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44章 顛倒是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4章 顛倒是非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劉雪梅根本沒有防備,她正滿心歡喜的跟在江在山身後,想著一會兒回了家給江在山做什麼吃的,買點肉,肯定是要的,計算著手裡的錢,想著要不要開口問江在山要一點錢,正好做一頓好的。

畢竟她這兩天也仔細考慮過江小蕎的話,雖然江小蕎作為一個大姑娘說這個話不好看,可是事實上江小蕎說的話劉雪梅還真的放在心裡。

仔細想想,女兒說的難道不對?

江在山的變化,劉雪梅不是不知道,可是她一個女人總是盲目的相信,江在山是喜歡自己的,畢竟兩個人有過美好的一段日子,那是劉雪梅至今還能堅持的原因。

所以她不想出現任何的變化,尤其是丈夫那麼喜歡兒子,要是她可以再生一個兒子,也許什麼都解決。

劉雪梅這是想屈意討好江在山。

結果走在後面猛的就聽到江小蕎不知道大喊了一聲什麼。

然後就看到一個年輕男人拿著棍子沖著江在山打過來。

劉雪梅急了。

想著怎麼辦,怎麼救江在山。

恨不能一下子撲上去替江在山擋住那一下。

可是下一刻江在山的動作讓劉雪梅簡直瞪直了眼睛。

江在山竟然一把把她拉過來擋在了自己面前。

劉雪梅腦子都亂了。

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只能傻傻的看著迎面而來都棍子,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自己的丈夫居然要拿自己為他擋災。

本來應該是為自己遮風擋雨,本來應該是自己的天的丈夫竟然一心想要算計她。

難道真的像是那些戲文里說的那樣,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面對危險江在山的第一反應竟然是要自己死。

劉雪梅心死。

乾脆就被這個人打死算了。

死了也許什麼都不知道,就不需要面對這樣一種半死不活的心死的局面。

劉雪梅閉上眼睛。

江小蕎一眼就看到江在山的作為咬牙,這個渣男,竟然拿自己的老婆當擋箭牌,什麼玩意兒。

急沖一步,在棍子落下去的一瞬間!堪堪把劉雪梅一把給從江在山手裡拽走,因為事發突然,江在山根本沒想到江小蕎會這麼做,所以沒有防備,劉雪梅直接被江小蕎給扯倒在地上。

那一棍子結結實實的落在江在山的腦袋上,直接開了瓢。

江在山被打倒在地。

那個年輕人竟然不逃,反而拿著棍子繼續狠狠地揍江在山。

江在山抱著腦袋,縮在地上東躲西藏。

「江在山,讓你欺負我姐,那個不是玩意兒的東西,就憑你的三寸不爛之舌,花言巧語的騙了我姐姐,現在她還有了你的孩子,你要是不趕緊和你的黃臉婆離婚,把我姐娶回去,老子見你一次打你一次,信不信老子直接打死你。」

一棍子一棍子,下手毫不留情。

打得江在山吱哇亂叫。

看到江在山鼻青臉腫,滿臉都是鮮血,年輕人才收手,狠狠地給了江在山一腳,才騎著自行車離開。

江在山留在地上唉唉的叫著。

劉雪梅已經傻了,看著周圍圍著看熱鬧的人們,劉雪梅根本不清楚自己聽到什麼,看到什麼。

腦子裡嗡嗡的想著那一句話,我姐有了你的孩子。

那個年輕人的姐姐有了江在山的孩子。

有了江在山的孩子!

孩子?

什麼孩子?

江小蕎扶起劉雪梅,給她拍拍身上的土。

這一下子不需要自己揭露,這是整個暴露在陽光底下。

可憐劉雪梅受不祝

看樣子就是被打擊的不輕。

「媽,我們回去1

她不能讓劉雪梅倒下。

現在可不是讓劉雪梅倒下的時候。

劉雪梅不說話,獃獃的看著江在山。

江在山發現人走了,終於抬起頭,看到周圍的人們指指點點,惱羞成怒,一個惡毒的念頭冒起。

趁著這個時候,應該把這個事情安在劉雪梅頭上。

必須顛倒黑白。

對!

要不然劉雪梅的大哥也不會放過自己,那麼周圍的鄰居會怎麼看自己。

所以為了自己他也不能被人嘲笑。

惡向膽邊生。

江在山抱著腦袋爬起來。

指著劉雪梅大聲罵道。

「你個不要臉的女人,這是你的姘頭是不是?趁著老子不在家,你就耐不住寂寞找了人,你可真行,老牛吃嫩草,也不看看你那個德行,找了一個什麼樣的貨色,打破老子的頭,這是想要謀殺親夫啊,你給我滾出去,你這樣的不要臉的女人,老子打死你個**1

這是先發制人,想要把屎盆子扣在劉雪梅的頭上。

不少人剛才都是遠遠的聽到那個年輕人說什麼有了孩子,要打死江在山,見一次打一次,但是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

現在被江在山這麼一罵,人們還真的以為是劉雪梅有了外心,自己的姘頭來找江在山報仇呢。

於是不少人都看不起劉雪梅,那樣子開始指指點點。

劉雪梅氣的眼睛里立刻都是淚水,可是吵架一向不是劉雪梅拿手的,面對的尤其是江在山這樣的一向把劉雪梅拿捏在手裡的人,劉雪梅根本說不出話。

這是一個根本就是輸到底的一面倒的結局。

江小蕎一看可是氣死了,這個渣男這是扭曲事實,顛倒黑白,想要把劉雪梅推出來當替罪羊。

這要是今天不解釋清楚,這裡的人這麼多,到時候一傳,劉雪梅就是十八張嘴巴也說不清楚,到時候江在山就佔了上風,劉雪梅都能被江在山凈身出戶。

江小蕎是想要劉雪梅離婚,離開江在山,可不是用這樣的方式,劉雪梅不能背著這樣的罪名離婚,一個女人生存艱難,不說這個年代對於離婚的女人有著苛刻的有色眼鏡,就是因為這樣更不能讓劉雪梅背著這樣的罪名。

否則劉雪梅的性子,可能不需要考慮其他,只會想要一死了之。

到時侯誰還會去考慮這裡面有什麼內幕。

江在山反而佔了理,名正言順的把那個呂素美娶回來,人家還會是江在山是仁至義荊

她們要是不聽江在山的話,只有別人數落他們的份,那會想其他的。

倒是非常不利。

絕對不能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