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7章 螞蟻搬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章 螞蟻搬家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回到原地,江小蕎才終於平復下來。

自己心裡都開始嘲笑自己,這也太不可思議。

自己怎麼也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女漢子,現在可笑的是為了一顆白菜竟然都激動不已。

這也太難為情。

呵呵。

江小蕎思考,這就是環境影響人。

在這裡,在這一刻,白菜成為了救命的糧食,也難怪她會不淡定。

她可沒有什麼金手指,既不可能憑空弄來糧食,也不可能變出錢來。

這些都是需要因為環境而改變。

現在她的環境就是需要活下去。

高高興興把白菜裝進兜子里,江小蕎奉旨辦事,心裡也有了底,不害怕被人家當做賊抓。

這就是一種變相的放水。

江小蕎第一次感激這些人,素不相識的人挖國家的牆角。

但是她愛死這種挖牆腳。

要不然她這些窮人怎麼辦。

繼續尋找,果不其然,不大一會兒就又找到了一顆大白菜,江小蕎的兜子里裝了三顆大白菜已經不可能裝下。

先運回去再說。

拎著兜子,江小蕎都感覺自己生龍活虎的。

這些要是多撿一些,恐怕這半個月,下個月的菜都有。

江小蕎有些流口水的想,要是把這些腌成酸菜的話,這個冬天都有的菜吃。

白菜過了這幾天,恐怕就都收割完成,想撿也沒地方撿去。

趁著現在這個時節,趕緊儲備一些菜。

江小蕎心裡高興,連走路都虎虎生風。

幾分鐘就走回了家裡。

排房還是靜悄悄的。

江小蕎推開自家的門,江小谷立刻從屋子裡蹦出來,手裡拿著紙盒子。

哎!

這個小丫頭才六歲,本來應該是無憂無慮遊戲的童年,現在竟然都要開始為了生計忙碌。

自己讓她回家玩,她卻很自覺的回到家裡來糊紙盒子,江在山這個人渣,根本不知道他錯過了多麼好的孩子。

看到江小蕎兜子里的白菜,江小谷立刻驚喜。

「大姐,這是,這是白菜1

江小蕎把手指豎起來放在嘴唇上做出一個噓的動作。

江小谷立刻用紙盒子捂在了自己的嘴巴上,那表情驚喜擔憂。

江小蕎把三顆白菜放在裡屋門後面。

這個地方只能是暫時的。

屋子裡有爐子,太熱,不適合儲存白菜。

看來自己這兩天把白菜撿回來,就要趕快腌了酸菜,免得放壞,到時候就可惜。

江小谷悄悄地摸到江小蕎身邊。

小聲的問。

「大姐,這個白菜是你撿來的?」

這個問題江小蕎相信絕對不是帶有質疑的,這孩子太單純美好,估計絕對沒有想到偷盜上面。

「嗯,那些地里有些不好的白菜人家就不要的,我就把外面的不好的扒掉,拿回來我們就能吃,這樣我們就有菜吃1

江小蕎耐心的解釋。

江小谷立刻喜滋滋起來,畢竟白菜可不是她們家說吃就能吃的。

劉雪梅整天為了養活四個孩子,可算是費盡心思,能省就省,別說肉,就是菜都是稍微貴一點都不捨得買。

白菜這東西在別人眼裡可能沒什麼,可是在劉雪梅眼中那就是貴菜。

買幾顆也是為了解解饞,或者過年的時候吃,平時可捨不得的。

所以江小谷的概念中白菜就等於過年。

這還不是讓人喜悅的一件事。

小孩子就是這麼單純。

立刻放下紙盒子,去褥子底下翻出來一個兜子,跑過來拉著江小蕎說:「大姐,我跟你去,我們兩個一起撿1

這小丫頭還上癮。

江小蕎笑著颳了一下江小谷的鼻子,「你啊,小財迷呢1

江小谷不好意思的笑,然後理直氣壯的說:「我可不是小財迷,我就是小饞貓!我想吃白菜,多。讓咱媽和大姐,二姐三姐都能吃個夠,吃的飽飽的。」

江小蕎眼睛濕潤。

這就是她的妹妹,可愛的小妹妹。

拍拍她的頭,「好吧,我們一起去,讓我們一家都有白菜吃1

這個時候不是體恤江小谷年齡小的時候,在這裡她也希望江小谷更能體會生活的艱難,才能珍惜以後的生活。

她會創造一個讓三個妹妹走出去的路,但是前提是不是現在。

現在是填飽肚子,活下去。

不被江在山這個渣爹算計。

江小蕎又拿了一個兜子,畢竟她是十八歲的身體,干這些體力活兒不是問題。

總不能還不如一個六歲小丫頭吧。

姐妹兩個一整個上午像是螞蟻搬家,來來回回的辛苦忙碌。

很快門後面的白菜就堆了起來。

等到江小蕎發現江小麥和江小米已經放學回家,才驚覺已經是中午。

江小麥和江小米一進家門就發現門後面堆著的白菜,簡直也是那個興奮激動。

江小蕎把事情一說,兩姐妹也明白,這事情不能說出去,要不然被別人發現,都去撿白菜,哪還有她們家什麼事情。

兩姐妹立刻開始忙活。

平房可沒有水,都是兩排平房有一個公用的水龍頭,而且還有時間限制,到點了才會有水,不到時間絕對沒水。

家家戶戶都是家裡有個水缸,要用桶打回來,洗洗涮涮用。

江小麥提著水桶去打水,江小米開始捅火做水準備做飯。

江小蕎和江小谷都累的不行,別看距離近,可是每次兩個人都捨不得浪費一次白菜的機會,都是兜子里塞的滿滿的。

所以一個人平均都要十來斤。

江小蕎更是兩隻手拎著二十幾斤的東西,來來回回這麼多次,不累才怪。

江小蕎拿了一顆白菜,闊氣的說。

「小米,洗洗切了,今天中午咱們玉米麵糊糊里多放點這個。」

江小米樂壞了,這可是過年才有的待遇。

哎答應一聲,就去洗菜切菜。

江小蕎其實想讓炒白菜。

可是也不知道家裡油鹽夠不夠,就沒敢說。

可憐的娃們,煮白菜也是吃的香甜。

四個人都吃的肚子溜圓。

因為多了白菜,玉米糊糊都變得稠了不少,進了肚子果然比起一碗稀湯寡水的糊糊強多了。

結果就是,江小麥和江小米上學走之後,江小蕎和江小谷又開始她們都螞蟻搬家。

到了晚上劉雪梅下班回來的時候。

江小蕎和江小谷已經光榮的把兩個屋子的門後面都高高的堆滿了白菜。

江小蕎粗略的計算一下,應該有好幾百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