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之傲嬌軍嫂>第318章 突現殺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8章 突現殺機

小說:重生之傲嬌軍嫂| 作者:沙瑪| 類別:科幻小說

鄭雲走出咖啡店后,一下子也沒有停,沒有回頭看一眼,直到走過一個拐角她才若無其事地停了下來,拿出電話撥了一個號碼。

過了一會兒,電話通了,鄭雲直接低聲說道:「那個女的正在廣茂百貨三樓的咖啡店。」說完這一句話后,她就掛了電話,然後直接離開了。

咖啡店裡,萬楚兒與江克楚還在說話。

江克楚冷情地說道:「即使去了特別行動處,你也不會得到你想要的東西,那裡不是篩子,隨便什麼人去了想查什麼便能查什麼,甚至你剛冒出一個想法,就會被發現。」

「所以,打消這個想法吧。」

萬楚兒看著他,知道江克楚說的是真的,這段時間以來,她看的書越多,知道的皮毛越多,便知道特別行動處是多麼的密不透風。

所以她才更加的糾結和猶豫。

如果不去特別行動處,憑藉她自己的力量,去查一個被定為保密級別最高級的事件,而且還是二十年前的事,其可能性幾乎是微乎其微。

可是如果進去了,雖說有了一定的機會,但是這個機會的後面是布滿鐵刺的,一不小心就會被扎到,扎到了,她就更沒有機會了。

萬楚兒睜著雙眼看著江克楚,江克楚忍不住別開了頭,他不能答應,也不能告訴萬楚兒任何東西,他無法面對她的哀求。

萬楚兒不死心,賭氣開口問道:「你真的不能幫我嗎?」

「不能。」江克楚沒有一絲猶豫,很絕情地拒絕了她。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眼神堅定,誰都不讓對方一步。

「啪1

突然一聲響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僵持。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附近一個服務員一個勁地道歉,地上是一杯摔了的咖啡,咖啡濺的到處都是。

年輕的女服務員有些不知所措,都怪她剛剛不小心瞥了一眼萬楚兒他們這一桌,然後就被那兩個人給嚇到了。

太嚇人,太兇殘了,太冷酷了。

好像下一刻這兩人就要打起來一般,然後造成毀滅性的破壞。

然後她手一滑,一杯咖啡就摔到了地上。

萬楚兒看了一眼手忙腳亂的服務員,再次問道:「江克楚,就算是為了讓我心安,你也不能幫我嗎?

只這一次,我就求你這一次,以後我一定聽你的話。」

好久沒有如此艱難過了,江克楚心情很不好,但是他依然堅頭。

這件事他什麼都不能做,相反他還要阻止萬楚兒的莽撞。

雖然已經猜想到江克楚的反應,但是真看到他如此絕情,萬楚兒還是生氣了,她不知道在氣什麼,氣江克楚還是氣自己。

萬楚兒一下子站了起來,拿了包就要走,走了兩步然後又停下,對正好站起來的江克楚說道:

「你不要跟著我,我現在生氣了,想要一個人冷靜冷靜。」

江克楚無奈:「楚兒1

「我想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走。」這句話阻止了江克楚的腳步。

出了商城,萬楚兒隨意找了個方向,便毫無目的地走了起來。

接下來她該怎麼辦?

繼續進特別行動處嗎?還是放棄這次的考核,三天後就是考核日了。

江克楚知道她的目的,只怕老爺子也是心知肚明的吧,有這兩人的提前防護,她進入之後接觸到絕密檔案的機會只怕更會渺茫,聽說那裡的很多檔案為保密記還是紙質的,沒有輸入計算機中。

在迷茫與混亂中,萬楚兒不知不覺走進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小路中,路上停著幾輛車。

在她轉彎的前一秒,馬路對面停下一輛小轎車,顏回急忙從車裡下來,想要喊住她卻沒有來得及,只得鎖了車,等了綠燈才過了馬路追來。

萬楚兒完全不知道身後的顏回,當她走過一輛普通的麵包車時,突然感覺到腦後一陣風,心中警鈴立刻想起,整個人就地往前一滾,避開了那攻擊。

抬眼一看,一個毫不起眼的灰衣男人,滿臉狠色,手上舉著的木棍還沒有來得及收回。

「你是誰?1萬楚兒喝問。

那個男人卻一言不發,繼續向她奔來,看那身手、動作與肌肉,這人不是普通人,萬楚兒腦中飛快閃過這個念頭,也繃緊神經迎接他的攻擊。

電光火石間,萬楚兒一隻手抓向木棍,然後右腳以一種刁鑽的方式踹了出去,踹到了對方的大腿上,她還來不及收腿,身後又是一記急速的風聲。

「糟糕1

萬楚兒心中暗暗叫了一聲,原來眼前的人是故意讓她踹到的,下一秒她的後腦勺就重重挨了一擊,她向前踉蹌兩步,眼前視線模糊了起來。

她依然攻出一招,招式卻毫無力道,被前面的人一把抓住了胳膊,接著一個潮濕的布蒙上了她的口鼻。

刺激的味道傳來,萬楚兒再堅持不住,徹底失去了意識。

攻擊萬楚兒的兩個男人也不出聲,兩人各架起她一隻胳膊,就往麵包車急速走去。

「住手!放下你們手裡的人1

顏回大急,眼看著麵包車門被打開,眼看著萬楚兒就要被塞進去,他一把扔到剛剛撥出去的電話,快速跑了過來,想要搶下已經不省人事的萬楚兒。

灰衣男人把楚兒扔給自己的夥伴,然後向前一步擋住了顏回。

顏回的身手很弱,對付一般的流氓或許還行,但是對付這種專業殺手級別的,他走不過一招,就被對付給制住了。

灰衣男人一手掐住顏回的脖子,從腰上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直接往顏回脖子上抹去。

顏回雙眼睜了老大,使勁去掙扎,不過是徒勞,眼前男人的手臂如鐵爪,不動紋絲。

這個男人的眼神冰冷,沒有一絲感情,他知道這人是要殺了自己,毫不猶豫地要殺了自己。

難道自己今天真要這樣交代了嗎?

萬楚兒呢?剛剛的電話能不能救下萬楚兒?

顏回後悔了,後悔當年曆山刻苦訓練身手的時候,他卻覺得沒用,而是選擇去看那些無用的書,所以這種危機時候,他只能被人一招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