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95章 打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5章 打臉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江小蕎看著吳師傅恨不得置自己於死地的架勢,心裡那個嘆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埃

自己不過就是想要安安穩穩的當個工人,拿個死工資,吃點輕鬆的飯,現在都能被人算計。

這個月工資都還沒拿到手,現在就想把她踢出去。

走到旁邊的車隊的車子,車廠里現在都是沒有發車的車子,一輛一輛的停靠著,有不少也都是大門緊閉,司機現在都在吳師傅身邊呢。

江小蕎指了指這輛車門緊閉的車子,「我現在就給大家打開車門1

走到車頭,打開車頭的前蓋,用支架直起來,手伸進去一抹一按。

車門嚓就打開了。

江小蕎繼續走到下一輛車子跟前,還是車頭打開,伸手去按,一邊按一邊還說:「這輛車是哪位師傅的,剎車皮有些鬆了,恐怕一會兒上路有問題,最好是讓維修來緊一緊。」

車門又開了。

江小蕎繼續下一輛車子,「這輛車發動機聲音太大,拆下來清洗一下,上點油,應該可以解決1

車門還是乖乖聽話的打開。

「不好意思,這輛車今天沒辦法上路,漏油嚴重不說,應該是打不著火1

江小蕎順利打開門,繼續指點。

那個司機已經急了,跑過來喊:「誰說的,我的車子昨晚上還跑的好好的,怎麼就漏油,打不著火,我告訴你小丫頭,說話可注意一點,別瞎說胡說八道的。」

到了跟前一看,一地的黑色油污已經暈成了一大片,他不信邪的跳上車,插上鑰匙開始發動汽車,結果幾聲嘶鳴之後,車子始終都不動彈,司機師傅臉色黑了,這怎麼就打不著火啊!

江小蕎看著吳經理問:「吳經理還需要我一輛輛繼續下去嗎?」

這個場面已經足夠打吳師傅的臉。

也的確,吳師傅已經灰頭土臉的沒臉抬起頭。

心裡那個納悶,這個死丫頭怎麼這麼厲害,簡直是指那打哪兒的精準,難不成是自己看走眼了。

人家真的是有些本事?

不對啊!

這丫頭怎麼會這些。

吳經理很滿意,江小蕎這一手可給他長臉,他剛才還想著恐怕保不住江小蕎,畢竟上門老領導交代的,吳經理也不想破壞關係。

還以為被吳師傅這一群人逼著,這丫頭肯定是拿鑰匙開的門,這還用說,結果自己沒想到,人家真的有本事。

這一手簡直就是讓人刮目相看。

「江小蕎,好好,不錯,乾的真不錯,小姑娘有本事啊!你對汽車這麼熟悉,當個賣票員太可惜人才了,江小蕎你會開車嗎?」

這是要破格提拔江小蕎。

要知道司機和賣票員可不一樣,司機可是一個月拿著一百多塊錢的工資,還兩天輪休一天,每天既不用打掃衛生,也不需要幹什麼活,平時出車回來就是坐在調度室里抽煙喝水嗑瓜子。

當然三趟車出夠,也就是可以回家了。

這工作屬於舒服輕鬆的職業呢。

江小蕎笑了,「吳經理,我會開車也沒用,就是和我大舅學了兩下,沒有駕駛本的,不能做數。」

她可不想引起公憤,雖然自己可以用司機,多掙工資。

可是一個蘿蔔,一個坑。

這些司機師傅也都是幹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老職工,自己一上來就要頂了人家的職位,這不是砸人飯碗,斷人財路,這可是要引起公憤的。

怎麼樣她也不能幹這樣的事情。

現在賣票員都沒有站穩腳跟,何況是其他。

江小蕎明白得很。

吳經理倒是惋惜。

「江小蕎,以後有時間還是去學個駕駛本,咱們這司機要駕齡的,五年大車本就能轉為司機了,你可是要努力埃」

有些惋惜江小蕎美能幫他震懾一下這些老司機。

還以為這裡是他們的天下,江小蕎的出現就讓他們明白明白,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很容易就死在沙灘上。

已經蔫吧了。

計調已經急匆匆來了。

手裡拿著從九隊長那裡找來的鑰匙,丁零噹啷的一大堆,結果是看到吳經理和江小蕎相談甚歡的樣子,還有李師傅和一堆司機灰頭土臉萎靡不振的樣子。

滿臉的納悶,自己來晚了,這是肯定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她也想知道埃

看著這場面也知道發生什麼八卦有趣的事情,自己不知道,這不是太憋屈人。

吳經理看著吳師傅說:「吳師傅,看到了吧,以後不要小看別人,人不可貌相的。還有,以後不要隨隨便便就開口罷工,閉口罷工的,這樣會被我認為你是不想幹了,要是哪一天被我當真,吳師傅恐怕你就可以回家歇著,我相信上面的所有領導都不希望被職工威脅恐嚇。鑒於吳德剛這次的無事生非,挑動職工情緒,不利於團結的各種言辭,我們運輸公司領導決定,扣除吳德剛這個月的獎金,並記過一次,下不為例1

這是嚴重警告吳師傅。

誰讓吳師傅剛才死活不給吳經理台階下。

讓吳經理臉上不好看。

現在不拿吳師傅開刀,給個下馬威,震懾這些老油子,吳經理就不是吳經理。

吳師傅低頭哈腰,這個處罰已經是輕的。

後悔死了。

這一次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沒扳倒江小蕎,還把自己的獎金也給搭上了。

這不是倒霉催的,自己沒事找江小蕎的麻煩,也要多看兩天,摸摸底啊,太心急,結果沒把人家扳倒,把自己摔了一個大跟頭。

計調樂了。

這話還能不知道,吳師傅吃了大虧。

「吳經理,吳師傅的獎金您還真不能扣,這個月工資獎金都被吳師傅打賭輸給了人家江小蕎,您扣了吳師傅獎金,那就是扣了江小蕎的獎金1

計調最喜歡落井下石,主要是這個吳師傅太讓人看不慣,仗著自己工齡老,沒少干欺負人的事情,她這個計調,沒少被吳師傅為難,這個時候也難怪計調落井下石。

這是有仇報仇埃

吳經理一聽,來了精神,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計調繪聲繪色都給吳經理講了一遍剛才吳師傅和江小蕎的賭約。

吳經理點點頭。

「要是這樣的話,我還真不能扣吳師傅獎金,這樣吧,郝秘書,你通知財務室,吳師傅這個月的工資獎金全都划給江小蕎,咱們也不能剝削人家的獎勵不是,可是以後這樣的賭約可不能再有,免得敗壞我們祖國建設的基礎,腐蝕大家的意志,這可是不鼓勵的。」

所有人點頭。

這會兒還不是吳經理說什麼就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