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05章 車上相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5章 車上相遇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呂素美很快就出了月子,雖然江老太太沒有再殷勤的照顧呂素美月子,可是也沒有再給呂素美臉色。

總算是呂素美有驚無險的出了月子,呂素美把孩子送到了自己娘家!看著江老太太那一付不待見的嘴臉,呂素美可不放心自己閨女在老太太手裡能有好日子。

好在呂父呂母都十分喜歡這個外孫女,再說兒子還沒有結婚,有的是時間,也願意幫著自家閨女。

所以呂素美輕輕鬆鬆上班了,江在山和呂素美每天在廠里倒是日子過得舒心。

可就是江在山漸漸發現手裡的工資不夠花。

因為兩口子在廠里,又沒有夫妻宿舍,江在山只能在外面租房子,一個月可是要十五塊錢的房租,不要說還要吃喝,呂素美又喜歡打扮,時不時買件衣服,買雙皮鞋的,江在山當初喜歡呂素美,也是喜歡呂素美漂亮,可是現在也知道這漂亮可是要錢來打扮的。

於是江在山漸漸手裡的錢越來越緊張。

呂素美自己的工資可是握在手裡緊緊的,一分錢都不拿出來,她早就看透了江在山!就在江在山把她扔在醫院裡的時候,她就知道江在山靠不住,所以她才不會傻到把自己的工資拿出來,這些錢可是呂素美的後路呢。

江在山也不好意思問,就算問了,呂素美也會找一大堆的借口和各種各樣的理由!把工資花個精光。

所以江在山最近日子是越來越緊,他又愛裝大頭,時不時請幾個要好的頭頭腦腦喝個酒,兜里一掏就是紅塔山香煙,這半個月已經是捉襟見肘,囊中羞澀。

江在山那個心煩,不由得就想起以前,以前養著四個親閨女,也沒見自己日子過成這樣,這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他要去棉毛廠拿樣品,看著五路公共汽車開到眼前,隨著人流擠上去,就聽到耳邊一個熟悉清脆的聲音在喊。

「大家別擠,別擠,都能上來,往裡面一點,對,那邊幾個同志往裡面走一些,讓後面的人都上來,上車的抓緊扶手,給老弱病殘孕讓個座位,開車了,抓緊啊1

江在山一凜,這不是自己大閨女江小蕎的聲音,怎麼會在汽車上。

急忙擠開前面的人群,站到了江小蕎面前。

江小蕎正挨個賣票,順帶查票。

撕下一張票,「同志買票了1

一抬頭,正對上江在山的目光。

唷,這渣爹給遇上了。

江在山一把抓著江小蕎,「大妞,你怎麼在這裡賣票?」

好像江小蕎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錯誤一樣。

江小蕎輕輕掙脫開江在山的掌控,她可是在上班呢,沒那個閑工夫和江在山敘舊。

「大家買一下票啊!你的票呢1

問的就是江在山,所有人都看著江在山。

江在山一下子臉紅了,他光顧著震驚了,早就忘記買票這一回事。

問題是他是江小蕎的親爹,憑什麼還買票埃

直愣愣的扔下一句話,「我是你爸1

所有人啞然,呦,這是親戚埃

「你是我親爸,也要買票,要不然就是鑽社會建設的空子,請您自覺買票1

江在山一腦門子火,這是要幹什麼!

大義滅親啊!

江小蕎反了天啦!

「你,你,好你個江小蕎,你這是不孝順1

江小蕎樂了,這是要拿不孝的帽子扣在她的腦袋上。

可惜也不看看這話說出來,多少人不屑的撇嘴呢。

「爸,自古忠孝不能兩全,我總不能為了孝順您,就給國家挖牆腳,所以,您就是說我不孝,我還真的就只能不孝了,您必須買票,不然我只能把您送到車站派出所去。」

所有人鼓掌,大聲叫好。

「好,丫頭,你做得對,可不能因為孝順就鑽了社會主義的空子,給國家製造麻煩,你做的好1

「對,什麼不孝?為了孝順你就不讓你買票,那你們家的七大姑八大姨是不是都要孝順,到時候這車你們家就應該能白坐啊!想得美呢1

「對,這種不孝就是不孝順的對,這孩子沒做錯。你爸要是去你們公司胡鬧,你放心,我給你作證,證明是你爸無理取鬧1

「對,還不如自己閨女腦子清楚,光想著佔小便宜呢1

江在山徹底被奚落的無語,乖乖的掏了二分錢給江小蕎。

江小蕎把一張票塞到江在山手裡,「同志!您拿好票1

然後繼續自己的賣票生活,在人群里擠來擠去。

江在山眼睜睜看著江小蕎在那裡吆喝和查票,不時的收錢給票。

腦子裡轉開了,一看就能知道江小蕎是在運輸公司賣票的臨時工,現在正式工可不好進,江小蕎在這裡明顯就是臨時工,這運輸公司的臨時工一個月也起碼有二十幾塊錢的工資埃

這個死丫頭居然悄無聲息的就有了一個能穩定拿工資的工作,這肯定是劉鐵柱辦的。

劉雪梅和自己離了婚,劉鐵柱看著劉雪梅日子過的艱難,就想辦法給江小蕎弄了一個工作。

這個劉鐵柱以前是自己大舅哥的時候,也沒見對自己這麼好,要是劉鐵柱那時候肯幫忙,自己早就調到厂部宣傳科去了,或者供銷科,那可都是清閑的工作,基本上油水充足,還閑的發慌。

結果那時候自己死說活說,劉鐵柱就是一句話!沒辦法。

現在看看和自己離了婚,立馬就有辦法給江小蕎找了工作。

還是這麼舒服的工作,要是轉正,運輸公司可是一個月有四十多塊錢工資呢。

這些錢就白白便宜了劉雪梅。

這可不行,自己可是江在山,是江小蕎的親爸,問江小蕎要錢那是天經地義的。

江在山的腦子裡現在一門心思就是問江小蕎要錢。

渾渾噩噩下了車,去了毛紡廠,辦了事情,很快就坐了車返回紡織廠。

差一點坐過站,還不是一路上江在山都在琢磨應該怎麼下手從江小蕎那裡要錢。

必須有點計劃,再說了江在山也不相信,這是自己的閨女,養活自己這個親爹不是義不容辭的。

完全都忘記他現在還有每個月二十塊錢撫養費沒有給過劉雪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