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5章 江小蕎也會威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章 江小蕎也會威脅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

劉老實拿出旱煙袋,往煙槍里裝煙葉。

劉建軍媽陪著笑臉。

劉雪梅也就會端著一張冷臉。

真的談判開始,劉雪梅反而什麼都不知道說什麼。

江小蕎一看不說話。

這劉老實想幹什麼。

把她們母女兩個誑進來就以為萬事大吉。

江小蕎站起身,「媽,我們走!看來劉大叔沒誠意要好好談話,我們還是到門口坐著去。」

劉雪梅氣的從鼻子里哼了一聲,也隨著江小蕎站起身。

這一家人就不是個東西。

還沒等邁步。

劉老實開口,「大妹子,坐下,坐下!我們有話好好說。小蕎你這孩子氣性這麼大,脾氣太倔可不好。」

原本劉老實想著抻一抻劉雪梅和江小蕎兩個人,畢竟看著江小蕎才十八,壓不住陣腳,劉雪梅不用說,也是個沒主張的。

誰先開口誰先輸。

劉老實想著這件事情上,壓制著江小蕎和劉雪梅,在氣勢上先壓住對方,然後才好談這件事。

畢竟剛才他們怎麼說都不佔理。

可是這個江小蕎沉不住氣是開口,開口就是往外走,這一下反倒是劉老實著急。

這個姑娘怎麼就是個炮筒,這一點就著。

劉雪梅拉了拉江小蕎,兩個人重新坐下。

「劉大叔,這事情怎麼辦您總要有個章程出來,家裡還有妹妹要吃飯,要是實在您也不好做主,我們只能找村長村支書去做主,免得被人說道,政府總要給我們老百姓做主吧!村長書記要是也不管,我去找鄉里的領導,找縣裡的領導告狀,我就不信還沒個人給我們做主1

這可不是威脅,江小蕎也不怕劉家村的村長護著劉老實,她們家裡可指著這些錢過日子,不能讓劉建軍這個陳世美得了便宜。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她江小蕎現在還真的就對這筆錢虎視眈眈。

再說了這筆錢又不是訛來的,可是原主辛辛苦苦掙來的,拿回自己的錢可是天經地義的。

劉老實臉都黑了。

這丫頭一說話就氣勢強悍,上來就要找村長支書,這厲害的。

偏偏他們偏偏還就怕這個,劉建軍是軍人,軍人怎麼能背著一個貪圖人家錢財騙婚的名聲。

劉老實瞪眼就是沒辦法。

劉建軍媽一聽不幹,「江小蕎,你別胡攪蠻纏,明明那個錢我給了你爸江在山,你就是去找村長支書,也不能冤枉人吧,就是三頭六證的擺在那裡我們也不怕。政府也不能冤枉人,政府也不能幫著人訛人吧1

劉老實臉色好多了,關鍵時候還是要劉建軍媽出頭,女人和女人好說話,插科打諢的老娘們兒幹這種事情行。

他一個男人也不好給臉色。

「是啊,小蕎,這事情可不是我們劉家不地道,錢都給了你爸江在山,雖說每個字據,可是咱農村人不都是當面鑼對面鼓的把事情說清楚,把錢財給了,也就算是了了,誰還寫過個字據啥的,那不是笑話人1

劉老實實話實說,這村裡識字的都沒幾個,你要是說讓人家打個字據,那不是埋汰人,還不上來給你兩巴掌。

劉雪梅急了,「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家在山可沒說過有這個事情,這事情誰能證明你們家給了錢,沒有證明,那就是你們胡說八道。」

江在山那次回去只說了讓江小蕎退婚,不許去劉家胡鬧,還真的一句話沒說過。

當時家裡沒錢買蜂窩煤,劉雪梅還問江在山想要五塊錢!結果江在山說他身上沒錢,讓她們將就將就,等發了工資再說,要是江在山身上有那要回來的錢為什麼不給自己,所以劉雪梅認定了江在山沒拿錢,肯定是劉家撒謊。

江小蕎可沒這麼認為,那個渣爹還真的幹得出來這個事情,估計錢早就被江在山花了,花到了那個寡婦手裡去了吧,人家肚子里可還有江在山的種呢。

也就是自己媽那麼堅信自己男人江在山,她可不信。

「你們家怎麼說話的,我們家仁至義盡,錢也給了,兩家婚事也說好了,好散好了,現在還想訛我們埃沒門兒!再說了,誰看見你給我錢了,我還說你江小蕎根本就沒給我一分錢,還想要錢,沒門兒1

劉建軍媽理直氣壯,自己兒子現在婚事已經退了,說出什麼也不是劉建軍的錯,就是去找村長書記還能怎麼樣。

「叔,嬸子,這事情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不過我想嬸子,叔,這事情總要有個道理,嬸子問我拿錢那可是每次都是我從街道上火柴廠領錢出來拿的,可有不少的火柴廠職工看見,也有人和嬸子打過招呼,有時候我出來晚了,嬸子還讓門衛找過我,這些可都是證據,能證明嬸子問我拿過錢。

就是去了公安局,我也不怕,人證可有,就是公安局調查也是我占理。可是你說我爸江在山拿錢,一沒字據,二沒人證,這可就不好說,您想想那是我爸,總不會不站在我這邊,我不是他親閨女?所以,咱們好好把這事情說好,解決了,我也不想折騰,可是要是你們覺得你們吃虧不想解決,那我只能去找劉建軍部隊領導說說事情。畢竟這事情和劉建軍脫不了關係不是。」

誰怕誰!

江小蕎還不會威脅人埃

劉建軍媽都要瘋了,看見江小蕎就像看見了惡鬼,這個女子心眼兒怎麼這麼毒埃

這是要讓他們家吃啞巴虧,要不然就要把劉建軍整死。

劉老實也心裡清楚,今天是遇到硬茬子。

看來這個江小蕎不是個善茬兒。

帘子突然掀開,一個穿著軍裝的男人走進來,直直的走到江小蕎跟前,江小蕎只覺的心裡砰砰亂跳,臉都燒起來,她很清楚這可不是她想有的情緒,明明就是原主的這具身體自身的感覺。

江小蕎鬱悶的想,看來這個就是劉建軍,原主對這個男人的確是情有獨鍾。

「這裡是八十塊錢,四百斤糧票,江小蕎你拿好了,給我寫個字據,咱們以後各不相干1

一疊錢和糧票擺在江小蕎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