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快穿攻略:花樣男神求推倒>第一四零九章 貧家醫女征服錦衣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零九章 貧家醫女征服錦衣衛

小說:快穿攻略:花樣男神求推倒| 作者:藍橋玉| 類別:同人競技

到了京城后,先是大病一場,接著又經歷了那麼多事兒。葉娘子終於看透了古康時,他這個人黑心黑肺,根本不會管兒女死活。

之前葉娘子心裡還抱著一點僥倖,想著她要是有個萬一,古康時總要照顧好一雙兒女。

但現在,葉娘子對於古康時完全不抱任何念想了。

她要好好活著,看著長子金榜題名,為女兒挑一個好夫婿,不能像她當年那樣,被古康時這種徒有虛表人面獸心的東西騙回家。

舒安歌將古文斌的輪椅推到一旁,扛起掃地的大掃帚,怒氣沖沖的吼道:「滾,立馬給我滾出去!再不滾,我就把你們打出去。」

她兇悍的模樣,嚇了古康居和古三娘一跳。倆人本以為這次過來,軟硬兼施一通,為了兒子的前程,葉娘子一定會帶著女兒離開。

沒想到,幾年不見,葉婉秀厲害的像只母老虎,溫柔和善的大嫂態度也變強硬了。

「大嫂,我們叫你一聲嫂子,是尊敬你這麼多年來的養育之恩。說到底,你也只是一個妾,兄長他仁義才沒在高中之後休了你。」

舒安歌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顛倒黑白,明明是葉娘子在家鄉,辛苦勞作替古康時贍養父母和弟妹,誰知古康居白口紅牙輕飄飄的將葉娘子貶為妾。

葉娘子被氣的奪過舒安歌手中掃帚,用力朝兩人身上打去:「滾,我葉眉只當自己養了兩隻野畜生,你們給我滾1

古康時和古三娘雖然無恥,但葉娘子畢竟對二人有養育之恩,他們被打之後也不敢還手,擋著臉狼狽的離開了。

待人走後,葉娘子將掃帚扔到地上,強忍了許久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滾落腮邊。

古文斌見娘親哭的傷心,恨恨的拿手拍了下輪椅扶手說:「都怪我,怪我沒本事,讓人欺負到家裡來。」

舒安歌掏出乾淨的手帕,替葉娘子擦去眼角的淚水,回頭望著兄長一臉不贊同的說:「哥,話不能這樣說。人至賤則無敵,古康時三兄妹沒一個好東西,咱們堂堂正正做人,不要被他們氣壞了身子。」

她一口一個古康時,沒半點尊重,剛開始時葉娘子還糾正過。到後來,她也不管女兒怎麼叫他了。

古康時這樣一個黑心肝兒的人,不配做文斌和婉秀的爹。

葉娘子之前糾正舒安歌,也不是還在意古康時,而是怕別人聽到她將親生父親名字掛在嘴邊,對她有意見。

但現在葉娘子完全看開了,像那種不分青紅皂白只會拿孝道壓人的人家,他們還不屑於來往呢。

葉娘子止住淚,按著舒安歌的手手:「秀娘,你跟你哥哥不用擔心,娘手裡有婚書,容不得古康時抵賴。」

他為人實在太過歹毒,一開始想跟他們母子三人完全撇清關係。當發現甩不脫時,又開始試圖往她身上潑髒水,竟然說她是妾室!

她無緣無故被指認為妾室,她的兒女就成了庶子庶女,葉娘子是萬萬不能接受這種情況發生的。

「娘,哥。」

舒安歌拉著葉娘子的手,將她牽到了古文斌處。

「你們別太擔心,古家蹦跳不了多久的。之前怕你們擔心,我一直沒跟家裡說。其實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給北鎮撫司的錦衣衛大人們治玻前段時間買葯的錢,也是為大人們治病賺的,一共一百兩銀子。」

舒安歌說完之後,葉娘子瞪大眼睛神情錯愕的望著她:「這……你在給錦衣衛大人們治病?」

餘杭是個小地方,有關錦衣衛的傳說沒那麼恐怖。

到了京城之後,葉娘子從街頭巷尾聽到過許多關於錦衣衛的恐怖傳說,跟大多數老百姓一樣對錦衣衛心存畏懼。

古文斌嚇了一跳,急急的說:「妹妹,萬萬不可,錦衣衛橫行霸道,萬一治不好,他們怕是要拿你是問。」

舒安歌拍拍葉娘子的肩膀,柔和的笑了笑:「沒那麼誇張,錦衣衛大人不是豺狼虎豹,他跟我們一樣都是人。上次我替一位大人治了病,對方給了我一百兩酬勞。」

「一百兩……這也太多了,無功不受祿,秀娘,我們是不是該退回去。」

無論舒安歌怎麼寬慰,葉娘子心裡就是覺得不安。

錦衣衛是什麼身份,他們這些平頭小百姓怎麼敢跟對方打交道。

「娘,醫者父母心。治病救人,怎能因對方的身份退縮呢?何況,據我了解,錦衣衛雖然霸道,針對的大多數是貪官污吏,與小老百姓沒什麼關係。」

古文斌神情憂慮的想了片刻后,沉吟道:「娘,既然秀娘已經給錦衣衛治病了,最好還是盡心儘力的治下去。就像妹妹說的,錦衣衛再橫,也沒理由橫治病救人的大夫。」

葉娘子心裡七上八下的,但又覺得兒子女兒說的對,最後只能長長嘆了口氣。

「秀兒,你心裡要有個主意,要是真遇到什麼事兒,一定要和娘親說。」

「好的,娘,您就別擔心了。錦衣衛那邊放風了,這次我要是能給大人將病治好,就替我們好好查古康時。」

說到這兒,舒安歌眉飛色舞,心情好極了。

當官的被錦衣衛盯上,不死也得扒層皮,這年頭哪個朝廷命官敢拍著胸脯保證,自己一定沒什麼問題。

葉娘子看著女兒高興的模樣,頓時明白為何她要冒險和錦衣衛打交道了。

說來說去,都是她這個當娘親的沒用,要靠著女兒和兒子替自己出頭。

「秀兒,你一個女兒家,平時不要操那麼大的心。春闈快到了,只要你兄長能成功入了殿試,日後總有機會替我們娘兒仨伸張正義。」

「娘說的對,秀兒,為兄若不能護你們平安,枉為男兒。」

「娘,哥,你們別將錦衣衛想的太可怕了,他們其實很好通融的。你們看,我前段日子每次出門不都按時回家么?」

一家三口說了好一會兒話,舒安歌終於成功將葉娘子還有兄長心中疑慮打消。

今天古康居和古三娘鎩羽而返,古康時定不會善罷甘休,舒安歌考慮著,要不要和凌飛鸞提一句,讓他幫他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