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注視深淵>27.「我現在只想動嘴皮子。」喀
小說:| 作者:| 類別:

27.「我現在只想動嘴皮子。」喀

小說:注視深淵| 作者:吾即正道| 類別:科幻小說

四百年窖藏老處男牧蘇心砰砰直跳。

「你嘴都幹了。」喀秋莎抿了抿紅唇說。

牧蘇乾笑:「天氣干,常有的事。」

「你為什麼不舔濕啊1喀秋莎突然抓住牧蘇衣領,拽到面前低聲喝道。

牧蘇抿了幾下,結結巴巴:「舔……舔了也會幹礙…」

另一隻拳頭重重砸在草地,喀秋莎怒喝:「我這輩子最恨嘴乾的人了1

牧蘇腦袋一縮:「沒那麼……那麼誇張吧……」

「看著真是心煩。」喀秋莎嘁了一聲,故作豪爽說:「用不用我幫你埃」

牧蘇咽了口口水,只覺口乾舌燥。

「好礙…等等你幹嘛1

牧蘇按住喀秋莎湊上來的臉,想要推開。

「幫你舔濕啊1喀秋莎說著糟糕的話,上肢發力將牧蘇壓倒,強行接近。

牧蘇忙去捂嘴,喀秋莎又握住牧蘇手臂去扯開牧蘇手掌。

「不要……這麼……粗魯礙…」牧蘇緊咬牙關,奈何力不如人,手掌被顫抖著一點點拉開。

喀秋莎跨坐到牧蘇身上,慢慢掰開牧蘇,臉上連昏暗都掩蓋不住的紅暈不知是羞的還是因為使勁。

「我看著生氣……一定要……把它舔濕……呀1

最後聲音大了幾分,喀秋莎成功將牧蘇雙手壓在他腦袋兩邊,動彈不得。

這回,再沒什麼能阻止她了。

……

篝火旁,土坡不大的動靜傳到這裡。

一大一小兩個傢伙聞聲望去,瓊斯忙乾咳幾聲:「喀秋莎和你家牧蘇有仇,正在交手……」

安娜奇怪轉頭看他:「難道不是**湊到一起把持不住?」

瓊斯咳聲加劇,喘了好半晌在火光下吐沫橫飛:「不學好,哪知道的這些破知識1

……

出於緊張或是生疏或是怕牧蘇掙脫,喀秋莎快速壓下貼緊牧蘇臉孔,後者漸漸瞪大眼睛中兩顆腦袋重重撞到一起。

先是鼻子相撞,而後額頭觸碰一起。嘴唇好不容易相觸就磕到各自牙齒。

半分柔軟甘甜沒感受到三處的疼痛就通過神經傳遞大腦。

二人不約而同捂住臉。可能覺得這一幕有趣,喀秋莎突然笑了出來,從牧蘇身上滾落躺在一旁,火紅長發披灑,本就鮮艷的紅唇還沾染一抹不知是誰的血。

笑過之後,她側過頭看身旁牧蘇:「我對你有好感……所以你對我沒感覺嗎?」

她直爽將想法問詢於牧蘇。

「其……其實是我沒做好心理準備……」牧蘇回答的扭扭捏捏。「保持了好久的東西,突然間失去了,心裡會莫名有種空空得~」

喀秋莎又開始笑。不同於先前的豪邁大笑,這回是輕笑。她與牧蘇凝視著穹頂那顆月亮,開口說:「明天我和老爹要回去了。到時候和你隔著差不多兩光年。」

「走的話不知道要走多久埃」牧蘇喃喃說。

喀秋莎爬起來,牧蘇奇怪目光中摸了摸他的臉。

因為背著月色,他完全看不到喀秋莎臉上的神色。

「記得儘快來找我,不然到時候忘記你可別怪我。」

說完她沒有半點依賴,走下土坡回到篝火邊坐下。

牧蘇長舒口氣。好在先前被惡龍勾引,沒忍住擼了一發。不然現在怕不是真要把持不住了……

賢者模式好!

……

「求求你讓我打一炮吧1

不顧眾多目光注視,牧蘇鼻涕一把淚一把抱著喀秋莎的小腿死活不撒手。

已經是第二天上午,在旅館住了一夜的瓊斯父女站在柵欄邊。頭頂船艦投下陰影懸於幾十米半空,底倉劃開,有牽引梯落下。

瓊斯感覺他在場不太合適,先一步走向牽引梯等待。

喀秋莎蹲下來摸了摸牧蘇腦袋,笑著說:「之前你失去了一次機會,不過我還想給你第二次機會……哪一天你來了,打敗我。到時候我就是你的。」

「我怎麼可能打得過你嘛。」牧蘇開始毫無尊嚴的滿地打滾。

「打敗可不是單指**上的戰勝。任何一種勝利都可以被稱為打敗。」

牧蘇動作一頓若有所思,然後又開始翻騰。

老夫婦感到不適先一步回去。就剩石岐和安娜菲林看他丟人現眼。

「起來吧,人都走了。」還是安娜有良心,提醒還在嚶嚶嚶的牧蘇。

牧蘇忙爬起來,果然見到牽引梯已經收回底倉。十幾秒后,船艦開始升空,引擎啟動化為黑點。

「這種隱隱透著大結局似的別離是怎麼回事……」這會兒牧蘇像個沒事人似得低聲吐槽。

安娜抬起頭看了看他,還有一天她也要離開了……

喀秋莎離開了。事務所再次恢復往日的氣氛中。除了石岐感覺更加不近人情了。

安娜在樓下看電視。牧蘇和石岐回到事務所,後者忽然將門反鎖。

牧蘇剛想要問,就見石岐開始去解自己的上衣衣扣。

外衣滑落,窄肩與纖細腰肢顯露眼前。

凝脂般的皮膚白皙如牛奶,遠不像牧蘇的病態蒼白。內衣是一款莫名可愛的淡粉色背心。

石岐毫無羞意漠然直視牧蘇,說著不得了的話:「您想要的話我可以給您。」

「嗯……」牧蘇發出沉吟,視線下移落在胸口。

他下意識低頭比劃了下自己的,突然滿臉震驚。

自己的胸部居然比石岐的還要大……當即他瞠目結舌道:「娘娘你的胸部是製作時被拍平了嗎1

啪——

石岐巴掌揮出,神情冰冷撿起落在地上的上衣穿上,回到沙發開始辦公。

牧蘇站在原地,捂著臉滿是委屈。

「好端端的打我幹嘛……」

……

喀秋莎離開前的話語給予牧蘇很大的提示。他進入遊戲,果然看到主要任務一欄是打敗魔王……而非消滅。

這樣一來其中貓膩就大了……

終末之山,牧蘇從折凳上起來,叉腰跳到惡龍面前大笑三聲:「哈哈哈!我已經可以打敗你了1

「你已經準備好了嗎……」

「等等……我說的打敗不是戰鬥,而是用其他方式戰勝你。」

「這樣呀……好呀,用什麼方式?」

牧蘇思索。剪刀石頭布不太穩妥萬一這貨能伸倆爪子呢,比誰dio長自己又拿不出……有了!

「在不殺死我的情況下,將我一身衣服脫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