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8章 不止高大上了幾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章 不止高大上了幾倍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劉雪梅吃完飯,把飯盒唰了,收拾乾淨。

江小蕎已經鬧著要出院。

她的身體她也知道,最多就是有點輕微腦震蕩,還不至於出什麼事情。

傷口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住在這裡一天一天的都是錢。

再說兩個妹妹還在奶奶家呢。

就那個奶奶還不把兩個妹妹磋磨死。

她們還是趕緊回去把她們救離苦海吧。

住院的錢可都是借的,自己的那個渣爹看情形也不會準備還錢,到時候恐怕又是她們母女五個人省吃儉用才能填上的窟窿,還是別糟蹋這些人錢。

再說了她還想著要去劉家把自己的那筆錢要回來。

總不能便宜了劉建軍這個陳世美。

這種情景還用猜測,人家在部隊肯定是春風得意馬蹄疾,軍人的正面形象,好像在這個時代是很受那女孩子歡迎,再加上這個劉建軍自己雖然沒有見過,可是聽到江小麥的描述,那也是個一表人才的衣冠禽獸,要不然能把原來的江小蕎迷的五迷三道的。

還好還好沒結婚,要不然江小蕎自己都接受不了遇到渣男,要想辦法甩了。

還被睡了,估計江小蕎會氣炸的。

強烈要求老天爺退貨算不算一種理由。

不過一切都還來得及。

江小蕎美滋滋的想,日子要過好,這輩子肯定給自己找一個良人。

彌補上輩子沒能嫁出去的缺憾。

劉雪梅拗不過江小蕎,去問了大夫,得到一個答覆可以回去修養,才放下心。

辦了出院手續。

江小蕎看了一眼劉雪梅手裡的收據和剩下的錢。

拿過來。

劉雪梅也不在意。

竟然只要二十塊二!

剩下了二十四塊八。

江小蕎直接揣在兜里了,倒不是江小蕎財迷,是江小蕎記得江小麥剛才給自己講述的江老太太因為這個錢差一點沒打了劉雪梅,就是要從劉雪梅手裡把錢要出來。

現在劉雪梅剩下的錢,要是拿回去,那還不立馬就被老太太給搶過去。

這些可是要還錢的。

借了別人的錢怎麼能不還。

也不能讓母女五個餓著肚子還,她是看出來了,江老太太就沒把母女五個人當做人,磕打就不說了,這還想著法子從劉雪梅手裡要錢,要糧食。

根本完全不顧這五個母女的生死。

這樣的奶奶,哪裡會管她們要餓著肚子還錢,恐怕只想著拿錢貼補自己的孫子。

據說江奶奶,江老爺子可都是和老大江在海住在一起,在這裡跟隨大兒子養老似乎還是傳統,江龍江虎可是養活的白白胖胖的,還不都是江奶奶慣的。

和她們四個豆芽菜比起來,人家那才是親的,她們恐怕都是賠錢貨,死丫頭片子,不值得江奶奶下苦心管。

可是她可不會不管她們死活。

錢在劉雪梅手裡,按照劉雪梅逆來順受的性子,早早晚晚也是到了江奶奶手裡,那還不如她拿走,先斬後奏把錢先還一部分,總好過留不下來。

難不成江奶奶還能不讓還錢。

可是劉雪梅估計是江奶奶的重點目標,一進家門估計就是要堵著她要錢。

自己反而目標不大,方便行事。

江小蕎想的多一些。

畢竟還有幾個妹妹呢。

不能這日子還這樣過下去,要不然都要餓死。

不餓死也是發育不良。

江小蕎可沒準備受這個罪。

改善生活肯定是第一目標。

剩下的慢慢來。

劉雪梅根本就不知道自家閨女在心裡打小算盤,算計江老太太呢。

要知道的話大概會嚇一跳。

江小蕎被她熏陶的也是一副逆來順受和忍氣吞聲,總是被欺負的狠了也不知道反抗,光知道哭,哪裡會知道自己閨女還有這麼一出。

肯定埃

江小蕎芯子里可是換了個人呢。

三個人手腳麻利收拾收拾就出門坐公共汽車。

捨不得花錢,再說這時候你就是想花錢打個計程車,這裡也沒有。

公共汽車上車一個人兩分錢。

便宜又經濟。

三個人就隨著車子的晃蕩回了家。

江小蕎這才看清楚外面的世界。

車子很快到站。

劉雪梅拿著一網兜的東西,拉著江小蕎和江小麥擠下汽車,三個人狼狽不堪。

車上人太多,大概是因為這個時候的交通工具不多。

自行車可是人人都能買不起的奢侈品,你有錢也要有。

工業票才能買到自行車。

江小蕎看著街上那些悠然自得的騎著自行車的人那一副優越感的樣子就知道,這個工業票肯定不好弄。

所以,擠公共汽車應該毫無怨言。

要不然你腿著,沒人反對。

三個人走進巷子,江小蕎拉住江小麥,「媽,我和小麥先去五嬸子家裡把錢還了,剩下的過幾天我們在想辦法還1

再走就要到家了,她們家可離著江老太太的房子不遠,也就三條街。

隨便走走都能到。

況且,她媽回去還不趕緊張羅著去接江小米和江小谷兩個,江老太太知道她們出院了,能不問錢。

與其等著老太太上門,還不如自己趕緊給劉雪梅一個借口,省的自己這個媽都不會撒謊,到時抓瞎。

也堵上江老太太的嘴。

劉雪梅想想點點頭。

臉上神色沒什麼變化,可是眼睛里還是能看出有一絲觸動。

江小蕎要的就是潛移默化。

她拉著江小麥往五嬸子家裡走,其實就是她跟著江小麥。

她自己的話,根本不認識路。

所以拉了一個擋箭牌。

在某種情況下,江小麥就是她的導航。

江小麥完全沒有覺察自己超越了姐姐成為了導航,還美滋滋的打頭走,一邊走還一邊好奇,大姐怎麼走的這麼慢。

回頭看到江小蕎頭上的大包。

立刻釋然。

姐姐頭受傷,肯定走不快。

內心給自家大姐江小蕎做了完美解釋。

江小蕎跟著江小麥走到了對過的一個平房。

這裡都是聯排的平房,規格是一摸一樣的,都是這裡附近的幾個廠子的宿舍。

連著三間房子,對面是一個小廚房。

房子按照窯洞式建築,冬暖夏涼吧。

這個房子在現在這個時代,那就是高大上了不止幾倍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