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94章 追根究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4章 追根究底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吳經理,這可不對!這是原則問題,江小蕎要是自己打開車門,這就是人才!我們應該重視,可是要是是有人給她打開車門,這就是欺騙組織,欺騙領導,這樣的人還能留在我們車隊,這就是禍害大家的蛀蟲,我們絕對不能姑息。這事情的確是有原則問題。」

吳師傅徹底把吳經理給擠兌到了發火的邊緣。

吳經理惱火,這簡直就是不識抬舉,自己給了台階還不下,非要把事情鬧大。

可是這麼多人,吳經理也不能明擺著偏向江小蕎,這不是落人口實。

旁邊的領導可有看得出來吳經理意思的,連忙出來打圓常

「行啦,吳師傅,這事情不管是不是江小蕎開的門,這個門修好了就好,何必那麼計較這個,再說這個也上升不到這種上綱上線的地步,不就是修個門啊,不管是鑰匙打開的!還是人為打開的,只要門開了,不就好了,大家就能為國家建設出力,多好啊!是不是李師傅1

一個勁兒的給吳師傅使眼色。

這可是給了梯子,吳師傅要是再不識眼色,那就是自己沒事找事,到時候把吳經理惹火了,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可惜埃

今天是鐵了心要把江小蕎解決,堅決不順著梯子下。

「吳經理,這可是原則問題,咱們為國家建設可不能培養這種不實在的矇混過關的蛀蟲,我們要為國家建設把好關,再說了這不是明擺的,這樣的小姑娘,十**歲,看著年輕,也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一些,實際上跟這鋼鐵傢伙比起來,人家可不會買這個帳。吳經理,今天您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我們可是不服,說謊還有了理了,這樣會傷害我們廣大職工的積極性1

這就是抓著這件事不放過。

吳經理就不明白了,為什麼吳師傅就是要抓著江小蕎的小辮子不放。

江小蕎笑著和吳師傅說:「吳師傅,這都是小事情,咱們沒必要折騰,況且馬上就要出車了,我們還是趕緊做準備工作!這樣對大家都好,免得影響上級領導的視察,這樣不太好1

吳經理滿意的說:「對,對,吳師傅,看看江小蕎多麼有敬業精神,你們開始都要向江小蕎學習,把工作,為人民服務當做第一任務,個人的榮辱都是浮雲。走吧,我們既然來了,就到處看看吧1

江小蕎的低姿態絕對取悅了吳經理,這樣的孩子怪不得人家上級領導特意囑咐照顧,這就是個知禮數的孩子。

這事情眼看著就過去了,看來很好的解決。

江小蕎的大度讓吳經理感覺到新人有背景,還能這樣對著老同志謙虛謹慎的說話辦事,這樣的人吳經理很滿意。

吳師傅一看!這事情一下子就完了。

眼看著吳經理就是護著江小蕎,這還行,這樣的機會難得一次,他可不能錯過,自己侄女可是還在家裡歇著呢,自家弟媳婦可是埋怨好幾天,這一天天的坐在他們家裡,從早到晚的,都要把他們家當成自己家了,吃住還帶沒完沒了的嘮叨,他已經要被逼瘋了。

這次是借著領導視察,他才想出這樣一個損招,把江小蕎弄得記大過,最好直接開除,江小蕎不僅僅是上道的進了自己的圈套,還做的更出格,還跟他打賭,這不是找死。

自己這一次要是不拍死江小蕎,也太對不起自己的費心費力。

一下子就攔住了吳經理,「吳經理,這樣不好吧,江小蕎你也別說漂亮話,這車門是怎麼打開的,你今天不說清楚,我就只能認為你這是和上面領導串通!想要嘩眾取寵,嚴重影響我們車隊的團結和和諧。也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要不然我們這些老司機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到時候別怪我們罷工討要說法1

跟著吳師傅的那些司機也都是沒辦法,這些都是老人,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關係又都是處的不錯,平日里吳師傅也是大家的一個小頭,算是說得上話的人物,大家也都服從。

現在也不能不支持吳師傅。

「是啊,吳經理!這件事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不能隨隨便便糊弄過去,這樣對我們太不負責任,這樣誰都嘴巴說說,什麼功勞都是別人的,對我們不公平。」

「我們要說法,江小蕎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

「江小蕎必須做出解釋,是作弊,還是有真本事,這裡頭差別可大了。」

「要個說法1

吳經理簡直騎虎難下,沒想到今天這些老油子聯合起來鬧事,雖然他是領導,可是要是這些司機集體罷工,這公交車就要停運,這事情就鬧大了。

他怎麼都沒明白,這事情是怎麼鬧到這個地步。

好好的不過是一個視察事件,現在演變成了罷工事件。

吳經理也不由得開始埋怨江小蕎,沒事幹嘛得罪吳師傅,這個老油子抓住了這個把柄這是沒完沒了的鬧騰,看來自己護不住江小蕎。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吳經理咳嗽一聲,「江小蕎同志,你吳師傅這些廣大職工想要你給一個事實真相,你看呢?」

江小蕎看著吳師傅,吳師傅冷笑,還不戳穿你的把戲。

想要矇混過關,也得看老子讓不讓。

別以為你低聲下氣幾句話就能讓老子心軟。

今天他心軟,回了家就是頭疼,比起來,吳師傅寧願在這裡心硬如鐵。

再說了一開始就是江小蕎的不對,江小蕎搶了自己的侄女工作,這叫做一報還一報。

今天江小蕎沒了工作,這不能怪自己。

吳師傅安慰自己,畢竟手段用的不光明,可是還要理直氣壯。

「江小蕎,你自己說吧,怎麼一回事,車門是怎麼打開的1

他開車這麼多年,這車門的幾個打開方式,太熟悉了,要是打開是必須的,當然也有熟手可以從車頭的位置找到關聯的樞紐,也能輕巧的打開。

不過誰都不會以為才當了兩天半賣票員的江小蕎能知道,所以,這個事情肯定是鑰匙的問題。

這一下江小蕎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