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3章 二兒媳婦的錢給大兒媳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章 二兒媳婦的錢給大兒媳婦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我奶奶的雞蛋只有大伯家的江龍江紅和江虎,還有爺爺奶奶才有。奶奶說我和三姐都是賠錢貨,不配吃雞蛋。只給我喝了一碗玉米麵糊糊。」

清脆的孩子聲音把事情一說,所有人都嘩然。

這心都偏到哪裡去了。

明明都是孫女,這兩個就不給吃。

現在誰家還吃不起個雞蛋埃

江小蕎臉上也帶了笑。

看看這個江老太太做的事情,真的經不住人們掰扯。

「老太太你這可不對,江紅也是賠錢貨,你怎麼就知道給江紅這個孫女吃雞蛋,這兩個還比江紅小了七八歲呢,也不給吃,這一碗水端不平可不好,都是孫女,差太多可不好。」

「哼,他們老江家心早就偏的沒邊了,還差這一樁。」

「你是不知道,這兩天這兩個小的,天都黑了,我還看見在鍋爐廠的垃圾堆上晃悠,我問幹啥呢!兩個人說奶奶讓撿煤渣,說不撿夠一桶,就不能回家吃飯。這天氣刮著風,都下霜了,天寒地凍的,兩個小的就那麼穿著一身單衣服在外面晃蕩,也是真的忍心。還是奶奶呢。還不如沒有個奶奶。」

這話一出,劉雪梅首先眼淚就落下來,她以為婆婆對自己不好,對女兒不好,再不好也不過就是打罵兩句,這才知道兩個丫頭差一點被凍死。

「媽,您怎麼能這樣,她們兩個這麼小,您怎麼就這麼狠心,這不是你兒子的閨女啊?」

劉雪梅是真的心寒,沒想到婆婆真的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江小蕎一把拉起江小谷的手,細小的手掌上都是燙出來的燎泡,還有手背上凍裂的口子。

這孩子疼得一縮手。

還懂事的看了一眼劉雪梅,安慰道:「媽,我不疼,慢慢就不疼了。」

劉雪梅氣的臉都紅了。

江老太太這輩子也沒被兒媳婦給數落過!尤其是劉雪梅這個不下蛋的雞,生不出江家的孫子,還敢這麼大聲跟她說話。

往日里江老太太也是立刻就要發作的,可是今天這裡人太多了,都是街坊鄰居的,江老太太潑辣是潑辣,可也不是那種農村的潑婦,尤其是這裡都是知根知底地老街坊,誰還不知道誰。

她就是現在撒潑往地下躺,丟的還不是江家的面子。

自己的大兒子大兒媳婦可都在鎮上上班,小兒子是在省城那可是有臉面的人家,她還知道不能真的像潑婦一樣給兒子丟人。

這樣的事情說起來總是自己不對,被人說道肯定不行,她李招娣可是要臉面的人。

沉聲說:「行啦,有什麼事情回去再說,在這裡吵吵鬧鬧的像什麼樣子,一點家教也沒有。」

自己一個人扭著屁股就朝劉雪梅家裡走去。

就在排放的第三家。

江小蕎算是看出來,這個江老太太還是要臉的。

也不想想剛才是誰不顧臉皮的在外面打人,招來了這麼些人看熱鬧。

現在才嫌棄丟人,也不看看她的臉早就丟沒了。

趕緊對大家說:「謝謝各位叔叔伯伯阿姨嬸子仗義執言,要不然我妹妹這麼小被打,肯定要出問題的。謝謝大家1

人們紛紛說著客氣話都散了。

老太太走人,人家關起門來說什麼,那就是別人家裡的事情,他們總不能到窗戶地下偷聽去埃

劉雪梅拉著江小谷,江小蕎拿著雞毛撣子扯著江小麥,四個人走進屋裡。

原來江小米去撿燎炭還沒回來。

江小蕎想想就糟心。

趕緊把這尊大佛送走。

去找江小米,這樣的天氣,今天可是還是西北風嗖嗖的。

容易把孩子凍著。

真的是狠心的。

一進屋子,裡面都是涼氣。

這兩天沒住人,屋子的爐子都熄火了,肯定是凍得要命。

一進屋,江老太太就杵在門口。

沖著劉雪梅伸手。

「把剩下的人錢拿來,這兩天江龍江虎有點咳嗽,我帶他們去瞅瞅。」

理所當然的樣子。

江小蕎樂了。

這還有天理沒有。

問二兒媳婦要錢去給大兒媳婦的孩子看玻

「奶奶,江龍江虎咳嗽,你該找我大伯娘要錢,那是她兒子,可跟我媽要不著錢。那又不是我媽的兒子1

推開江老太太的手,就往裡走。

這在江老太太眼中,算是大逆不道。

今天可是兩次了,一次是奪了自己的雞毛撣子,一次就是這次。

江老太太一把就揪住江小蕎的衣服領子,伸手就朝著江小蕎臉上扇,一邊扇一邊還嘴裡罵著。

「你個小賤蹄子,翻了天了,我不打死你,你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還敢這麼跟你奶奶說話,不孝敬長輩的個東西!都是你媽教壞了你們,一個個的就知道吃,白瞎了糧食,連個蛋都下不出來,還有臉吃。那雞蛋是你們這種賠錢貨吃的?也不看看有沒有那個命。

還跟江紅比,你還敢從我手裡搶雞毛撣子,這眼裡還有沒有老人了,還想打我怎麼地。我告訴你,你大伯家的江龍江虎就是金貴!那是男丁,你媽不拿錢,誰拿錢,你爸媽老了還不是要靠江龍江虎摔盆打孝帆,現在給江龍江虎花一點錢不是應當的。」

江小蕎可不是原來的江小蕎,絕對不會任由江老太太打自己不躲著。

一隻手鉗住江老太太的手腕子,一隻手擋在臉上。

那隻手的力氣讓江老太太感覺像是被老虎鉗子給夾住了一樣的疼。

「奶奶,您這話可不對了,這可不是舊社會,人都說男女平等,我爸媽老了自然有我們四個孝順養活,可不需要江龍江虎來孝順,您要是不講理翻后賬,那我只能出去敲鑼打鼓的找大家評評理。您要是不怕我大伯大伯娘的脊梁骨被人家戳,您就使勁兒作。我反正是不怕丟人,下不下蛋我不知道,我可知道我媽可是生了我們四個呢。不下蛋,哪裡來的我們四個。」

還真的拽著江老太太往外頭走,一副誓不罷休的樣子。

江老太太手腕子疼是一方面,重要的是更害怕被外人知道自己從二兒媳婦要錢給大兒媳婦的孩子花。

這不得讓老大兩口子丟死人。

要被人戳斷脊梁骨的。

她哪裡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