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53章 黑暗裡的明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3章 黑暗裡的明燈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江在海撲通一下給江老太太跪下。

伸手一把拉住馮小玉!馮小玉也撲通跪下。

兩個人並排!直挺挺的,齊刷刷的跪在江老太太面前,這樣子把呂素美和江老太太都嚇了一跳。..

這是怎麼啦?

「媽,江龍星期一要做手術,要一千塊錢,我們兩口子的工資您還不清楚,這麼多年您要生活費,我們交給您,您要什麼我們都拿,這些年我們兩口子手裡基本就沒錢,江龍做手術,我們拿不出錢,您要是不救江龍,江龍就剩下死路一條,媽,您要眼睜睜看著您的孫子死去,還是說您忍心要江龍去死啊!老二拿不出錢,人家最多也不過就是打他一頓,那些人就是為了要錢,還能真得要他的命!您想想是不是這樣。江在山死了,那些人到哪裡去要錢。

可是江龍不一樣,不拿錢,醫生就不會給做手術,不做手術,江龍就要死,立馬死,這孩子今天一天都沒怎麼醒過來過,眼看著就不好了,媽,您救救江龍吧1

江在海已經是哭的撕心裂肺,抱著江老太太的腿鼻涕眼淚的流個沒完,完全沒了往日里那個一家頂樑柱的沉穩和老成,哭的江老太太心煩意亂,眼淚也流下來。

「我的大龍啊!這是老天爺做了什麼虐啊,我的孫子怎麼就攤上這樣的事情,他才二十,我的孫子啊1這一刻江老太太絕對是一個心疼孫子的奶奶,少了刻薄和惡毒,滿心滿眼都是對孫子的憂慮和悲傷。

江在海更是哭的不能自已,開始打嗝兒。

馮小玉握緊口袋,說成什麼她都不會把錢還給江老太太,這是她兒子救命的錢。

那個江在山就去死吧。

要不是江在山,自己兒子能好好的躺在醫院了!現在剛剛把自己侄子打傷住院,轉頭就能又去惹事,欠高利貸,江在山這不是火上澆油,雪上加霜埃

按照江老太太對江在山的偏心程度,那還不是沒有江龍的活頭了,別人怎麼樣,她管不著!也不想管,她唯一的能力就是護著自己的兒子!

哭了半天,終於眼淚沒有了,不管是真情流露,還是一時激動,反正眼淚流完了,所有人都恢復了理智。

江老太太是真的發愁了,這到處都要錢。江龍要錢,江在山也要錢。這兩個不救誰都不行。

可是哪裡來錢埃

「老大,你去給老三打個電話!告訴他明天必須回來,他要是不回來,你就告訴他,她媽要死了,讓他帶錢回來奔喪!我明天回家去,和你爸商量,親戚朋友都借一遍,實在不行賣房子,老二那裡不能不救,要不然,那些人可不好惹,是真的會要老二的命的。你不知道,我見過那些人,所以別多說了,都按我安排的做。」誰都不能不救。

江老太太下了決定,江在海點頭答應。

江老太太心裡恨毒了劉雪梅和江小蕎,明明兩個人手裡有錢就是死活不拿出來,這是要看著他們江家倒霉,這就是一窩的白眼狼和沒良心,也不想想憑什麼人家要管你們。

當天下午江老太太和江在海一起就回了家。

馮小玉睡了一覺,吃了些吃的,就又趕去醫院接江虎的班兒。

江龍現在身邊離不開人。

江虎看著馮小玉來了,交代清楚江龍的事情才走。

出了醫院的大門,江虎雙手插在兜里,先找了一個理髮店,把自己那三七分的二流子髮型給剪了,理了一個利落的小平頭,出去要找工作,沒個人樣兒,恐怕沒人願意搭理他。

兜里一共只有一塊錢,理髮就花了一毛五!這錢還是他和江龍平日里問奶奶要的零花錢。現在江龍已經躺在那裡不能動彈。

江虎揚起頭,咬牙,挺起胸膛,大步走出去,來的路上他就看到了那邊有個工地,正在蓋房子,不知道是給哪裡蓋的,看樣子是幾層的樓房,有不少工人在裡面忙活。

這裡應該會要人吧。

走到工地門口,就被看門的一個大爺給攔住了。

「你幹什麼的?」

「大爺,咱這裡要人吧!我是想找個工作的,什麼活兒都行,臟點累點都不怕,我家裡弟弟生病住院要錢1這一次是江虎最真誠的一次,想要打動別人,不是用自己的弔兒郎當!是認真的想要用自己的真誠。

看門大爺看看江虎,小夥子挺精神,身板看著不錯挺結實,搖搖頭嘆氣:「孩子,現在這裡不缺人,你來晚了,這裡昨天剛在縣城東邊的散工招了一批人,現在人滿不缺人。」

知道江虎是為了弟弟找工作,可惜幫不上忙。

江虎急了,拉住大爺哀求:「大爺,大爺,求求您,我弟弟看病需要很多錢,我實在沒辦法,您就跟領導說一下,我什麼都能幹,真的什麼都能幹,只要能掙錢,我什麼都能幹!大爺1

大爺看著江虎那副都要急死了樣子,心裡明白這孩子真是個好孩子,為了弟弟能這麼拚命的孩子不多埃

嘆口氣,拍了拍江虎的肩膀,指了指前面的拐彎路口,「孩子去哪邊吧,哪裡是機械廠招裝卸工,聽說是計件的,就是累點,你要是能行,去哪裡吧,應該是個出路。」

江虎一聽眼睛亮起來,裝卸工!行,只要有工資就行。

沖著大爺就是用力的鞠躬,嘴裡念念叨叨:「大爺,謝謝您,謝謝你1

這輩子他都會記住這位大爺對自己的這種幫助,雖然也許在所有人眼中微不足道,可是在頻臨絕境的時候,這一點點的幫助就是給了江虎黑暗中的一點明燈。

足以讓江虎灰暗絕望中生出勇氣和希望。

江虎轉身抹去眼角的一抹淚痕,大步離去。

大爺笑笑,嘆口氣。這孩子真是難得埃世道艱難,誰都會遇到窄的時候,希望這孩子能走出去。

江虎走著走著拚命的跑起來,一直跑過街角,一直加快了腳步,拚命的跑啊跑啊,終於看到了汽車機械廠的字樣終於停下了腳步。大口的喘氣,額頭上都是汗水,胸口劇烈的鼓動。

走到機械廠的門衛處問:「你好,咱們這裡找裝卸工,要到哪裡報名?」

保衛看著江虎一臉的忠厚的樣子,指了指後面,「繞道後面,那裡有個小門,走進去就是後面的倉庫,你去問吧!一問一個準兒1

江虎拚命點頭,連聲道謝,走向後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