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70章 我去救他,他死的更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0章 我去救他,他死的更快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媽的,還不跑,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幹什麼。

江小蕎的腳提醒她必須第一時間離開這個區域,要不然箱子砸下來,即使沒有砸到自己,最後箱子落下來的破損后的零件也會是二次傷害的罪魁禍首,那時候自己這幅身板不死就是傷。

可是心中還是有兩個個聲音在交戰。

,那是人命,江小蕎你見死不救。

滾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老子還沒活夠呢。

你的速度身手,你要一秒鐘,你就能把江虎拉過來。

江虎和我有什麼關係。

那是你家親戚。

我家親戚早死光了,我這裡沒親戚。

頂著人家的身子生活,難道你要滅絕人性。

我是掃把星附身,我去救他,他死的更快!

你不救他,他就死定了。

雖然是交戰,事實上只用了兩秒鐘。

理查德以為江小蕎被這意外嚇傻了,一把扯著江小蕎的手,「快跑1

結果手被用力的甩開,就看到一道影子對著後方奔出去。

然後,沒有然後。

理查德都在用英語罵人,這個女人看著挺聰明的,長得也漂亮,尤其是英語不錯,幾乎要和他這樣的外國人說的一樣的熟練,要是不看臉,聽聲音絕對不會認為她不是自己的同胞。

江小蕎一腳踹了江虎一腳,罵道:「還不快走,你想死啊1..

六個人這才瞬間清醒,肩膀上的棍子一摞,江虎被江小蕎揪著手腕子,往前跑。

可惜江小蕎還是差了一步。

就聽到身後的江虎哎呦一聲。

江小蕎回頭看到江虎被一個箱子碎了飛出來的零件插在了大腿上。

鮮血淋漓,速度立馬就降下來,不只是降下來,實際上是江虎直接就朝著地上狗啃屎。

江小蕎看著身後一點都不給留情面的四處飛濺的零件,木頭碎片,心裡滾滾天雷滾過,看看,你想要逞能,你的活雷鋒精神,徹底的被老天爺給一巴掌要拍死。

死就死吧。

站在遠處被幾個人護在身後的理查德,拚命地用英語在大喊,「江小姐,這裡!快過來1

江小蕎一隻手架起江虎,把他架在自己肩膀上,「走,別遲疑,哪怕你的腿今天廢了,你也要給我活著出去,你想想你家裡父母,你要是死在這裡,他們還不哭死!快點,走啊1

江虎看著架著自己拚命朝前奔跑的江小蕎,眼淚不知道為什麼就那麼流下來,止也止不住,受傷的腿,似乎一下子就有了力氣,神奇的般的跟隨江小蕎的步伐,一路上兩個人跌跌撞撞跑到了理查德跟前,被幾個同志把人接過去。

江小蕎則是坐在台階上喘氣,看著一片混亂的現場,再看看不少人在塵埃落定之後抱著胳膊抱著手在那裡哀嚎,已經趕來的機械廠其他工作人員忙著救援,這邊動靜太大,這次事故可以說是縣城五年之內最大的一次嚴重事故。

五分鐘之後,醫護人員和救護車趕到,江虎已經被人抬走,大腿被傷到不說,江虎後背也有不同程度受傷,江小蕎的胳膊上也被木屑刺傷,沒辦法跟著醫護人員上了救護車,被送往醫院。

坐在江虎旁邊,江虎這種重傷的躺在救護床上,江小蕎終於問出疑問:「你怎麼到這裡來干裝卸工?江龍的病還沒好?不對啊,按照老太太的偏心程度,應該是要死要活,撒潑打滾的要給江龍治病的,怎麼會撒手不管呢1

江虎咧著嘴,是疼的,護士包紮了傷口,這個過程相當的疼。

「老太太你還不知道,她最偏心的不是我和江龍,其實是二叔,就是你爸江在山,江在山的欠了別人五千塊錢高利貸,被人家逼債,奶奶就不顧我弟弟的死活,把錢都給了人家那些人,來救二叔,結果我弟弟這裡連手術費都不夠,我不出來掙錢,江龍不光需要手術費,之後的治療都是錢,家裡拿什麼錢啊1這話不是訴苦,對著江小蕎他也訴不起苦,這個女人給江虎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不像是妹妹,更像是老師。

江小蕎這才明白,江虎為什麼跑到這裡來。

不過這貨是吃苦耐勞型的埃

「你也是命大,遇到我了,要不然你的小命算是完了1

江虎看得出來江小蕎現在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以前還又黑又瘦,看著弱不禁風的,現在似乎很久不見,整個人都變得生氣勃勃,人也長得結實很多,尤其是臉上有了些肉,居然白白凈凈,一眼看上去美得讓人心裡像是踹了一隻兔子。

自己的這個妹妹,的確是不一樣,不過剛才踹自己一腳的那種氣勢,還是讓江虎想起來當初教訓自己的那個江小蕎。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不過江虎還是非常感謝,「小蕎,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1

江小蕎疼的嘶一聲,護士把她胳膊上的木屑拔出來,江小蕎正在和江虎說話!一下子沒注意,倒是疼的齜牙咧嘴的。

「你還是別謝我了,碰到你看看沒什麼好事1

兩個人很快就到了醫院,處理傷口很快,江虎因為腿傷嚴重需要住院手術,江小蕎卻不用,包紮了傷口就被扔在一邊,急診室已經被大批的傷員佔滿,後續的機械廠的傷員已經都被送來。

不少人都在病房裡低低的哭泣,已經有家屬接到消息趕到醫院。

江小蕎是被護士安排到病房裡,她已經遠遠的看到理查德都被送來檢查,應該是擔心這位外國技術工程師出了問題。

她剛想過去翻譯,卻發現理查德身邊多了一位年輕的美女翻譯,正在細聲細語的用英語和理查德交流。

江小蕎縮了回去,看來自己是該功成身退。

她還沒溜出病房,病房的大門給推開,機械廠的馬廠長陪著縣高官,縣委組織部部長和工會主席這些人都走了進來。

這場面一看就是領導來慰問安撫這些受傷的工人。

江小蕎怎麼知道的?

光是看著馬廠長那一付點頭哈腰的馬屁精一樣的模樣,江小蕎也能猜得出來這幾位身邊都跟著工作人員的一臉和藹嚴肅的人是什麼人,人家那態度氣勢裝不了,即使再裝的平易近人,眼睛里的犀利絕對做不了假。

況且這麼大的事故,縣裡領導不出來,到時候恐怕也會被記者報紙罵成無良黑心的領導,這種事情肯定要上級領導出面安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