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80章 這是天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0章 這是天意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

理查德笑眯眯,一臉的春風滿面,等著自己的翻譯來開口。

他這一次來,其實最重要的任務是架設流水線,當然事故不在他的預料之中。其實一開始這個合同的洽談在總公司中就不被所有人看好,反對的言論一波接一波,理查德就是反對派中的一員。

對於到這個偏僻的小地方,合作生產世界排名第一的汽車配件,要不是董事力拍眾意,一意孤行,是沒人看好這裡的技術力量和產品的。

這一次事故的發生,其實結果是理查德非常滿意的,這是天意。人力不可為抗的原因,你看看老天都看不過去這樣的不理智的做法,給出了警告。

如果他們可以解決這樣的難題,當然理查德是很願意配合工作!畢竟人家拿出了實力,可是現在是他們自己解決不了,不是他們不配合,公司方面的確是維修的權威專家正在其他國家為發動機忙活,總不能因為你們一個合同就要放下別人的工作來。

他在等待,等待柳書記的無奈妥協。這裡的人還能有誰站出來說他可以做到,理查德相信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更不要說其他人。雖然理查德一句話都沒有說,可是柳書記和所有的專家還是感受到了那一種濃濃的蔑視和嘲諷。

他們這麼多人居然要被一個專家給看不起,看不起的不僅僅是他們,還有他們身後的國家。

柳書記嘆口氣,抬起頭,眉宇間形成了一個深深地川字。

這種丟臉的事情還是必須他來做,誰讓昨天是他說的大話,今天就讓自己來吞回去自己的話。這是一種怎樣的苦澀和難受。

柳書記自開始政治生涯以來,第一次面對這樣的羞辱,即使是面對政治對手!也沒能打敗他,可是這一次他敗給了自己。可是不認輸死的恐怕更難看,讓一個縣高官為難到這種程度,歪果仁不知道會得意成什麼樣子。

江小蕎開口,「理查德先生,您所需要的配件其實根本不需要這樣的發動機帶動,如果摒除發動機的裝置,我想流水線是一樣可以製作完成配件出品,我看過你們的零件,其實除了需要精確度以外,其他都不是技術含量非常高,根本沒必要花費這樣的代價來做!如果除去發動機這一項,其實我們是具備完成訂單的能力的1

她昨天就看過零件和發動機,發動機不是不能修理,當然江小蕎一個人肯定無法完成,還需要調配熟練的焊接工人,還有其他的技術人員配合,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江小蕎沒有開口直接說修理髮動機!是因為江小蕎並不清楚焊接技術在這裡停留在什麼層面上,是不是可以在自己的指點下,完成,那樣就容易自己打自己的臉。

如果排除發動機這一項,流水線是完全可以完成訂碘才是重點,現在所有人的思維都套路在了發動機上,似乎沒有發動機就沒辦法運轉流水線,這種思維限制了人們的想象力。

因為所有人都在等待柳書記的指示,江小蕎突兀的英語就讓所有人都驚異,不明白江小蕎這個翻譯在和理查德說什麼。

理查德瞥一眼江小蕎,嘴角勾了勾,這個美人兒,他一開始對她可是興趣盎然的,只不過事故發生之後,自己的美女翻譯到了,加上很多事情的發生,理查德顧不上這個。

「江小姐,你太天真,你不懂機械這一塊,我很理解,我能夠為你解釋的就是!我們的配件需要的是精確到毫米數後面兩位數,就是差哪怕兩位數中的零點零一,零件就會無法組裝在機器上面!這一次我們組裝的是師姐排名銷量第一的航天發動機的配件,要求的精確度是非常嚴格,沒有發動機這種機器的均衡帶動,你們的流水線出來的產品,恐怕次頻率可以達到一個高度,那樣不僅僅是浪費人力物力資源,最後你們恐怕還是無法完成訂單,一樣還是要違約的。」這已經是理查德看在江小蕎的臉蛋上給的最友善的解答。

江小蕎點點頭,看來不僅僅是自己所在國家的技術力量落後!就是這樣的先進國家的技術也是只能寄希望於機械的標準,否則絕對沒辦法做到十全十美。

「柳書記,我諮詢過外國專家,發動機不是流水線的必備設備!只不過發動機的性能只是為了增加流水線出品率的優良,我有一個辦法,可以代替發動機增加出品優良率,繼續這一次的合同。」她胸中有最先進的機械航天和汽車製造的技術,可惜這些必須有人願意相信她這樣的一個黃毛丫頭。

起碼她知道,她這一番話出來,周圍的這十幾位專家可是一臉的不贊同,除了年紀,當然自己的學歷包括出身等等都限制了所有人的想象力,沒人覺得她是可以唯以重任的人。其實要是可以江小蕎也不願意做出頭鳥,可是被理查德這麼羞辱,這麼多被一個歪果仁這樣羞辱,她的血氣勇氣,直接沖昏了頭腦。

柳書記笑了,寬慰的笑容,伸出手再一次拍了拍江小蕎的肩膀,這是第二次拍江小蕎的肩膀,「小丫頭,你是好樣兒的,可惜這裡不是開玩笑的地方,這份合同牽扯到幾十億的外匯收入,我謝謝你對國家的一腔愛國心,可是這不是你一句話就能解決的。」

江小蕎上前一步,固執的堅持說道:「柳書記,我是很認真負責的說這番話,我確定我有個能力做到1

一個四十多歲的年輕技術員心裡冒火,一把拉開了江小蕎,「你也不看看場合,這裡這麼多人,我們哪一個不是兢兢業業這麼多年在學書上,技術上鑽研走過來的,我們就是吃過的鹽都比你走過的路多,少在這裡嘩眾取寵,年紀輕輕不想著好好一步一步扎紮實實學習上進,光想著歪門邪道的,也不看看這裡是不是你指手畫腳的地方。」

所有人都點點頭,這位技術員說出了他們的心裡話,他們最年輕的也要四十齣頭,年紀最大的也有六十多歲,這些人那一個不是出身名校,一身的本事!這些人加起來難道還比不過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如果可以,他們寧願自己去死!也不願意被歪果仁看不起。

可是這件事情上不是逞強好勝的事情!是需要事實來說話的。

江小蕎的話沒人會支持。

所有人對於她的行為,唯一的解釋理解就是想要嘩眾取寵。

這也是所有人對江小蕎現在被訓沒人出面維護的原因。

事情要有個輕重緩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