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88章 都是我的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8章 都是我的錯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話還沒有說話,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忽然在他耳邊響起。

「我讓你活該,我讓你他媽好好講道理,我也好好給你講一講道理1

胡漢三根本就沒看到江小蕎是怎麼跑到自己跟前的,一隻胳膊給鐵鉗子擰住了,膝蓋被一腳揣在腿彎里,撲通一下就跪倒在地上,江小蕎左右開弓的一巴掌一巴掌扇在胡漢三臉上。

「這一巴掌是為了你干對著長輩動手!那你是你姑姑,論起來是你的長輩,我好好教教你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1

「哎喲1

「這一巴掌是教教你,女人不能隨便打,你一個大男人對著弱志女流動手,你丟人不丟人,以後看見女人記住了,不能動手1

「哎喲1

「這一巴掌是告訴你,別人的東西別惦記,惦記也是白惦記,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貪心不足就會出事!記住了沒有1

「哎喲,你個小賤人,你敢打我1

胡漢三說話已經走風,一顆大門牙已經掉下來,那是因為江小蕎實在是氣不過,下手這次根本就沒保留,一巴掌一巴掌就是扇的那個用力,看著旁邊的三個小弟都是臉上生疼,背後冷汗直冒。

江小蕎一腳把胡漢三揣到在地上,「看來你還挺有精氣神啊,還有力氣罵我,是我的錯,怎麼還能給你留著力氣罵人呢,學生不好,當然是老師的錯!我沒教好你啊1

一拳直接揍在胡漢三肚子上,胡漢三疼的所縮成了一個蝦米球,捂著肚子只哼哼。

「你的小女表子,我不會放過你的1

江小蕎樂了。

豎起大拇指,「行,你是好漢,我今天倒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我的拳頭硬,看來最近我沒好好鍛煉,這還真的是我的錯1

一邊的三個小弟齜牙,這還沒好好鍛煉,要是再好好鍛煉,胡漢三就要被拆了。

看看那個鼻青臉腫的樣子,這不知道被打成什麼樣子呢。

胡漢三也立刻服軟了。

能不服軟埃

再不服軟自己就要被打的爹媽都不認識。

好漢不吃眼前虧。

「那個,那個,姑娘,我錯了,我錯了1

胡漢三疼的嘴角直抽抽。

這個死丫頭下手真狠。

「錯在哪裡了?」

胡漢三那個傻眼,這難道不是上學的時候老師和學生的對話。

可是看著江小蕎又捏起了拳頭,胡漢三立刻說。

「我不該打姑姑,不該打女人,更不該來要姑姑的鋪子,都是我的錯,我該,我肯定改1

承認錯誤那是胡漢三的拿手好戲。

江小蕎皺眉,這麼利索的承認錯誤,只能說明一件事,這件事是治標不治本。

胡漢三也就是被逼無奈才出此下策,回去了還得鬧蛾子的。

問題是一勞永逸的辦法哪裡那麼好找。

「胡漢三,我先把規矩立下,你要是真的把胡大娘當你姑姑,可以,當親戚來往我們不反對,可是你要是還打算著憋什麼壞招兒,那我告訴你,我們這裡只要誰出了一點問題不管是磕著碰著,還是被人蒙著麻袋拍黑磚,我可都算到你的頭上,那你別怪我不客氣。你還別當我治不了你。」

江小蕎一把拉住胡漢三的膀子手腕子一扭一翻,胡漢三一聲哀嚎。

一邊的膀子已經軟軟的耷拉下來。

疼的胡漢三眼淚都下來了。

「你個小賤人,老子已經都承認錯誤了!你還下死手!老子你奶奶的,你大爺,你全家!哎喲,哎喲1

另一邊的膀子也耷拉下來。

胡漢三直接疼的臉都黑了。

嘴裡終於不敢不乾不淨的罵罵咧咧。

這個死丫頭手真黑,這是要他的命埃

一言不合就動手,動手就往死了整。

這哪裡是女人啊,就是個黑面殺神。

這就是要人命埃

胡漢三已經疼的死去活來。

三個小弟嚇得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手腳不知道該放到哪裡,看著江小蕎,眼神亂轉悠。

江小蕎捏著胡漢三的胳膊,胡漢三那個嚎。

「奶奶,奶奶,你就饒了我吧,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以後我保證絕對不會動你們一個指頭,我離你們遠遠的還不行!奶奶,你就別折磨我了1

他還以為江小蕎還要把他大卸八塊呢。

這已經疼的受不住,恨不得這輩子都沒有來過胡大娘家裡,再來一下,胡漢三都想死了。

怎麼就他這麼倒霉。

本來以為十拿九穩的事情,現在被半路截胡。

還把他當做木頭人打。

這還有沒有天理。

江小蕎一捏一推,胡漢三嗷一嗓子,想象中的痛徹心扉沒有來臨,再看了看手臂,能動彈了。

恍然大悟,這是人家給安上胳膊了。

趕緊屁滾尿流的躲在了三個小弟身後。

「胡漢三,你可是記清楚了我說的話,我們家裡誰有個三長兩短的,我不管是誰幹的,我反正找的就是你,因為只有你找過我們的麻煩,記住了嗎?」

江小蕎可不願意沒事家裡人被騷擾。

也不會相信憑自己的這幾下,胡漢三就能長記性。

這種人就是記吃不記打。

可是自己不嚇唬胡漢三一下,這小子恐怕還以為自己害怕他呢。

胡漢三那個嘔!

「那要是你們惹了別人,也算到我的頭上,那我不是冤枉死了1

江小蕎樂了。

「那就祈禱我們誰都沒惹1

胡漢三和三個小弟灰頭土臉的出門。

這是他第一次從自己姑姑家鎩羽而歸。

他的鋪子,他的房子,他的錢埃

這些他可是已經和他們商量好,想要拿這個鋪子開一個遊戲機房呢。

等著掙大錢呢。

這一下可好,所有的都要泡湯。

這個死丫頭是從哪裡跑出來的,這個死老太婆和死老頭是從哪裡找了這麼一個外孫女出來。

簡直厲害的像是武松下凡。

看看把自己打的。

不行,事情不能這麼了了,他回去找自己媽去。

讓她媽出面,姑姑就吃自己媽的那一套,哭天抹淚的裝可憐,博同情。

只要能把鋪子騙到手,怎麼都行。

他還想著吃香的喝辣的呢。

絕對不能讓一個女人破壞了自己的發財大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