

希娜則是長大了小嘴,一臉懵逼的看著自己的大哥。

她起初還以為,自己大哥在得知伊莉的消息之後,只是單純的想要利用伊莉罷了。

畢竟這個少女身上的價值簡直高到難以想象。

原來並不是。

原來,自己大哥當時逃婚,就是為了伊莉。

希娜不禁有些責怪的看了一眼希羅,如果他早點告訴自己,那麼自己當初碰到伊莉的第一時間,就會把消息告訴他了。

也不至於等到現在,而且還是說漏了嘴。

不過轉念一想,以自己大哥的性子,如果不達到伊莉當初給他定下的要求,只怕永遠也不會來見伊莉吧?

「啪。」

然而下一刻,伊莉一巴掌拍開希羅的手掌,隨後從沙發上站起身,全身微微有些顫抖。

「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伊莉痛苦的閉上眼睛:「我現在的身體,甚至都不是我自己的。很多時候,我都想一刀一刀把自己的肉給割下來,骨頭剃下來,徹底擺脫掉這副身軀。」

伊莉胸口劇烈起伏,粉拳死死的握了起來:「更何況,你現在還是赤輝星際聯盟星軍本部的大將。如果你是個普通人,那還好。可是以你現在的身份,一旦和我在一起,巴芙拉那個惡魔是不會袖手旁觀的,我們兩個都必死無疑。」

伊莉轉過身看向希羅:「我也就罷了,早就喪失了活下去的意義。但是,我不想拖累你。」

「巴芙拉?」希羅從沙發上站起身,隨後走到伊莉身後,輕輕地攬住她的腰:「她,活不長了。」

「什麼意思?」伊莉聞言不禁面色大變。

任何有關巴芙拉的消息,對於她來說,都是極為敏感的。

「換頭手術埃」希羅微微眯了眯眼睛,隨後眼中閃過一絲寒芒:「想要將一個王者的身體完美轉接,並且沒有任何的後遺症。那麼,整個宇宙只有兩個人能夠做到。我們赤輝星際聯盟『赤輝科研中心』的維克院長,以及銀耀星際聯邦『銀耀開發中心』的黑默叮」

「當初,巴芙拉搶奪你的身軀,就是找的維克院長吧?」

伊莉眼中閃過一絲痛苦,似乎回想到了什麼往事,她微微點了點頭:「沒錯,是維克。」

希羅微微點了點頭:「維克院長,只有至高王才有權利命令。所以,你覺得當初為何維克院長會出手幫助巴芙拉進行換頭手術?」

「你是說?是至高王的授意?」瞬間,伊莉面色一片蒼白。

「不錯。」希羅點了點頭:「而且,當時你身為宇宙最頂級的妖孽級天才之一,黯然隕滅之後,一切異常的聲音都被壓了下去,本該越鬧越大的事情,卻完全被鎮壓了下來。你覺得除了至高王,單憑一個巴芙拉能夠做得到?」

「至高王」伊莉緊緊閉上眼睛:「那你為什麼說,巴芙拉活不久了?」

「你知道,我為什麼知曉這些嗎?」希羅突然說了一句。

「你?」伊莉愣了一下。

希羅輕輕打了個哈欠:「我現在是艾拉米殿下的心腹。」

「而這一些,都是至高王設下的局,一個淘汰掉無能後代的局。」

「局?」伊莉愣住,輕輕咬住粉唇。

「現任的至高王,總共有三個女兒。」希羅點了點頭,臉上的漫不經心之色收了起來:「而三個女兒中,無論是大殿下奧菲雅,還是二殿下艾拉米,都是極為頂尖的天才。只有這位三殿下巴芙拉,是一個資質平庸的廢物。」

「而這種資質平庸無能的後代,簡直就是王室的恥辱和污點。」

「但是,畢竟是王室的血脈。一個弄不好,現任的至高王就會遭到第一代至高王的嚴懲。」希羅搖了搖頭:「所以,想要淘汰掉這個平庸的後代,就需要動用一些手段。首先,毀掉她的王室血脈。」

「不得不說,資質平庸,腦子也不怎麼好用,她根本抵抗不住誘惑,真的對你下了手。」希羅擺了擺手:「現在,她離死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