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72章 柳書記也拍了桌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2章 柳書記也拍了桌子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

江小蕎收拾一下就跟著趙秘書快步離開,跟上了理查德柳書記的隊伍。

到了機械廠現場,理查德幾乎沒有理會所有人,一個人就沖了進去。

現場是一片凌亂,還在有工人在收拾零件,地上基本已經清理出來,可以有一條下腳的路。

五台發動機擺在那裡,明晃晃的,可是肉眼看得到上面已經傷痕纍纍,有三台已經徹底報廢,這是看到的人就能得出的結論,都不需要理查德的檢驗。

理查德圍著機器團團轉,臉色已經黑的不能再黑。

嘴裡英文一連串的冒出來,女翻譯臉色都沒變,就是閉緊嘴巴一聲不吭。

柳書記問女翻譯,「他說什麼?」

回答就是搖搖頭。

柳書記急了,馬廠長推了一把江小蕎,江小蕎突兀的站到了柳書記跟前。

就那麼茂茂然杵到了柳書記跟前。

柳書記看了看江小蕎,有些不明白江小蕎是什麼意思,看看旁邊的秘書,「這是?」

趙秘書立刻介紹,「這位是翻譯!機械廠的翻譯!您有什麼問題都能問她,絕對有問必答1

柳書記臉色立刻緩和下來,「這位同志叫什麼?」

「柳書記,我姓江,您可以叫我小江。理查德現在說發動機已經徹底損毀了三台,剩下的兩台,也有一大半都損壞,他是負責裝配零件的機械師,不是發動機修理工程師,就是他也沒辦法修理髮動機,沒有就無法裝配組裝線路,工作線就不能完成,這樣,訂單要停止進行,他需要聯繫他們國家的工程師,要麼重新拍人來修理,要麼這一次的合同就要終止。」江小蕎一個字都沒有漏下。

到現在她才明白這個發動機不是用來裝配汽車的,是用來裝配流水線的,那麼剛才裝模作樣的在運輸公司搞什麼,還一副專家的樣子,說什麼引進新的公共汽車型號,害得她以為發動機就是新引進的汽車發動機,是需要機械廠生產的,原來說了半天,發動機是安裝流水線的作用。

讓她都要笑死的是,這流水線什麼時候高大上到這個程度,需要發動機來做東西。

是她太落伍,還是人家太先進。..

反正就是一句話,這東西現在壞了,理查德是配件工程師,是負責督促他們安裝發動機,並且調試發動機和配件的製作標準的,可不是發動機的專業工程師,現在人家要撩挑子。

美女翻譯詫異的瞅一眼江小蕎,心裡咕噥,這個女人哪裡冒出來的,樣子長得沒自己漂亮,衣服邋遢的樣子,手臂上還纏著紗布,那樣子怎麼也看不出來是一個會英語和人,問題是人家也一個字都沒有落下,翻譯的讓她無可挑剔,想要找個毛病都不容易。

江小蕎這會兒的樣子的確是不怎麼樣,灰頭土臉的幾乎不能看,手臂上的血漬衣服上都是,臉上還沾著油污,看起來實在是不太像話。

要不是江小蕎一口流利的翻譯,幾乎完全是在根據理查德的語速在全文翻譯,柳書記都不會相信這個女孩子是個如此厲害的英文高手。

不過現在柳書記可顧不上在意江小蕎高手不高手,現在只能說柳書記的全副精神都到了合同終止上面了。

「小江,你告訴他,合同不能終止,發動機他們修不了,我們可以修啊,我們可以和市裡做彙報,調集專家來修!總有人能修好,發動機這東西我們這裡汽車也都有,修理方面我們也不會缺專家。我們一定配合理查德修好發動機1

江小蕎看了看棱貨似乎明擺著看不起機械廠!這邊嘴裡不乾不淨的正罵娘呢。

「理查德先生,我們願意全力配合你的工作,柳書記可以給市裡省里專家打電話,調集專家和您一起修理,應該可以解決這些問題。對於合同我們希望可以繼續,這些都不能成為終止合同的理由1江小蕎用了非常嚴肅的口氣解釋柳書記的原話。

理查德啪一拍發動機,發動機本來就已經脆弱的一邊的鋼殼掉了下來,當一聲,砸在了一堆零件上,里啪啦的驚呆了一堆人。

柳書記也不由的心裡火起。

他一個堂堂縣高官,是國家幹部,面對多少屬下都是只有他發脾氣拍桌子的事情,現在一個外資的工程師和技術人員就敢對著他拍桌子,這不是欺人太甚。

合同是重要,可是也不能丟了縣委政府臉面,他們重視資金,可不代表政府官員就要低聲下氣受一個技術員的氣,他們可不是崇洋媚外,也不能不要臉面的低頭。

「你們這次的事故是你們的疏忽造成的,發動機是這麼重要的機器,我們自己的員工都會認真對待!可是你們居然這麼疏忽枉顧合作的重要性,看看!這零件可是都變形了,規格完全差了很多,不要說發動機已經報廢了三台,就是剩下的修好,也不夠組建流水線,完全不能符合流水線要求,再說你們的那些專家什麼的,見過這種型號的發動機嗎?這可是最先進的5,一台機器就要五十萬,做出來的流水線是最精緻標準的,你們的專家怎麼修?這個合同一上來就給我們造成了一百多萬的損失,這個損失肯定要求你們負責,還有你們的專家根本沒必要來,就是來十個八個也解決不了這樣的問題,不要說這樣的機器修理就是我們的專業人士不是大師級別的不可能完成,不要說你們這些專家!我看我們沒必要浪費時間和精力去做這樣的事情。免得耽誤我們的合同繼續!有這個時間,我們還不如找一些新的有技術力量的合作夥伴,我當初就說找到這麼偏僻落後的地方的小工廠,就不附和要求,這一下看看出事了吧1

語氣不滿還帶著強烈的自得和對機械廠的人們的蔑視!甚至是對於整個華國專家的看不起。

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個人的個人融榮辱問題,升級為一個國家的國恥和臉面。

江小蕎如實翻譯。

柳書記啪的一聲!也拍了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