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30章 對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0章 對不起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

這話立刻讓何秋香的媽變臉色,人家這就是赤果果的打臉。沒想到這個看著不起眼的女孩子居然是全縣第一名。

何秋香的爸趕緊上來,拉開何秋香的媽,「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孩子媽也是擔心孩子,有些過頭,真對不住1這已經算是很會做人的一位家長,比起何秋香的媽來說,這位是個懂事的家長。

何秋香不幹了,一屁股坐在江小麥新鋪的床單上,嘟著嘴吧不依的發脾氣。

「媽,我怎麼辦?我不要睡上鋪,我就要睡這張床,就要這裡,您給她錢不就行了!快點,我累死了1那樣子居然打算霸佔上江小麥的床鋪了。

何秋香的爸臉色黑了,這丫頭,自己在這裡給人家一直在道歉,她還在那裡招惹是非,這話被人家聽到,這不是明擺著要鬧事。剛想說話,何秋香的媽從兜里掏出十塊錢,趾高氣揚的扔給江小麥。

「給你十塊錢,已經夠你一個月的生活費了,把你的床鋪讓出來吧1樣子囂張而且完全不拿人當人看。

輕飄飄的十塊錢落在地上,就在江小麥的鞋子前面,躺在那裡嘲笑著江小麥的寒酸和何秋香的張揚。

所有人都無聲的看著江小麥,等待江小麥的選擇,這樣侮辱人的做法大概還是頭一次遇到!很多人都是普通的人家,還是青澀的學生!誰遇到過這樣的囂張的家長埃更多的人都是抱著看看熱鬧的心思。

這可是縣裡的第一名,要是第一名也彎腰低頭,這一下子可是有不少的謠言可以到處八卦,這種八卦之心誰都會有,況且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反正欺負的又不是自己。

何秋香的媽一臉的看不起人,那樣子欠揍的讓人想要上去走一拳。

江小蕎彎腰撿起地上的十塊錢在手指間揚了揚,何秋香的媽臉上神情更加睥睨。那就是一種絕對的對於低人一等的歧視,眼睛里的意思很明顯,看看還不是拿起錢。嘴上說的那麼好聽。還不是見錢眼開。

江小麥走上前一步,拉住大姐的手臂,「大姐,我……」

好怕江小蕎真的把錢收下,自己雖然過慣了苦日子,可是人都要一張皮的,江小麥現在知道臉面的意義。

何秋香不滿的拉了拉床單,「還不趕緊換了,我累了,要休息,占著我的床,這讓我怎麼休息1那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倒像是她才是這張床的主人。

何秋香的媽指了指江小麥,「第一名還不趕緊啊,你不動手,誰動手啊!你的東西,我還嫌棄不幹凈呢!怎麼收了錢不認賬啊!你幹嘛?」

江小蕎走到何秋香的媽跟前,一步一步,步步緊逼,何秋香的媽不由得被江小蕎的氣勢壓制,嚇得倒退。直到退無可退靠在了桌子上。

「你幹什麼?你要幹什麼?想打人啊!我告訴你我可不怕你,我是……」

「行啦,你是誰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可是這錢我們還真的不需要,您高抬貴手拿走,我還嫌棄臟呢1

江小蕎把那張十元的鈔票拍在了何秋香的臉上,啪的一聲作響。..

一腳踢開了何秋香翹著的二郎腿,「趕緊給我讓開,隨隨便便坐在人家床上,有沒有一點家教,你父母可教的不夠好1

何秋香被江小蕎一腳踢得差一點沒坐到地上。

立刻不甘心的大叫著跳起來,「你說誰沒家教,我媽已經給了你們錢,你們說話不算數,還想反悔,沒家教的是你們吧!做了婊子還想立牌坊,想要拿錢,還想要名聲,哪有那麼好的事情1這是大小姐脾氣發作了。

江小麥上去一把就把何秋香扒拉到一邊,「讓一讓,誰收錢了,你沒長眼睛,還是瞎了,那錢可是還在你媽臉上呢,我們雖然不是有錢人,可是我們也不稀罕這樣的錢。我的床鋪別隨便坐,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第一次這是警告,下一次被我看到別怪我不客氣,我可不知道我能不能控制我的脾氣,還有我的拳頭也不知道懂不懂什麼叫做客氣1

何秋香被江小麥推得差一點摔倒。

何秋香的媽看著何秋香被江小麥欺負,臉都氣綠了。

敢欺負自己的女兒,伸著圓滾滾的粗壯手指,指著江小麥:「好,好,行你們有種!老何,我們去找校長!我到校長敢不給我們面子1

何秋香的爸真是要氣死了,不過就是女兒上個學,就能遇到這樣的事情,還要鬧到去找校長,簡直要丟臉丟到外人面前。

把何秋香的媽拉開,「你閉嘴,這麼大一個人還和孩子計較,你長臉了啊!都是秋香的同學,大家有什麼說不開的啊1何秋香的媽瞪眼,為了一個外人當著這麼多人數落自己。

「何建國,你有本事了,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你就對我發脾氣,還罵我,你說!你是不是看上這個**了,在你女兒的學校和你女兒的同學家裡人眉來眼去的,你是不是看著她年輕漂亮,動了歪心思。我告訴你,我還沒死呢,你休想和這個狐狸精有什麼1

越說越是不堪入耳。

何秋香的爸氣的嘴巴都哆嗦,這個女人長不長腦子,這是讓人看笑話呢。給女兒丟死人了!到時候讓女兒的同學怎麼看女兒埃

「你說什麼呢!讓人家笑話,給我出去。」何建國被氣得夠嗆。

江小蕎也是一臉的懵逼,這個女人腦子真是有問題。

這是欺負她年紀小,這麼沒羞沒臊的話都能說出來,還是撒潑上了。

江小麥拉著江小蕎,有些著急,面對對付強大的攻勢,江小麥低聲和江小蕎說:「大姐,要不讓給她們吧,省的這個女人沒完沒了的罵。」心裡心疼,這個女人欺負自己的大姐。

江小蕎搖搖頭,這已經不是讓不讓的問題,現在要是讓,不光是江小麥以後都沒有面子,恐怕還會被人說自己的閑話,這個時候,已經不是退讓的問題。

「不讓!該是你的就是你!憑什麼讓啊1

這已經不是讓不讓的問題,而是一個人的人品問題,主要是妥協,以後那日子就別想清靜,再說了老天爺讓她重生總不會是讓自己來受氣的,那不是太對不起自己重生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