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9章 我是來找劉建軍退婚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章 我是來找劉建軍退婚的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女生小說

有個一看就是村裡喜歡八卦的婦女好熱情的給母女兩個領路,一路上嘴巴不停的打聽。

還說著水旺村的各種八卦趣聞。

江小蕎倒是不介意。

正好可以問問劉建軍到底有什麼底細。

「你們是劉建軍家的親戚,還是……?」

這位江小蕎問過叫做韓張家的嫂子是嫁過來十來年的老人。

劉雪梅不想說,這事情可不光彩埃

被退婚在什麼時候也不會光彩,尤其是對於女人。

她可不願意讓江小蕎被人用有色眼鏡看著。

低頭裝聽不到。

江小蕎倒是大大方方的說。

「韓張嫂子,我是來找劉建軍退婚的1

這話一出,韓張嫂子都愣住,扭身看著江小蕎,臉色可不好。

她是八卦,可是也得分什麼事情,要是有人欺負到本村人頭上,她們也不會讓。

這種退婚的事情,這不是要鬧事的節奏。

「丫頭啊,不是嫂子說你,劉建軍多好的人,又是當兵的,每個月津貼都不少,現在多少人想找個當兵的都不容易,你怎麼會這麼想不開。是不是家裡不同意,看不上劉建軍家裡窮,你可得拿好主意,人家都說莫欺少年窮。現在窮,可是不代表以後過不上好日子。你可不能眼皮淺啊1

這話看著是勸和,可是里裡外外都是指責江小蕎家裡的和江小蕎本人的。

劉雪梅那個嘔,就知道會這樣。

劉家真不是個東西,自己要退婚,還把自己閨女給牽扯上,弄得所有人都以為是自己閨女不願意。

這不是害人。

「誰眼皮子淺?還不死劉建軍不是個東西,三心兩意的有了花花腸子,要不然我好好的閨女每個月還給老劉家送上錢貼補著,不是為了結婚,誰家姑娘有病這麼對外人。」

這話一出,韓張嫂子立刻來了精神。

這可是裡面有事。

一臉的懷疑。

「不能吧,我看著劉建軍老實巴交的樣子,不像個腳踩兩隻船的人。你們是不是弄錯啦1

其實一臉的都是就是就是的樣子。

江小蕎笑著說。

「嫂子,劉建軍什麼樣的人我也不方便評價,畢竟買賣不成仁義在,沒必要因為人家不想和我結婚,我就往死了胡說八道的詆毀人家。反正劉家是不樂意這門親事。強扭的瓜不甜,我這麼一個大閨女也沒道理非要一棵樹上弔死。所以,我和我媽今天就是來把事情說清楚的。

再說這年頭誰家都不容易,我給劉家送的錢都是我糊紙盒子掙得工資,我媽本來是給我當嫁妝的,也想著反正以後也是一家人,早給晚給都一樣,劉家日子不好過,沒道理看著不幫襯一下的。誰知道結果鬧成這樣,總要把錢拿回去,沒道理花著我的錢娶別人不是。那也說不過去1

這話才是江小蕎要說的。

韓張嫂子一聽,也是義憤填膺,「這個劉建軍沒想到這麼不是東西。都花著你的嫁妝,還能回頭找別人。姑娘,我就看你不像是那樣的人,是嫂子看錯了人,給你陪個不是。我就說劉建軍的前幾天回來,大包小包的拿了不少東西,還坐著四輪子的轎子車,那個氣派,還領著一個穿著軍裝的女子,說是他對象。我們還以為是人家劉建軍媳婦,誰知道原來這裡面還有這一出。真是個陳世美。」

合著這裡人根本就不知道江小蕎這一出。

這一下江小蕎更加認定這次的退婚有內幕。

眼皮子一垂,神情悲苦,所有人都是同情弱者的,不是都說會哭的孩子有奶吃。

聲音裡帶了哭腔。

「嫂子,我那能想到劉建軍會是這樣的人,還以為遇到個忠厚老實的,誰成想,這一年裡好聽話說著哄得我給他們家當牛做馬的伺候著,結果背地裡,背地裡…………1

捂著嘴巴說不下去。

那個韓張嫂子立刻接上。

「背地裡攀了高枝,我可看見了,那可是坐著四輪轎子車來的,你想想人家那女人不是家裡有背景的能坐這個車子回來。你啊,還是年紀小,被劉建軍幾句話就給哄騙,我要是你,非要上門去堵著他家門上罵他個祖宗八代,,全家老小一個別跑。這樣的人家門風不正,劉家的老頭子就是個勢利眼,小的能好到哪裡去!你可不能白白便宜了劉建軍,自己背後受罪1

伸張正義似乎是所有人對弱者的統一行徑。

江小蕎假裝摸了摸眼睛,其實是使勁兒揉紅了眼睛。

「嫂子!我一個女孩子還能怎麼樣,鬧騰下去不好看的也是我的臉,人家劉建軍還不是該娶誰娶誰,不痛不癢的,我可不願意父母為難。只要劉家把錢退了,好聚好散。我肯定不礙著人家攀高枝。」

合情合理的弱女子。

還通情達理。

這一比較,韓張嫂子立刻就氣憤難平。

「這個劉建軍啊,算是壞了心眼子,這麼好的媳婦也能說不要就不要!還真的是沒天理。姑娘,你也別傷心,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多了去了,你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會有個好人家等著你呢。」

韓張嫂子一看也是個熱心的,立刻開始開解起來江小蕎。

江小蕎差一點沒笑出聲。

太淳樸的大嫂子,被自己這麼一忽悠什麼都說。

實在是不忍心欺騙人家的同情心。

好在已經到了劉建軍家門口。

韓張嫂子氣不打一處來,沖著劉家門上喊。

「劉老實,你家親家來門上了,快出來迎來1

這絕對是故意的。

這話一出,周圍閑著無聊的左鄰右舍立刻支棱著耳朵出來貓一眼。

劉家射門開著,一個中年婦女立刻跑出來。

慌裡慌張的,一看到江小蕎,臉色立刻都變白。

腳底下明顯打了一個趔趄。

江小蕎倒是目光平靜的看著這人,這肯定是劉建軍的老媽。

也應該是和自己有過幾次接觸的劉建軍的媽,要不然也不會看到自己就心虛成這樣。

臉上不動聲色。

劉建軍媽臉色難看,可是還是走出來打虛晃。

「韓張嫂子,你認錯人了,這是一個親戚來家裡串門呢。」

想著江小蕎平時挺會為人考慮,總是自己說點什麼,不需要自己明說,就立刻自己開腔辦了,這一次肯定也不會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