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40章 她是你家老太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0章 她是你家老太太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吳經理扔下江老太太直接走人,還交代車場的保衛科,這個老太太再來鬧事直接給趕出去,不用搭理。

肖戰拉著江小蕎要走。

江小蕎今天的工作算是因為江老太太泡湯了,小芳已經代替江小蕎出車了。江小蕎只能明天一早來上班,明天要上一天的班來還給小芬的。也算是倒霉。..

不過看著江老太太吃癟,江小蕎心裡還是痛快的。這一次自己都不需要動手,也就是流幾滴眼淚的事情,看來劉雪梅的哭戰術有時候還是很有用的。

江小蕎對於自己今天沒有採用簡單粗暴的方式手段解決這個問題還是感到不錯。看來鋼則易折。還是要學會婉轉。

結果就是肖戰無視江老太太直接把江小蕎拉著開車走人。

所有人早就散開了。

只留下江老太太一個人傻眼的站在原地。目的沒達到,還得罪了一座大佛,這可怎麼辦?

看著稀稀落落的人來人往,江老太太搖搖頭,她還不信了。運輸公司的經理還能管的了紡織廠的事情,這又不是唱大戲。

左右看看,江小蕎這個死丫頭早就跑了,那個肖部長也沒影子了。

她剛才還想著一會兒能省了二分錢的車票,坐肖戰那一輛一看就氣派的吉普車回去呢。這兩個人居然扔下她走了。

就知道江小蕎是個不孝順的,要不是江小蕎的主意,肖戰能好意思扔下自己這麼一個老太太就走人埃江老太太心裡更是恨上江小蕎,深一腳淺一腳往車站坐車回去。

在江小蕎這裡碰了壁,想象中的工作沒有,錢也沒撈到手裡,還弄得灰頭土臉,江老太太憋了一肚子的氣準備好去集貿市場去大幹一常非要逼著劉雪梅拿出來錢不可。

自己的孫子可是等著錢救命呢。

也不想想你的孫子憑什麼要江小蕎來救,憑什麼要劉雪梅來救,人家和江龍有什麼關係呢。

大家要說是親戚,起碼有感情才會有救助,平時把人家當狗屎一樣踩,到了需要的時候,還想要用理所當然的態度要錢,江小蕎她們又不是聖母瑪利亞,沒必要上趕著討好踐踏自己尊嚴的人。

坐在車上,江老太太越想越是氣。

江小蕎那個死丫頭現在越來越厲害了,看看那一付委屈的樣子,還學會哭了,隨了她那個死媽,就會裝可憐博同情,上一次不是在家裡還敢當著眾人的面和自己動手,本來江老太太還想著只要污言穢語的激著江小蕎動手,哪怕就是打她一下!就是不敬重老人,毆打老人,到時候江小蕎就是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

可是這丫頭現在長心眼了,居然不動手,該用腦子眼淚了。

運輸公司的經理也護著她,那個肖戰也是護著她,這個死丫頭現在居然有靠山。

今天得不了手,只能去找劉雪梅的麻煩。

就不相信,劉雪梅也變了一個性子。

那個死蔫吧女人,生不出個兒子!可是也是江老太太這麼多年最拿捏的舒坦的一個兒媳婦,比起什麼馮小玉,呂素美,還有那個韓梅,這個兒媳婦就是個麵人兒。

她想怎麼拿捏就這麼拿捏,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劉雪梅是根本不敢反抗的。

現在劉雪梅卻跳出了自己的手心,過得舒服舒坦,哪有那麼好的事情。

江老太太來到了菜市場,一路走到了江在山昨天帶她來的地方,那一棵歪脖子樹那裡,站在樹底下,看著劉雪梅正在忙活。

這陣子已經是下午五點來鍾,正是晚上下班和人們買菜準備晚飯的時間點兒,劉雪梅的攤子前面人很多,人來人往的熱鬧得很,劉雪梅手都停不下來,這邊剛剛收了錢,那邊就趕緊給人家裝小菜秤分量,江老太太看著劉雪梅笑靨如花的招呼著攤子跟前的人,收錢收到她看著心裡都熱。

但是火也越來越大。

要知道劉雪梅這麼多年在他們家,每次都是靠著在加工廠掙得那兩個臨時工的死工資,養活四個孩子都是急急巴巴,每次自己從她手裡弄錢出來,都是塊兒八毛的,能要出來個十塊錢那就是撞上大運,在他們跟前裝的一副畏手畏腳,不敢說話,也不出頭。

原來人家藏著心眼呢。

江老太太心眼睛瞅著那雙收錢的手,其實視線上一直都停在手裡的那些鈔票上門,這麼忙乎,這一天可不少錢呢,在他們家的時候這麼就不見劉雪梅也做生意呢。

要是那時候劉雪梅也做生意,這麼些年她們家不是早就發了,江龍江虎的房子,結婚的彩禮,估計都能享受到劉雪梅做生意帶來的好處,要是那樣的話,現在她還需要發愁,手裡肯定存了好多錢。

江老太太越算心裡越不痛快,看著劉雪梅笑的像是花一樣的笑容就越刺眼。

恨不得立刻上去撕爛劉雪梅的臉,這就是個耍滑的,明明有掙錢的本事,可是偏偏就是不給江家創造財富,這不是耍滑頭是什麼。

江老太太想著已經邁出腳步,直接奔著劉雪梅去了。

還沒走到,就被人一把抓住了胳膊,硬生生給拉住了,江老太太火大的回頭,居然是江在山。

臉色一松,多雲轉晴的樣子問江在山。

「你幹什麼?」

還沒等江在山說話,一股子大力,江在山被推到了一邊,四五個彪形大漢出現在江老太太跟前。

其中一個眼睛上有一道明顯的傷疤的光頭大漢一看就是領頭的,斜著眼睛問江在山。

「這是你家誰?老太太?」

江在山連忙點頭,「虎哥,虎哥,是我家老太太1

江老太太這才瞅見江在山一隻眼睛上明顯的一個黑眼圈,一看就是青紫的被人打出來的,嘴角也破了,看起來就是被人痛揍過得樣子。

立刻驚呼,上去一把抓著江在山問:「老二啊,你這是怎麼啦?這些人是什麼人,誰把你打成這個樣子,那個殺千刀的不長眼睛打了你啊!你和媽說,媽非要上門去剝了他們的皮不可1

江在山急忙搖搖頭,沖著江老太太使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