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45章 母女聯手洗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5章 母女聯手洗白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

江在山還想罵,並且想要走過來,打劉雪梅。

起碼要把事情坐實了,絕對不能讓劉雪梅翻身。

江小蕎一把掀開江在山的胳膊,因為江在山剛才剛剛被人家打了,渾身都是傷,江小蕎幾乎沒有用什麼力氣,就把江在山掀翻。

「爸,你胡鬧什麼!那個人明明剛才說的是他姐姐懷了你的孩子,讓你必須和我媽離婚娶了他姐姐,否則就要打死你,怎麼您這麼一轉眼就胡說八道的,難道您被那個人打傻了1

一扭頭對著劉雪梅喊,「媽,你倒是說話啊,你也被人嚇傻了,剛才就說我爸把您抓過去做擋箭牌,那你也不知道閃閃,這要是一棍子被削到了腦袋上,我爸身強力壯的還滿臉都是血,您可比不上我爸的身子骨,到時候有個好歹,我們四個可怎麼辦。到時候我爸真的娶了那個年輕人的姐姐,再生一個兒子,我們的日子可難過了。媽,我可不要后媽!人家后媽就有后爹!媽,到時候我們怎麼辦啊?」

抱著劉雪梅就是大哭。

劉雪梅猛的被江小蕎的話給驚醒了,是啊,她還有四個女兒呢。

可不能任由江在山這麼扣屎盆子,到時候自己沒臉見人,被人指指點點,孩子們都要受牽連的。

尤其是自己家裡可是四個女兒,自己要是背上偷人的罪名,女兒們以後還怎麼嫁人埃

哪有好人家的人願意娶這樣的不要臉的女人的女兒埃

對啊,為了四個女兒,她也不能就這樣被冤枉,江在山,你真狠。

劉雪梅一把抹掉了臉上的淚水,瞪著猩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江在山,一步一步走向江在山。

江在山嚇了一跳,這可不是往日那個溫順的劉雪梅的樣子。

這是要造反。

「江在山,你不是東西,你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還搞大了人家的肚子,現在人家弟弟找上門來,要你離婚,可是你現在顛倒黑白,想要把屎盆子扣在我的頭上,我劉雪梅就是那麼好欺負啊!怎麼說我劉雪梅為了你老江家受苦受累養活了四個女兒,我任勞任怨,不就是因為我沒有給你生了一個兒子,你就這麼狠心。

今天你不光想要我替你挨打,還需要給我扣屎盆子,你知不都知道這樣的一個黑鍋我背上了,是要死的。你的四個女兒都是因為這個嫁不去,江在山你的心怎麼那麼黑埃這可是你的親骨肉埃

人家說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是個陳世美。我告訴你,想我替你被黑鍋,沒門兒,江在山你等著!我要和你離婚,我的女兒一個都不給你,江在山離婚1

劉雪梅越說越激動,這一次是徹底被江在山傷透了心。

當初對江在山有多麼稀罕!現在就對江在山有多麼恨。

尤其是想到江在山剛才的那一把,那就是想要自己的命埃

不要說現在這幅嘴臉的想要給自己頭上扣屎盆子。

這一樁樁的事情都說明一件事江在山變心了,不止變心,還想要置自己於死地埃

這人心已經變黑了!黑的比墨汁都黑。

江在山是想要逼死自己埃

劉雪梅第一次想到,不能任由江在山這麼糟蹋自己,這樣下去死的只能是自己,江在山美著呢。

人家都快要有兒子了,還稀罕她生的四個女兒。

她的孩子她稀罕。

絕對不能任由江在山欺負。

離了這個男人她可能會夜夜以淚洗面,可是孩子們離了她,就會這輩子都是比死還要難受。

她已經被江在山毀了這輩子,絕對不能再讓江在山毀了自己的女兒們這輩子。

絕對不能。

所以這一次劉雪梅罵的幾乎是出口成章,兩個磕巴都不打。

江在山都被罵的狗血淋頭,也是第一次次見識了劉雪梅的嘴巴利索。

所有人一聽這話,恍然大悟,看著江在山的樣子都是充滿不屑,好多人都是老鄰居,也算是都是熟臉,誰不認識江在山埃

前面的加上後面的話,有個腦子的都能仔細品出來這裡面有什麼貓膩。

再加上很多人都是這裡的老街坊,對江家的事情還是知道的,起碼劉雪梅要是搞男女關係誰都不會相信,那麼一個老實巴交的女人,成天就知道忙裡忙外的照顧四個閨女,還要經常被那個江老太太欺壓打罵,這要是真有二心,誰會甘心被這麼欺負。

再說了這樣的劉雪梅現在四十多歲看著就和五十多的女人一樣,剛才那個小年輕可是看著只有二十齣頭,除非是不長眼,要不然誰會看上劉雪梅埃

誰信埃

倒是劉雪梅和江小蕎的話反而更讓人相信。

眾說紛紓

「江在山可不是個玩意兒,自己在外面搞破鞋,回來還往自己媳婦身上潑髒水,這是要逼死自己媳婦啊1

「那是,也不看看劉雪梅現在長得那副樣子,怪不得江在山不願意要,黃臉婆看不上了。你們是沒見過那個寡婦呂素美,比起劉雪梅,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是個男人都會選呂素美吧1

「你還說,劉雪梅原來那也是這一代的漂亮媳婦,嫁過來也是一朵花一樣的,還不是江在山不是個東西,不顧家,讓好好一個媳婦硬是熬成了黃臉婆,他自己倒是在紡織廠過得逍遙自在,還是個人啊1

「那也是劉雪梅願意,誰讓她這麼上趕著,還不是自己熬的,生不齣兒子,就是罪,她那個婆婆早就想要個孫子!沒看到對待她的那幾個丫頭,還不如對待外人呢。自己立不起來,也難怪江在山起了外心。」

「你少放屁,照你這麼說江在山在外面搞破鞋,還有理了,這好女人就應該活該被人欺負死,照你這麼說,你家男人也該在外面找個破鞋,讓你活該背個被人誣陷亂搞男女關係的罪名。」

這人不說話啦。

周圍的人都開始紛紛說話。

不過都是偏向於劉雪梅她們,畢竟都是同情弱者的。

尤其是很多女人,都是這一代生活的,還能不知道劉雪梅。

也是開始紛紛討伐江在山的黑心眼。

江在山臉都黑了。

他要的可不是這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