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8章 又一個陳世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章 又一個陳世美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劉雪梅一看也是嚇了一跳。

家裡這種變化是很讓人有種一夜詐富的感覺。

劉雪梅還真的怕大閨女做什麼不好的事情。

結果聽了江小蕎和江小谷的描述,劉雪梅又哭。

江小蕎那個嘆氣。

自己這個媽就是個水做的。

動不動就是哭。

激動也是哭,委屈還是哭。

就不能有點新創意什麼的。

家裡可是指望著劉雪梅做頂樑柱呢。

這個柱子實在是不牢靠。

風險係數太大。

晚上,劉雪梅炒了一大盆酸辣白菜,幾個小的幾乎吃的盆光碗凈。

差一點都要把碗舔乾淨。

江小蕎和劉雪梅商量著腌酸菜。

「媽,屋子裡白菜放不住,這樣的天氣很容易壞,我看著家裡有缸,要不然我們腌些酸菜吃,那樣能慢慢放著吃,也不至於可惜了這些菜1

江小蕎出主意。

她感覺她不說,她媽劉雪梅就能這樣一直方著白菜。

劉雪梅一邊洗碗,一邊疑惑得問。

「大妞,啥叫腌酸菜,咱們這裡可沒有聽說過,你可別想一出是一出,把這白菜都白瞎。」

江小蕎呆祝

腌酸菜可是最普通的東西,難道這裡人不會。

她倒是沒想到過這個問題。

畢竟她在這裡的這幾天感覺這裡和自己所在的地方除了差距時代之外,似乎和那裡的七八十年代沒什麼差別。

所以也就想當然的以為所有的東西物產也應該都是一樣的。

這才順嘴說出來。

「媽,腌酸菜就和腌鹹菜差不多,不過就是用鹽少。反正就是能讓白菜可以保存一整個冬天都不會壞,要不我們試試吧,要不然這麼多白菜一下子吃不完,總是要壞的,再說讓人家來來往往的鄰居看到也不好,還以為咱們家發財,哪裡會想到是撿的。」

江小蕎勸說,畢竟這些菜腌成酸菜合適的多。

要是有機會還可以找找看看能不能賣。

就是不知道這個地方允不允許做生意,這一點還是要好好弄明白。

要是可以做生意,再加上酸菜這個新鮮事物。

大冬天能吃到鮮菜的不多!都是鹹菜,酸菜可比鹹菜好吃多呢。

不相信人們不要。

起碼這能增加一些收入。

江小蕎可沒指望著拿酸菜發財,可是賺一些生活費總是可以的吧。

劉雪梅為難的看了看那些白菜。

江小蕎說的沒錯。

這些白菜現在看起來像是一筆橫財,可是後患無窮。

就是在自家屋子裡肯定要壞,倒是不說味道,就是周圍鄰居聞到了也會到處歪歪,找上門來。

要是看見,誰會管你們怎麼解釋,還不認定江在山家裡富得流油,連白菜都能壞在家裡,這不是給賊娃子找路子呢。

點點頭。

不放心的問:「用多少鹽啊?」

現在鹽可貴著呢。

家裡現在只有一塊五,可是要過到月底的。

菜籽油也要沒有,還有醬油和醋。

這林林總總都是錢。

蜂窩煤也要沒了。

可怎麼熬到月底。

江小蕎點點頭。

「絕對不多,比起鹹菜要少。」

劉雪梅同意。

這些白菜也是孩子撿回來的,就是弄不好,頂多她們自己吃了,也不會有什麼事情,所以也就同意。

江小蕎立刻忙活起來。

把白菜一顆一顆都擺開了,滿屋子的地上可都是白菜,這些白菜要晾兩天呢。

劉雪梅都要被江小蕎給逗樂了,這個家裡算是亂套。

第二天,江小蕎繼續和江小谷去撿白菜。

可惜今天明顯發現撿白菜的人多了,好多地里都被翻過一遍。

很少能再發現整顆的白菜,大多數都是剩下的白菜葉子。

江小蕎和江小谷失望之餘,還是挑挑撿撿了一些白菜葉子回來,那種天上掉餡餅的熱情終於褪去。

下午兩個人就沒有再去撿菜,畢竟這個時候已經是不可能再有多少豐收。

還不如江小蕎和江小谷在家裡糊紙盒子。

第二天江小蕎把大缸洗出來,把晾好的白菜外面的不好的乾巴的葉子去除,把根上的切掉,一顆一顆整齊碼進去,撒一層鹽,然後繼續一層白菜一層鹽的擺放,直到最頂上,用白菜葉子嚴嚴實實的鋪上一層,把所有的白菜都蓋住,家裡腌鹹菜的大石頭洗洗乾淨壓在上面,蓋上木頭蓋子。

三天之後就可以把開水澆進去,然後等著十幾二十天就可以吃。

這些都不需要說。

江小蕎忙活完這些,腌了足足有三大缸呢。

家裡的白菜立刻肉眼看得到的速度迅速減少。

剩下的那些白菜也沒有看起來那麼多,那麼扎眼。

而江小蕎每天開始和江小谷繼續自己糊紙盒的工作。

劉雪梅一個禮拜有一天會倒休。

這一天休息,江小蕎已經和劉雪梅說好要去劉家退婚,當然江小蕎的目的可不止是退婚,還有要回自己的勞動所得。

畢竟那可是不小一筆錢,現在對於江小蕎蚊子再小也是肉。

再說這可不是蚊子,明明是只碩鼠。

劉雪梅也沒說什麼,反正女兒抱准了心思,她也明白劉家肯定是有問題,總不能看著女兒跳火坑。

退婚就退婚吧。

於是倒休的這一天,劉雪梅和江小蕎出門去了劉建軍家裡。

劉建軍家就在鎮上最南邊的水旺村裡,這一家子除了劉建軍當兵,也沒有一個在鎮上上班的,也就是靠著鎮上地里位置好。

要不然劉建軍家裡當初怎麼會同意找江小蕎,還不是看著江小蕎家裡都是在鎮上,縣上工作的人,拿著鐵飯碗,將來多少補貼一些婆家,劉建軍的日子都會好過。

劉雪梅帶著江小蕎坐著公共汽車到了水旺村口,一路打聽著找劉建軍家。

畢竟都沒有來過。

兩個定親,也是劉建軍父母和媒人上門在江小蕎家這邊說好的。

江小蕎還真的沒來過劉建軍家裡。

不少人一見兩個女人一看就是母女兩個的找劉建軍家裡,都是那個好奇。

這個劉建軍最近這是什麼運道。

剛剛有開汽車的大官來過家裡,現在又來了兩個看起來像是鎮上工作的人來找。

看來劉建軍這是有大出息。

所有人都是議論紛紛。

江小蕎也立刻聽出來這裡面的問題。

開汽車的大官!

看來劉建軍是傍上高官家裡的女孩子。

所以自己這個糟糠也就該退出歷史舞台。

又一個典型的陳世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