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79章 還能夠再丟臉一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9章 還能夠再丟臉一些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兩個人走到庫房的時候,已經親熱的像是姐妹兩個。

其實大多數主動的還是趙秘書在唱獨角戲,江小蕎就是個被動哼哼哈哈的那個應和的人,就這樣都能被趙秘書拉著說出花來,江小蕎都不得不佩服趙秘書的交際手段,在自己原來的公司,趙秘書絕對是公關的經理人才,搞定客戶分分鐘的事情。

江小蕎不由得對趙秘書另眼相看,這位這個交際手腕,她真的要甘拜下風,自己一個公司的老總,一單生意好幾億美金,她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那是因為這是她熟悉的行業,領域,她可以遊刃有餘。

可是真的要是論起來管理公司,上下級之間的協調,這些都不是她的特長,她靠的就是手下厲害可靠的合作者,要不然光是應酬上的溝溝坎坎,她都過不去。

她就這樣的倔巴頭,還真的能坐到那一步,靠的是還真不是她自己。

她的技術實力可以讓所有人拜服,不需要和人勾心鬥角,是因為在這一行,她是翹楚,別人都得給她讓道,一言不合,她專業水平分分鐘讓人家老老實實退出,這還叫專業領域的碾壓,人家輸給的是技術和本事,可不是輸給她這個人。

但是經營還真的不是她的強項。就像現在,她就是非常羨慕趙秘書的這種自來熟的能力,自愧不如。自己的生意也沒能把她鍛煉成一個八面玲瓏的人。

走到倉庫,江小蕎已經看到一大堆人在圍著發動機在那裡竊竊私語,交頭接耳,反觀一邊上理查德悠閑地坐在一堆箱子上,美女翻譯正一板一眼的在看著手裡的文件夾,在那裡報告什麼,當然純英文,其他人啥也聽不懂。

而理查德那眼神里滿滿的都是輕蔑,嘴角翹起的高度,勾勒出的都是嘲諷和譏笑,江小蕎都不需要去聽美女翻譯的話,心裡也能猜出來理查德一定正洋洋得意著呢。

一群所謂的專家,抓耳撓腮,束手無策,昨天才訓斥人家不行,居心叵測,今天自己被打臉。

這難道不值得理查德囂張。

看到江小蕎來了,理查德收起那一付得意,可惜輕蔑是怎麼掩飾都掩飾不了的。真沒辦法,告訴他們不要瞎胡鬧,他們非不聽埃技術不如人,這可不能怪他們看不起人。

馬廠長他們一幫人簇擁著柳書記來了,專家也都紛紛抬起頭。

柳書記到達現常

「各位,有眉目了嗎?」這是柳書記最關心的,昨天連夜市裡的省里的專家趕到現場,研究了這麼半天,柳書記寄希望於有人能夠勇於擔當重任,挑起這個大梁,這不僅僅是給縣委政府掙得面子,也是給國家掙得面子。

本來簡單的一個國外訂單,他們做的也不過是零件,和發動機什麼完全沒有牽扯,可惜因為這一次的事故,被一個外國專家看不起,讓柳書記心裡憋屈,更希望有人可以站出來給外國人迎頭一棒,滅滅這人的威風。

專家們互相看看,其中德高望重的重型機械廠的總工程師是一位六十歲的老工程師,站出來對柳書記說:「柳書記,這次的發動機我們這些人都看過了,發動機是最新型號,這種型號目前我們國家還沒有能自主研發,技術相當不成熟,我們這樣的省份根本連見都沒有見過,別說修理,再說了這個發動機光是焊接技術就要一千多道工序,不要說內部構造,不懂的人胡亂拆開,恐怕根本裝不回去!

為了保險起見,不影響流水線的運行,最好的辦法還是盡量把外國的專業技術人員找來,進行維修1這個可誰都不敢來逞能。見都沒見過,怎麼動手。誰動手誰死的快,這可不是逞能的問題。

柳書記眉頭緊皺,他沒想到問題會這麼棘手。

昨天和理查德發火,只是一時氣憤,也想著我們泱泱大國,十幾億人口,解決這麼一個問題簡直易如反掌,誰知道今天自己的臉就被自己人給打了。還是被人家打的啪啪響。

雖然工程師說話的聲音不高,美女翻譯聽不清楚,但是隻字片語已經能夠讓理查德瞥見內幕。

理查德哈哈大笑,一連串的話冒出來。

江小蕎對柳書記說:「理查德先生說,昨晚他已經和西得公司聯繫,休息發動機的專家最快也要兩個月才能到,因為這是最新型號的發動機,是他們自主研發的,還沒有普及到很多領域,本來流水線也是希望加快最後成品的出品的精確度和速度,要不然他們不會把這種先進的設備應用到這次的合作里。

現在照這個樣子,請問縣高官先生,還有必要繼續合同的履行嗎?你們不是有一句古話,識時務者為俊傑。在沒有造成更大的損失之前,希望縣高官心思考慮一下我們雙方合作的問題,現在這個事情的發生,是雙方都不願意發生的,責任兩方面都有,現在終止合同,損失只有機器設備的資金,如果繼續下去,到了時間,交不了貨,那麼後果就會是你們單方面承擔1

理查德洋洋得意,這話幾乎就是在打柳書記的臉,柳書記已經被這話氣的臉色脹紅,眼神里掩飾不了的犀利,這位上任一年多的縣高官面臨了他的任上的第一次重大決定。

江小蕎心裡不忍,無論如何,她的這具身體是這裡的公民,享受著這個國家所有的一切庇護和榮譽,就要有這樣的榮辱與共的觀念,被一個歪果仁騎在頭上囂張,嬸嬸可以忍,叔叔都沒辦法忍。

柳書記抬頭環視一圈的專家,每個人對上柳書記的目光,都是羞愧的避開,目光躲躲閃閃,移到其他地方,不敢和柳書記對視,身為一個被人家尊敬的專家級別的人物,面對需要他們出馬解決的問題,全都束手無策,這樣的恥辱簡直對於所有人都是毀滅性的。

柳書記失望的把目光調回到江小蕎身上,法令紋深深下垂,帶了一種無以言表的疲憊和灰心,這是一種他無法逾越的障礙,這是科學技術層面上的,不是他一個政治家可以解決的,即使他可以運用政治手段壓制歪果仁的囂張,可惜自己國家技術力量的落後,是會深深拖累的。

昨天還是意氣風發,今天一大早柳書記就要面臨最嚴重的丟人,這還不僅僅是丟了一個縣高官的臉,還包括自己國家的臉。

一個大省拿不出一個可以解決這樣的難題的技術人才,還能給再丟臉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