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6章 誰知道給哪個狐狸精花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章 誰知道給哪個狐狸精花了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江小蕎呵呵笑了。

早就應該這樣,早這樣還需要大家費什麼口舌。

笑眯眯拿起錢認真的一張張數了,還有糧票,現在票證年代,這些必不可少。

這可是一大筆錢,對於現在的江小蕎來說,是實實在在的依仗。

要保護自己親媽和妹妹們,這些才是根本。

劉建軍厭惡的看著面前這個見錢眼開的女人,當初他還覺得這個女孩子溫溫和和的不多說話,是個性子溫和的好女人,內心還有些對於這個女人的不忍心,可是現在看來自己的決定沒錯。

這樣的女人自己不要了就是對的,要不然真的娶回家,還不把自己家裡攪得天翻地覆,家無寧日。

這樣一想,劉建軍心裡舒服多了,這樣的女人活該被人退婚,也多虧自己醒悟的早,要不然還不是自己被禍害。

江小蕎數清楚,點點頭。

「沒錯,八十塊錢,四百斤糧票!紙和筆拿來1

劉建軍把紙和筆遞過來放在桌子上,他是一下都不想和江小蕎有接觸。

劉建軍媽一聽眼睛都瞪圓了,撲過來,「建軍,這,這怎麼行,我已經給了江在山五十塊錢,這一下不是虧了,虧了啊1

扭頭對江小蕎喊到。

「江小蕎,你把多拿我們的錢還回來,那是我們家的錢,你給我1

也不知道劉建軍是從哪裡弄得錢,這肯定是借的,該了一屁股的飢荒,到時候怎麼辦。

劉建軍媽能不著急。

她想著佔便宜,可是沒想到便宜沒佔到,還虧大了。

這不是心疼死了。

江小蕎樂了。

原來江在山拿走五十,看來江在山賣女兒是不遺餘力。

數出來五十塊錢,放在桌子上,她也不會佔便宜,既然是江在山做的孽,她也沒想到要佔這個便宜。

「既然我爸拿走了五十塊錢,我也不多拿,該我的我一分錢也不會不拿,不該我的我也不會多要。」江小蕎刷刷幾筆寫了一張收據給劉建軍,大筆一揮底下籤上了江小蕎的名字。

「媽,我們走1

拉上劉雪梅就走。

兩個人出了屋門。

院子外面還圍著不少人呢,還探頭探腦的看著屋子裡,想要打聽出來現在有什麼事情發生。

見到江小蕎和劉雪梅,韓張嫂子立刻問。

「小蕎啊,你和你媽這是要上錢啦1

雖然沒什麼交集,也沒有交情,可是韓張嫂子還是對這個小姑娘有些同情,畢竟好好的一個對象沒了,還要親自和自己媽上門來要賬,當著這些人的面和劉家撕扯,這些都不是江小蕎這樣一個十八的姑娘應該乾的。

江小蕎點點頭,「嫂子,我們回啦,謝謝您的公道話!以後有機會您到鎮上找我,我就在火柴廠那一塊兒,一打聽就知道1

這個人情江小蕎可是記得。

畢竟沒有韓張嫂子的一句話,她們母女兩個還不一定是什麼樣子呢。

好人難得。

江小蕎可是個知恩圖報的。

韓張嫂子立刻點點頭,「哎,嫂子也就是說了一句話,不值得什麼,是個人也不能不說,不能讓好人被欺負埃有時間嫂子去找你1

江小蕎和劉雪梅回了鎮上。

這邊劉建軍看著桌上的五十塊錢倒是一愣。

他可沒想到江小蕎沒有佔便宜,畢竟剛才他拿錢出來就已經想好了,這一次就算是被狗咬了,這輩子也就這一回。

可是完全出乎自己的預料江小蕎根本沒拿這多出來的人錢。

還真的出人意料。

劉建軍媽拿著五十塊錢,心疼才算是好點。

「那個江小蕎還算是個有良心的,沒訛人,哎,這都叫什麼事情啊1

她也不是壞人,就是喜歡佔便宜,當初也是覺得江小蕎就要和自己兒子結婚,提前貼補一下婆婆家,也不算什麼,倒不是劉建軍媽心眼不好,後來婚事不成,也是想著反正江在山不清楚多少錢,少給點,自己佔便宜罷了。

結果事情弄成這樣。

這一下劉建軍媽心裡倒是不好受,人家姑娘可沒有訛他們,這事情是他們家做的不地道埃

劉老實悶頭抽旱煙。

「以後別去找江家的麻煩,別惹江小蕎1

半天扔下一句話。

而江小蕎和劉雪梅已經回了桂花鎮的家裡,江小蕎摸著兜里熱乎乎的錢和糧票那個高興。

這可是一筆錢呢。

到時候要是萬一江在山那個渣爹不要她們,這也算是應急都有個地方。

兩個人走回來。

劉雪梅臉上也好看多了。

「大妞,你爸真的拿走錢啦?」

劉雪梅心裡一直打鼓呢。

江在山拿了五十塊錢幹什麼啦?

那可是一個多月工資呢。

江在山可一個字都沒說。

「媽,肯定是爸拿走了,要不然人家有必要和咱們糾纏,看劉建軍的樣子恨不得立刻和我沒關係,至於因為這錢打麻煩,還鬧得劉家在村子里沒臉,劉建軍是個軍人還不至於這樣做。所以真相只能是我爸拿走了一些錢,所以,劉家才不依不饒。人家想著佔便宜,結果便宜沒佔到,還要倒貼,誰干埃」

江小蕎分析的幾乎和真相一樣。

劉雪梅老神在在的自言自語。

「可是你爸拿了這麼多錢幹什麼呢,也不和我說一聲,我還問他要五塊錢買蜂窩煤,他都沒給,我還以為他沒拿錢呢1

江小蕎撇嘴。

「媽,我爸就算是拿了,只要給你說給我奶奶了,你還能要出來,再說還不一定給哪個狐狸精花了呢,我爸可捨不得把錢花在我們這些賠錢貨身上。」

現在給劉雪梅敲敲警鐘,打個預防針。

劉雪梅拍了一下江小蕎腦門兒。

「你幹啥胡說,你爸可不是那樣的人,什麼狐狸精不狐狸精的,小孩子家家的,滿嘴的胡說八道,也不怕你奶奶聽到,又要說我沒教好你們。」

以為女兒是開玩笑。

江小蕎不樂意,揉了揉腦袋。

「媽,我可不是瞎胡說,我聽有人說我爸在城裡認識了不少人,不少女人。」

這個媽怎麼一點警惕性都沒有。

怒其不爭。

劉雪梅嗆到。

「你爸是紡織廠,女人能少了嗎?」

心裡有點打鼓。

難道女兒聽說什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