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69章 升級到翻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9章 升級到翻譯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女生小說

江小蕎想想也好!自己這是升級到翻譯。

問題是這真的是陰差陽錯。

畢竟小芬說的時候,她還沒想過出這個風頭,那是因為她完全不知道人家的英語和自己的英語是不是一回事。

語言可不是你說會就會,有很大差別,同一個地方的方言彼此都不一定聽得懂,別說這個時空和自己的那個世界完全找不到平行點。

結果因為小芬的意外落跑,她只能試一試,當時那麼多人都在看吳經理的笑話,也在看他們運輸公司的笑話,吳經理一向對江小蕎不錯,算得上是江小蕎的護身符,起碼人家幾次遇到事情都是護著江小蕎的,她不希望吳經理丟臉,維護這種和諧的關係也是一種交際應酬,當然也是維護自己的利益。

結果這一實驗,沒想到此英語和彼英語完全一樣。

呵呵。

她也只能呵呵了。

所有才叫做陰差陽錯。

運氣埃

看來小說里的那些重生穿越的女主都有的金手指這絕對不是蓋的。

是實實在在的有些逆天的運氣。

在江小蕎這個翻譯的陪同下,一大波重要領導跟隨理查德在運輸公司查看了需要改進的新車型號,這是這一次和外資談好的要引進的運輸公司公共汽車的新車,江小蕎簡直要笑翻,這種型號也能叫最新型號,真得刷新自己的三觀,不知道是不是外國公司拿這種破爛來以次充好,還是說這裡的科技技術還沒有達到一個水平就不得而知。..

反正這些在江小蕎的眼睛里似乎差太多。

不過她是來做翻譯,可不是專家技術交流,當然不需要自己多發表自己的意見,她是非常認真負責的把理查德的所有講解都翻譯過來,只要多謝自己接觸這個專門領域很多年,包括航天科技方面,這些方面的專業術語才能準確的中英互譯,真得一般人還做不到。

機械廠的技術員和工程師對江小蕎另眼相看,別人大概還沒有一種深刻的了解,但是這兩位可知道,簡單的中英互譯水平沒有這麼高,最難能可貴的是,人家孩子說出的每一個詞都證明這個丫頭的英語水平相當的高。

一個運輸公司賣票員英語簡直一級棒,不豎大拇指都對不起人家。

況且這次因為是縣裡的招商引資的大項目,縣裡的領導都出動了,唯一遺憾的就是翻譯這一項上,本來外方說明了自帶翻譯,他們都大意了,認為有翻譯,自己這邊就可以輕鬆,就沒有預備臨時的翻譯人員,理查德又來得急,幾乎根本來不及找對口的翻譯。

陪同的縣領導雖然走了,畢竟是一個技術工程師,不需要興師動眾,表達了歡迎的意思就好,可是接下來還有很多重頭戲。

江小蕎陪著理查德和機械廠領導技術人員來到了機械廠。

這一次和機械廠簽訂的合同訂單是製造一批人家指定的機器,樣本機器已經運到,他們到的時候,機械廠的倉庫那裡正在忙的搬運。

六個裝卸工一組,正在拿著最簡單的工具,麻繩和棍子在搬運機器。

江小蕎一眼就看出來,這不就是汽車發動機。

不由得看了一眼理查德。

這樣的機器在這個時代來說,屬於技術領先的產物,會拿到一個小縣城的機械廠來加工生產?

這隻能讓江小蕎唯一的感覺就是縣委領導的本事強大,這樣的項目都能引進,最重要的是人家還和機械廠簽訂了合同。

她們這裡可是一個不算繁華的小縣城,能接這樣的外貿訂單,還是如此有技術含量的訂單,的確是很讓人不解。

別人不知道,江小蕎肯定會奇怪,這是難以想象的不解。

就像讓一個小孩子開汽車一樣的不可思議。

目光一掃,江小蕎驀的停了一下腳步。

那個不是江虎。

她看的是一組正在抬發動機的六人小組的其中一個裝卸工,那個光著膀子,肩頭披著嚴嚴實實的棉墊子的男人,正吃力的扛著木棍,這是兩個人一根棍子,前後共同使力才能一起抬起來。

這個時候江虎根本沒看到江小蕎,滿頭都是冷汗,額角青筋暴起,胳膊上的腱子肉都已經暴起。

理查德看到江小蕎頓了一下,視線掃過裝卸工,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和他們走向後面的倉庫。

不解,這個女孩太不一般,身上的氣質一點也不像一個工人,尤其是熟練的運用英語和他交流,一點障礙都沒有,很多學術上的術語都被她翻譯的頭頭是道,不能不讓他關注。

「怎麼啦?江小姐1

「沒什麼,你們繼續1

江小蕎笑笑。

江虎出現在這裡,恐怕和江老太太來和自己胡鬧肯定有關係。

難道說江龍真的出事?

江虎的樣子其實也不是很好,起碼江小蕎這個好久沒見到他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瘦了黑了不說,今天看到的臉色非常不好,那種重力之下,看得到江虎非常勉強,臉憋的通紅,額頭和後背的汗都和下過雨一樣,後背上的那塊面墊子明顯濕透了。

身體狀況不是很好。

可是江虎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好像婦人之仁了吧!

看來女人心軟也是不可饒恕的一種痛。

突然一聲吆喝,有人在大喊:「快閃開,箱子倒下來了1

江小蕎一回頭,這絕對是條件反射,任誰聽到這麼一句話,沒前沒尾的,都會不由自主的回頭看一眼,這是本能,江小蕎也不會例外。

一回頭一眼就看到江虎他們六個人身後高高摞在大貨車上的箱子不知道怎的忽然倒下來,就像是塔牌效應,那些摞的高高的箱子,一隻只就那麼互相撞擊,像是一隻巨手高高的拍下來。

那位置明顯就是對著江虎他們六個人。

而江小蕎的眼風明顯掃到已經嚇傻了的江虎還在呆楞楞的站在原地,那些人也沒有反應過來,誰都沒來得及挪開,隨時都會被落下來的箱子砸到,不管裡面裝的是什麼,最後砸在人身上的結果都是一樣。

何況江小蕎很清楚,機械廠的庫房,箱子里會裝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