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呂布之雄圖霸業>第217章 呂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7章 呂白

小說:呂布之雄圖霸業| 作者:東逝水|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日,鄴城文武齊聚大堂內,眾人發現了兩個生面孔,只有并州的諸將才知道二人的身份。

沒有盛大的歡迎儀式,雄闊海與華雄立於陌生的人群中,身影透著一股蕭瑟之氣。

當呂布的身影出現后,文武紛紛拱手相迎,「拜見主公1異口同聲中只有兩道聲音顯的異類。

華雄與雄闊海口中稱呼的只有將軍,沒有主公,不了解的人紛紛怒目相視,而武將一排大多都保持著一股沉默。

穩穩跪坐在首位后,呂布緩緩一擺手,沉聲道:「常山、清河二地,袁紹麾下頻頻調動糧草,諸位可有對策。」

糧草調動的方向,便可清楚的看到這一次袁紹不準備拼了,而是穩紮穩打,常山面對著趙國,清河則是巨鹿。

袁紹這一次完全就是要耗,靠著治下的底蘊,這是袁紹的優勢,但也會變成劣勢。

因為幽州還有一位,他袁紹必須趁著幽州為定之前平定冀州,若不然後方著火,最先倒霉的還是袁紹。

「主公,如今楊將軍陳兵趙國一帶,常山的袁軍不足為慮,只待兵鋒一起,主公親率大軍兵出巨鹿,破清河冀州唾手可得。」

郭嘉一副大局在握的氣勢,洒脫的說著自己的想法,彷彿袁紹已經不足為慮,可也就是因為他的這幅神態令麾下文武心中浮出一股輕鬆感。

這就是郭嘉的人格魅力,揮灑間令人放鬆,一時間文武彷彿打開了話匣子,紛紛表達起自己的想法。

「好了,就算開戰,袁紹恐怕這一次也要等待秋收之後了,現在只不過是小打小鬧。」

對於袁紹與呂布來說,經歷過去年的連番征戰,都已經筋疲力盡,若不是損失慘重,袁紹絕對會趁著開春就大舉發兵,拖垮呂布。

「傳令楊林,令其整備兵馬,一旦袁軍有異動,不必留手。」

「輜重糧草方面如何了?」這時呂布轉頭望向了陳宮與狄仁傑,可以說糧草都是這二人掌管的。

只見陳宮一拱手,沉聲道:「主公,輜重糧草已經就緒,但若要大戰還需等到秋收之後才有充足的糧草。」

而狄仁傑卻是苦笑一聲,「主公,天下各地戰亂不休,徐州之地購來的糧草只有千石。」

一句話已經表明了天下亂世已經掀開,糧草已經成了各個諸侯眼熱之物,沒有人會嫌少,哪會允許大批糧草外出。

「雄將軍1

這時呂布望向了雄闊海,一句話令他一愣神,腦海中回想起了昨夜李儒的警告,恭敬的一抱拳,沉聲喝道:「末將在。」

「爾率領千餘飛熊軍前往趙國,在楊林麾下效命。」

「諾1沒有任何反駁,只有恭敬的一抱拳便退了回去,而一旁的華雄同樣是沉默的等著呂布對於他麾下大軍的分割。

「華雄,其餘兩千兵馬,則由爾繼續統領。」

諾!

簡簡單單的便將華雄手下的三千兵馬分割成兩份不說,更是調往開來,對於二人沉默的樣子,郭嘉與賈詡相視一眼,心中充斥著一股狐疑之色。

眾人散去,後堂內呂布與嚴氏高坐在首位,左右分別是華雄、雄闊海,還有賈詡、郭嘉、狄仁傑、陳宮、陳琳,當然還有呂布的一雙兒女,正在好奇的望著下方跪立的女子。..

嬌小的身軀不過十二三歲,董白恐懼的望著上方的男女,一雙小手端著茶杯更是有些顫抖。

無助的大眼睛閃爍著淚花,求助的望著華雄與雄闊海,二人看后卻是寵溺的點點頭,示意沒事的。

「呂白拜見父親、母親大人。」

叩了三個響頭,自此以後他便是呂白,有些驚慌的模樣看的嚴氏一陣憐惜,可一家之主母的威嚴卻不能失,不動聲色的點點頭,接過了眼前這名幼女的茶杯輕飲一口便緩緩放下。

呂布同樣如此,放下茶杯后,卻是長嘆一口氣,「玲兒、罌兒還不快來拜見你們的姐姐。」

兩個頑童激靈的走來,時分有禮貌的一拱手,「拜見姐姐。」

對於眼前的兩個比他還小的孩童,呂白可不敢有絲毫小覷或者真的當成弟弟和妹妹,反而驚慌的趕緊上前扶起二人。

「好了,白兒初來有些生疏,玲兒、罌兒今日你倆便帶著姐姐去熟悉下府內,記住了,誰要是敢欺負白兒了,哼~」

一聲冷哼也是警告,在眾人面前哪怕最不怕的呂玲綺都乖巧的點著頭,脆聲道:「爹爹放心吧,玲兒最乖了。」

陳宮在一旁親自主持了這場認女,心中的芥蒂卻在一點一點的解開,望著他的主公心中的隔閡彷彿在滿滿消失。

不管董卓生前如何,但身為舊主的子女,主公能如此善待,天下能有幾人!權和利弊之下,可以說董卓餘孽的血脈獻往朝廷后,得到的利益將更多。

當小姐,不!應該是呂白隨著呂布的一雙兒女乖巧的離開后,華雄與雄闊海長鬆了一口氣相視一眼后,二人直接出列狠狠的一抱拳。

「末將拜見主公,從此以後願為主公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看著單膝跪地的二人,口中稱呼的主公,呂布卻是一陣欣慰的笑了起來,「你二人心中所想,吾明白,放心吧。」

輕笑的呂布令二人剛鬆了一口氣,可接下來呂布的話卻令二人冷汗剎那間冒了出來。

「先生進來可好?」

就是這一句話,令二人腦門冒起了冷汗,不知該如何作答,一旁的郭嘉卻是輕笑一聲,打趣道:「放心吧,若是主公要針對某一個人,在自己的地盤,沒有人能逃脫。」

董卓伏誅,一家都被滅族,而董卓麾下最為器重的軍師李儒卻是葬身在了堳塢的火海中。

可這一切在華雄踏入呂布地盤后,已經露餡了,舉止方面彷彿有人指導般,要不然脾氣暴躁的雄闊海豈會如此聽話。

李儒的意思很簡單,如此明顯的舉動就是要令呂布看出來,他還活著,或者是想要見上一面。

李儒如此冒險的這番舉動令眾人有些動容,為了董卓的血脈這份恩義不管他做錯過什麼,做過什麼天怒人怨的事。

這一次令陳宮都沉默不語,人死如燈滅,董氏已經差不多滅族了,代價夠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