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93章 人才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3章 人才啊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帶頭的就是運輸公司的吳經理,一看一屋子的人,倒是樂了。

「這不是打掃衛生的時間,你們怎麼都在這裡歇著,看來我們的職工這個工作的積極性很大,已經提前完成了工作任務。」

吳師傅趕緊湊上來討好的說:「吳經理,我們哪敢放鬆啊,市裡的市容大檢查,我們作為咱們運輸公司的老職工,肯定是積極配合領導的工作,領導說什麼,我們就幹什麼不是1

一臉的賤皮子樣子。

調度員都不惜的看吳師傅的那一臉狗腿子的嘴臉。

「哦,這不是還有半個小時發車,都打掃完了,那我們可要好好檢查一下。」

吳經理不理會吳師傅,這樣的馬屁精他一年不遇到三五十個才怪。

調度員急了,她是這裡的一個小頭兒,管理著這裡所有人的工作,這會兒要是吳經理檢查,江小蕎那不就是十拿九穩的被逮到埃

急忙說:「吳經理,我們今天還有一輛車車門壞了,正想辦法維修呢,這一輛恐怕還沒辦法打掃出來。」

吳師傅樂了,「胡計調,這話我還沒和吳經理說呢,咱車隊可是出了一個人才呢,人家新來的賣票員江小蕎厲害著呢,剛剛和我說了,人家自己就能打開車門,還需要維修師傅幹嘛埃這會兒剛去,吳經理您要不去看看咱車隊的明星人物。這小丫頭一個賣票的,還懂汽車維修,這可是人才啊,放著賣票,那可是可惜了。」

這是故意的。

所有人都是嘆氣,這吳師傅也太不是東西。

這是要把江小蕎往死了整。

吳經理皺眉,這話他又不是傻子!還聽不出來什麼意思。

江小蕎可是上面老總交代的關係戶。

這剛來沒幾天就招惹了這幫孫子。

這是整治人家小姑娘了,這要是被上面知道,自己這個經理是怎麼辦是的。

吳經理厭惡的瞅了一眼吳師傅,都是這個吳德剛鬧事,仗著是老師傅,也成了老油條,沒把他侄女弄進來,就給人家小鞋穿。

可是這麼多人,吳師傅把話說到這裡,吳經理也不能不去看看。

「那好,既然吳師傅這麼表揚稱讚這個江小蕎,我們就去看看吧1

吳經理想著怎麼圓常

要不要派人去先把車門打開埃

給計調使了一個眼色。

計調立刻明白,這些年也不是白白到了這個位子,能沒有一點眼力見。

急忙去辦公桌找鑰匙,他們這裡一般都預備著一把後備鑰匙呢。

可惜一打開抽屜,計調也傻眼,還真的是天不給江小蕎面子。

自己忘記了昨晚的時候因為九車隊出了岔子!自己的要是被九車隊隊長給拿去了,還沒有拿回來呢。

這個時候吳師傅早就帶著吳經理一行人走去他們的五號車。

計調急得團團轉,這下子可糟糕。

剛才她看出來吳經理還是有意思護著江小蕎,看來這個江小蕎應該後台很硬!要不然也不會吳經理給自己使眼色。

現在這不是直接給了吳經理一巴掌。

這麼多人,恐怕吳經理都不好護著江小蕎,這可怎麼辦。

不管計調怎麼在這裡著急上火。

那邊的吳經理一行人已經來到了五號車跟前,這一輛正是吳師傅和江小蕎的車子。

江小蕎剛才被吳師傅激將法,也沒客氣,不就是個車門,還想難倒她,這不是魯班門前弄斧子,也不看看她江小蕎是幹什麼的。

自己怎麼也是出身科班的汽車飛機工程師,這些汽車的構造根本就不在話下,況且這樣的汽車基本上是老舊很多年的型號,可是江小蕎曾經的研究科研對象,自己的研究生畢業論文就是一篇以汽車為題目的文章。

這些汽車也的確是被江小蕎研究透徹的。

就這樣一個車門的問題,要想為難江小蕎,那還真的小看了她。

這會兒她早就打開車門,已經掃了地,正拿著抹布在擦車。

乾的熱火朝天。

吳經理一行人走過來,看到的就是江小蕎正趴在車上擦玻璃呢。

一看到大開的車門,吳經理笑了。

看來這個計調是個人才,辦事倒是利索。

笑呵呵的看著江小蕎問:「你就是江小蕎,看來吳師傅沒說錯啊,還真是個人才1

這也就是象徵性的誇獎一句。

只要沒人反駁,這事情也就揭過去了,吳經理也不希望有人追根究底。

可惜吳師傅可不給這個面子。

一看到車門大開,李師傅再自習查看了車上車下,立刻不幹了。

仗著自己是三十年的老司機,這樣的工齡的老司機的確是不害怕什麼。

直接就拉著吳經理告狀。

「吳經理,這不對,江小蕎肯定找人拿鑰匙了,要不然這車門不可能打開,沒有鑰匙車門是打不開的。」

絕對不能放過江小蕎,這就是吳師傅的想法,他已經策劃這麼久,就是為了讓江小蕎給自己的侄女騰路,他還不是無的放矢,觀察了這麼一陣子,沒發現江小蕎背後有那一座大山,江小蕎平易近人的讓人一點看不出來背後有人。

所以吳師傅才敢怎麼大著膽子設了這麼一個陷阱。

那個有關係的人不是鼻子孔朝天。

江小蕎這樣的,吳師傅絕對有自信,有關係也不是硬氣的,這樣的關係最多也是就是面子情,不足為懼。

所以才敢這麼明目張的要把江小蕎擠出去。

吳經理那個心煩,自己好不容易把這事情要接過去,怎麼就遇到這麼一個四六不分的玩意兒,這不是誠心拆台。

冷了一張臉說道:「吳德剛,你這話可不能亂說,這車門打開了就是打開了,你自己說的車門要維修,要維修就是壞了,人家江小蕎既然能打開門上來打掃衛生,就是人才,這還有錯了。你不能就這樣沒有憑證的誣陷一個好同志。行啦!我們看過了,江小蕎要好好乾活兒1

這是不準備把事情繼續下去。

是個有眼色的人現在都應該打住,順著吳經理的話頭該幹嘛幹嘛去。

問題是吳師傅可不是這樣的人!這些年他仗著自己是老司機可沒少不給領導面子,頗有些倚老賣老的嫌疑,這一次他是鐵了心要把江小蕎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