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法醫萌妻,撩上癮!>第928章 放她一條生路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28章 放她一條生路吧…

小說:法醫萌妻,撩上癮!| 作者:百香蜜| 類別:歷史穿越

宋喬之埋首在膝蓋之間,失聲痛哭,彷彿失去了未婚夫那種痛,又再次席捲了她的全身。

「只要能讓阿凱脫離我父親,盛總,隨便你怎麼安排,我都可以配合,我真的已經受不了了,我不想讓他再受折磨,宋家不是人呆的地方,求你了……」

慕七七看著這個女人情緒崩潰的模樣,她深信宋喬之是真的在乎盛凱,所以,才會為了他冒險,直接來找仇家。

「如果你真的想要盛凱好,那你也不要再回宋家了,否則他早晚還是會回去。」慕七七看得有些心疼,「你們還可以回到正途。」

「真的可以嗎?我們還可以嗎?」

慕七七仰頭,看著自己的男人,如果這次盛家明目張的綁了盛凱回來,那就是等同於正式和宋家宣戰。

只要盛凱的立場堅定,那麼宋家就沒辦法控制盛凱。

「如果你還想要讓他好好活著,脫離宋家那是唯一的辦法,只要你們不在宋家的地界,只要你們還在建川,我足以保證你們的安全。」

「我現在什麼都不在乎了,我只要阿凱平安……」什麼罪證,什麼血緣,都去見鬼吧。

大逆不道也好,背叛也罷,她現在只要盛凱。

「在許澈沒有找到盛凱之前,你先回去,不要露出任何的破綻,否則,讓宋江察覺,他會有所防備,等許澈找到盛凱,我第一時間派人接應你。」盛驍很認真的囑咐宋喬之,「今天晚上,你必須要忍耐。」

「你快別哭了,我都想哭了。」慕七七覺得觸動極了。

想想之前顧子凌,動不動就羞辱盛凱,對盛凱指手畫腳,再對比宋喬之,她算是理解,為什麼盛凱願意留在宋家了,他們是真心相愛埃

「為了阿凱,我一定會忍耐的,我等你們消息。」

說完這句話,宋喬之重新戴上了帽子,並且擦乾了自己的眼淚。

「我先回去了,我出來太久了。」

客廳里,兩個孕婦互看了一眼,這時候,馮珊珊才提出自己的疑問:「那次綁架,你是為了幫我,對嗎?」

「是,但是我不知道那個中年女人,是人販子。」

「沒關係,那就夠了。」馮珊珊含笑道,「回去等消息吧。」

宋喬之朝著幾人點點頭,轉身以後,匆忙離開。

慕七七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很是感嘆:「她和盛凱,也算是患難見真情了,我能感覺到,她很愛盛凱,那種撕心裂肺的感情,是演不出來的。」

「希望結果是好的。」馮珊珊摸著六七個月的腹部說道,畢竟,宋喬之是救了她一命。

「驍爺,我們也回去吧,你倒是好好跟我說說,劉家老太太,到底是怎麼回事?」

盛驍低頭看著慕七七,看著她還穿著睡衣,頓時將她抱了起來:「先休息。」

「你覺得我今晚睡得著?」慕七七在他懷裡掙扎了起來,「想想你這個二哥,還真是命途多舛,不過,經過這樣一番磨礪,我相信他以後一定能改頭換面,有這樣愛他的一個女人,他一定會變好。」

這一瞬間,盛驍只想用針好好縫住這個東西喋喋不休的嘴。

只希望許澈能儘快,而且拼盡全力。

……

待到宋喬之回家的時候,已經深夜十一點。

進入客廳以後,宋喬之取下帽子並且開燈,卻見自己的哥哥,宋伯之坐在沙發上,帶著一臉的深意。

「哥?你什麼時候來的?嚇我一跳。」她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

宋伯之諷笑著看著她的一身裝扮:「這麼晚了,你去哪了?別告訴我,你去夜跑了。」

「阿凱不在,我覺得有點悶,所以……就走出走了走。」宋喬之在宋伯之的身邊坐下,「怎麼?不行啊?」

「我也這樣告訴父親,你覺得他信不信?」宋伯之把玩著自己的下巴反問。

宋喬之的臉色,頓時一變,從沙發滑了下來,跪在宋伯之的面前:「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訴爸爸?」

「所以,你承認,自己不是出去散步了?」

「我去找盛家人求救,但是他們根本不見我。」宋喬之半真半假的說道,「我知道,你和爸爸一樣,對盛家有很深的仇恨,我不求你放過我,但是,我求你,放過阿凱。」

說完,宋喬之爬到了茶几旁邊,拿起了水果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我可以替他去死。」

「你緊張什麼?」宋伯之淡淡的道,「我對你的命沒興趣,我對盛凱的命也沒興趣,在你心裡,我就是隨時告密的人?」

宋喬之不敢鬆懈,眼淚直接滑到了水果刀身上。

「我不為難你,但是,你也不要為難我……明天自己去和爸爸認錯,我相信,他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那還不如現在死了乾淨。

宋喬之想到,只是她放不下盛凱。

「好了,放下危險的東西,我答應你不會告訴父親,不就是為了愛情嘛,我理解。」

任由宋伯之如何的勸解,但是,宋喬之就是不肯放下手裡的水果刀。

宋伯之見了,翻了翻眼皮:「在你心裡,哥哥就是這樣一個沒心沒肺的人?你去什麼盛家?你是宋家人,盛家人怎麼可能見你?乖,放下刀……」

「哥,你不要逼我。」宋喬之不僅沒有鬆懈,還把刀更加的貼近自己的脖子。

「看來你今天,是要以死明志了,行,我走,我走還不行?」宋伯之從沙發起身,舉手投降,「你這性格,還真是像我,要麼怎麼說我們是兄妹呢?」

宋喬之冷笑,這人從來都不屑承認她的身份,所以她也不會因為宋伯之這麼兩句話,就失去理智。

她很清醒。

但是,宋伯之居然真的沒有下一步動作,直接從她和盛凱的新房離開,但是,從宋伯之隨意進入可以看出,即便是她和盛凱的家,這裡,也沒有他們說話的餘地。

所以,即便是宋伯之離開,她也沒有放下水果刀。

她不敢,她怕自己一旦鬆懈,就會萬劫不復。

……

「少爺,需要把這件事,告訴宋先生嗎?」開車的司機,詢問宋伯之。

「放她一條生路吧……」宋伯之笑道,「沒看到嗎?脖子都見紅了,我還真想看看,她到底有沒有那個背叛老頭子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