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0章 武威的劉雪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章 武威的劉雪梅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可惜劉建軍媽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這個江小蕎不是那個江小蕎。

江小蕎又不是傻子,這時候還幫著劉建軍媽遮掩,那不是腦子進水。

劉雪梅也不會幹。

雖然她性子軟和,可是遇到女兒的事情,尤其是這麼欺負人的事情,早就一肚子的火,還能好好說話。

上來就打斷劉建軍媽的話。

「誰是你的親戚,我們家是來退婚的,既然你家劉建軍攀了高枝,我們家江小蕎也沒有礙著你家飛黃騰達的道理,不過既然退婚,劉建軍媽,你把我家小蕎拿給你的生活費都退回來吧,我們兩家也不好以後還有牽扯,還是把賬算清楚好。」

這話一下子就扇在劉建軍媽臉上,打得劉建軍媽的臉一陣白,一陣青的。

韓張嫂子陰陽怪氣的看著劉建軍媽說。

「哎呀,老實家的,你這話咋這麼前後不一呢。你家劉建軍到底定了幾門親埃這可不是舊社會,不行男人三妻四妾的,你家劉建軍還是當兵的,也不怕這違反軍紀被開除啊1

這絕對是戳劉建軍媽的肺管子。

心裡罵了韓張家一百個王八羔子也無濟於事。

劉建軍就是家裡的驕傲,也是他們家的門楣,指望著劉建軍光宗耀祖呢。

更何況現在劉建軍被團長家的閨女看中了,這是多大的福分埃

眼看著他們家就不是一般人家,可不能被江小蕎壞了事。

「韓張家的,這是我家的事,再說了我家劉建軍可不是那樣的人,你沒聽見這是來退婚的,這樣的女子沒規矩,看見我們家建軍就死把著不放,還沒結婚就老是往男方家裡跑,我們可不敢要,這得多上趕著我們家劉建軍啊!人家不要臉的貼上來,我們還能怎麼著。誰讓我家建軍出息埃」

這是往江小蕎的頭上扣屎盆子呢。

這個年代對於男女之間可沒有那麼寬容,大街上連拉個手都是不要臉的行為呢。

就算你是兩口子,大街上也是離得一尺遠。

說你不要臉上趕著男方家裡就是說女孩子行為不檢,作風有問題。

這樣的話,女方可是沒臉見人。

連再找人家都不容易的。

劉雪梅怒了。

這是往死了逼人呢。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家。

上去就照著劉建軍媽臉上啪兩巴掌,打的那個乾脆利落,都讓江小蕎閃花了眼。

這是那個平時唯唯諾諾的聖母劉雪梅?

難道不是超人附體。

江小蕎心裡暗暗豎起大拇指。

「你家劉建軍見異思遷,看見了當官的閨女就想著甩了我家小蕎,你還有理了,告訴你,你嘴巴里仔不三不四的,老娘抽爛了你的嘴巴。是誰成天拉著我家小蕎哭窮,說的他們家就跟沒了我們家小蕎就要沒米下鍋,就要死絕了,從我家閨女手裡騙走了錢,月趕月的到了發工資的時候就巴巴的跑去街上等著。

那可是多少人眼睛看著呢!

現在你嫌棄我家小蕎,那你當初怎麼那麼有臉吃我家小蕎糊紙盒掙來的錢呢,也不怕吃了爛了腸子肚子,你個黑心的婆娘。再敢說我們家小蕎一句不是,我就砸爛你家,到時候看看誰不要臉!有本事你就試試1

一連串的話把江小蕎都驚呆。

這個厲害。

這都比江老太太還厲害呢。

整個一個潑婦罵街。

怎麼這樣的劉雪梅就能對付不了一個江在山呢。

江小蕎奇怪。

劉建軍媽其實是被劉雪梅這兩巴掌給打蒙了。

半天都沒有能反應過來,不是都傳聞江在山的老婆是個豆包,誰都能捏一把,誰都能咬一口的。

這個張牙舞爪的要吃人的女人是誰?

捂著臉劉建軍媽臉色不好看,一會兒黑,一會兒白,一會兒又變成紅色。

「你們這是上門來欺負人啊,到我們劉家村來打人,這還有沒有天理,欺負人都欺負到門上,這是拿我們劉家村的人不當人吶1

劉建軍媽倒是立刻就把矛頭往一個村子的面子上扯,把這種私人恩怨,往村子之間的仇怨上面扯,想把事情攪渾,到時候吃虧的肯定是江小蕎她們。

這個年代,農村都是一個村子自己人哪怕在家裡打的頭破血流,面對外人的欺侮那都是同仇敵駭,一致對外的。

江小蕎立馬明白,劉建軍媽想要幹什麼,何況門外的那些鄰居也開始紛紛說話。

「你們是什麼人?敢到我們劉家村欺負人?」

「敢欺負我們劉家村的人,想死1

「快去叫人,別讓她跑了1

「我們劉家村可不能讓人欺負!拿傢伙堵上1

「快去喊人1

江小蕎一看這是要出事。

劉雪梅也嚇了一跳,剛才是氣不過。

可沒想到劉建軍媽能這樣干,人家不解釋也不多說,就是抓著一條,說她們欺負人。

這一個村子里的人要是都來了,一亂起來,說都說不清楚。

而且好多村民不清楚這裡面有什麼,到時候胡攪蠻纏起來,她們母女兩個肯定要吃虧。

劉建軍媽一看自己要的效果出來,立刻捂著臉就是哭。

周圍的人不清楚什麼狀況,看著氣勢洶洶的劉雪梅和江小蕎這兩個陌生人,更是認定了這是欺負人。

江小蕎一看不好。

這要是村裡人升級到她們外來人欺負劉家村的人,這可不得了。

打死她們都是小事。

這種事情只能讓劉家村的人說話才能解決,可是現在能站在她們母女兩個這邊說話的人除了韓張嫂子,恐怕沒有別人,其他人不知道內情,劉建軍媽肯定不會解釋,恨不得正好把她們打出去。

在這裡劉家村的人既熟悉又能認可的人恐怕只有韓張嫂子。

江小蕎一把抓住韓張嫂子的手。

「嫂子,我媽是氣不過劉建軍媽胡說八道詆毀我的名譽,您幫幫我們說句公道話,要不然我只能死在這裡以示清白1

這肯定是嚇唬韓張嫂子,江小蕎可沒有認為憑藉著一腔仗義!人家韓張嫂子就能不顧一個村裡的交情,來幫她們說話。既然她是韓張嫂子帶來的,死在劉家村韓張嫂子能不害怕。

誰也不是惡毒的心腸。

眼睜睜看著一條人命死在眼前。

江小蕎賭的是韓張嫂子良心過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