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流萬界>第034章 抓殭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4章 抓殭屍

小說:江流萬界| 作者:白衣嘆青山| 類別:科幻小說

江清波想到的夫妻二人,正是和曲三同出桃花島門下的黑風雙煞,銅屍陳玄峰、鐵屍梅超峰。黃帥哥門下六大弟子曲陳梅陸武馮,個個都是身手不凡,奈何陳梅二人盜走九陰真經之後老黃大發雷霆,將剩餘四名弟子都打斷腿逐了出去。師兄弟幾人散於各處,受了這無妄之災卻依然感念師恩,心中自然將這一腔忿恨丟在了陳梅二人身上。

曲三曲靈峰乃是大弟子,說起來原本是未來最有可能接續老黃衣缽的人,自然受害最深。他離開桃花島后即便自己不能重歸門下,依舊心念師門,人有了孩子后又自然想法不同了,因此來到這劉家村外住下開了這間酒肆,不為別的,正為了能尋著機會潛入皇宮,盜取一些文玩奇物,只待有朝一日能獻給老黃,至少能為傻姑謀個出路。

江清波見曲三神色,心中也略有不安,陳玄峰與梅超峰二人得了真經之後要練九陰白骨爪和摧心掌,曾出沒嘉興一帶這是他知道的,柯瞎子兄弟二人正是嘉興柯家村人士,上去找這夫妻二人的麻煩被打的一死一傷。現在曲三得知了二人消息,會不會像他師弟陸乘峰一樣也去報仇?那樣就又生了變數了。卻見曲三眉目糾結了幾分,露出了一絲咬牙切齒的表情,但最後卻又搖搖頭臉色灰沉了下來,自己喝起了悶酒。

郭爸楊爺卻沒發現他二人各有心事,只是在聊著這件奇事,楊鐵鑫更是趁著酒興說道:「這等奇聞也算少見吧?這嘉興府離此也就二百餘里路程,不若我等前去看看熱鬧?」郭笑天也頗為意動,他二人自覺也略有武藝,又知道曲三是個大高手,雖然不知道江清波此時已經開始習武,但想連巡更的人見了殭屍也好端端的,想必也沒太大風險,二人便將四隻眼睛看了過來。

江清波聽這兩個中二青年提了這個意見,當即嚇了一跳,心想這莫非又是受了我的干擾?正想出言打消,卻聽曲三先開了口:「這等傳言有甚好去看的,我自有酒肆幼女要照顧,郭兄夫人有有孕在身,江大哥更不似我等泥腿子,依我之見只在家吃酒談天,豈不更好?」

這倒反而讓江清波更好奇了,曲靈峰的武功乃是桃花島門下第一,多了不說,從他雙腿斷了還能潛入大內多次來看就知道武功還是存了一半的。陳梅夫妻入門比他晚,年歲也比他小,盜了真經更是自己在瞎胡練,陸乘風召集了一幫太湖土匪都能把二人趕跑,曲三要是想報仇,又有郭楊助力,該不是太難埃為何聽他言論竟然不想報仇?要知道若是拿下了陳梅夫婦,將真經拿到手,回歸桃花島的事可以說是板上釘釘。

郭爸楊爺見曲三不想摻和,知道幾人里以他武功最高,又想他說的也對,也自不再去想。江清波這一刻卻想好好理理思路,慕容後人的身份他只打算用一次,而且老洪乃是丐幫幫主,知道這些隱故是正常的,曲三陳梅卻多半不知道。他見燒烤架子上食材不多了,便起身去了店內,一邊切著肉,一邊腦子裡卻在打轉。

既然曲三不願意去,估計原本這事就發生過,倒是未必受了自己影響,但陳梅二人身上畢竟有半部九陰真經呀,可要是自己一個人去摻混水,結局妥妥的就是幾百年後成了一個腦門上被戳了窟窿的骷髏架子。不過不論怎樣,郭楊二人是要讓他們置身事外的,不然出了點問題玩笑可就鬧大了。

江清波想到這裡也就先打住了,端了幾盤新切的菜上來,幾人吃的渾身冒汗,曲三一直不說話只是喝酒吃菜,郭爸楊爺知道跛子性情古怪也沒在意。又喝了幾杯之後,江清波卻起了一個新話題。

「我見曲兄弟的腿,卻似外傷導致,因當是傷的較重,腿骨粉碎了,因此未曾接好。但如若每日只用這雙杖行走,終究不便,待得時日久了這雙腿便會更加衰弱,不若加以調養,日後即便不如常人,緩慢行走倒是可以的。」

曲三聽了此話倒是心中一動,他這雙腿斷的時日也沒幾年,但幾年下來的確覺得腿上筋肉還不如初斷之時,現代人自然知道這是肌肉長期不用退化了。便問道:「江大哥還懂醫術?」

江清波笑著說道:「不敢說精通,只是略知一二。不才家道未曾中落時,也做過醫館藥鋪的買賣,岐黃之道略有粗通。譬如我方才見了郭家弟妹,見她面色紅潤,額頭光潔,鼻無暗影,眼尾無黑絲,郭賢弟日後必定是得一個男兒。」

郭爸聽了自己老婆懷的是個男兒,自然大為驚喜,楊曲二人聽了江清波這麼說,也是信了幾分,先是給郭爸道了喜,吃了幾杯。然後楊鐵鑫又耐不住問道:「那依大哥所言,曲三哥的腿又要如何調理?」

江清波皺皺眉頭苦思了一會,先問道:「不知曲兄弟這腿傷已有多久時日了?」

曲三答道:「約莫兩年。」

江清波說道:「可否讓我捏一捏傷處?」

曲三應了,江清波便附身按了按他的腿,只覺得小腿脛骨處有嚴重的扭曲,手按上去明顯內部凹凸不平,的確是屬於粉碎性骨折。他坐起身來又沉吟了一會,說道:「我有一個偏方,又有一個負重之法,倒是有些用處,只是卻有些其他難處。」

三人聽他這麼說,也是又驚又喜,趕著問道:「大哥有何妙方?又有何難處?」

江清波說道:「這方子卻是容易,外敷的藥物乃是刺激曲兄弟腿上穴道筋脈的;負重之法是在雙腿上加上配重,便如習武之人用石錘石鎖長自身力氣一般,來讓曲兄弟腿部筋肉強化不至萎縮。難處此時卻不方便言說,須得我回臨安城中再做思索。」

郭楊二人聽了又對曲三道了喜,四人吃到日頭西移便相互作別,各自回家不語。

江清波回了屋中開始取紙筆寫方子,這個藥方到不是他杜撰的,乃是洪九指見他習武太晚,筋膜韌帶早已長成不如少年人柔軟,特地傳了他自己用的。曲三和他目前只能算是有些交情,而且此人被逐之後獨自隱居,到底性情還是孤僻,也就是郭爸楊爺之前撞見了他殺了宮中的班直,三人這才能說說話,要說這就收服了曲三讓他為自己出力,這倒是還差很遠。時間上沒幾天就要到十一月里了,被老洪耽擱了許多天卻也無可奈何,江清波左思右想,只覺得要下重手。

第二日一早,江清波又去尋了房東女婿,說自己聽聞得了友人在嘉興府的消息,再度借了匹馬出城直奔劉家村而去。到了村頭也不去尋郭楊二人,直奔曲靈峰酒店而來。

傻姑正在門前戴著面具玩耍,見他到了十分親近,上來要吃食,江清波自是帶了,摸摸傻姑頭上兩個叉包髮髻問道:「你家爹爹可在?」

傻姑聽他來尋爹爹,便一手拉著他向店內跑去,口中只叫:「爹爹,江伯伯來了。」曲三正在後廚,聽了此言連忙從內轉出,問道:「江大哥怎得今日這般早便要吃酒?郭兄楊兄呢?」

江清波從懷中取出了兩頁紙張,連著幾包藥材放在桌上,說道:「今日卻不是來吃酒的,也與他二人無關,倒是專為了給曲兄弟送這方子藥材而來。」曲三聽了大為感激,心想這江大哥為人確實沒說的,為我一個傷殘之人如此奔波。他拿起方子觀看了一番,桃花島下雜學也是眾多,見其中藥材確實配比精妙,又暗自感恩不已,便收了東西招呼江清波吃茶。

江清波卻擺手推辭,卻道:「昨日里說到兄弟這腿傷尚有一件難事,我回去以後思索了一番,卻發現正有法子可以解決,這便要趁著天色尚早跑一趟嘉興府,不便吃茶了。」

曲三一聽他要去嘉興,心中大驚,想著那兩個煞星此刻便在,江大哥若去若是有了閃失如何了得,緊張問道:「我這腿傷怎生勞得大哥驚動如此,且慢慢調養便是,到底有何難事,為何要驚擾大哥去那嘉興府?」

江清波答道:「兄弟有所不知,此事說起來也有些不合禮法,我雖略曉岐黃之術,然後畢竟未曾親手實施過。須知人之骨骼筋肉自有不同,當年家中有一名老醫生,曾言但要行醫須得多做比較,他曾為了行醫治病,尋那屍首骸骨,學那仵作一般進行分辨。動人屍骸終歸是驚世駭俗之舉,無異於辱人祖先,也是昨日聽楊兄弟說道嘉興出了殭屍,這屍首已落入了荒郊野嶺,又是精變之物,我去抓來看個究竟,卻是不妨。」

  • (快捷鍵:←)
  • 江流萬界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