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88章 江小蕎這塊讓人眼紅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8章 江小蕎這塊讓人眼紅的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女生小說

江小蕎不知道馬廠長的小心思,坐進了那一輛馬廠長獨有的汽車裡,被小劉送走。

而這一邊,馬廠長連夜安排所有的專家住進了機械廠的招待所,回到了廠里的自己辦公室,馬廠長現在可沒時間睡覺!腦子裡還熱乎乎的,心裡還火辣辣著呢。

這一夜他們機械廠算是徹底出名了,不是因為這一筆訂單,而是因為他們這裡出了一技術人才江小蕎。

馬廠長想這種轟動明天就會見報,今天晚上這些記者應該和他一樣是個不眠夜,拚命的加班加點為了明天能早一點見報。這樣明天之後他們縣機械廠的名字就會傳遍大江南北,起碼市裡省里的領導那裡都會挂號,以後各種資源和關注都不會少,這一切都源於這個江小蕎。

自己在這個位子上也許可以做的更好!也許這就是一個契機,說不定自己有可能有其他的機遇呢。

但是只需要這種關注度還持續下去,要知道人家現在只知道一個大名鼎鼎的江小蕎,可沒他什麼事兒呢。

當然提起機械廠也許會模糊的想起某個姓馬的廠長。

必須要做到有人一提起江小蕎,就會想起機械廠的馬德材,一個破格提拔人才的,慧眼識人的大伯樂。

但是現在問題是,江小蕎還不是機械廠的正式職工,人家還挂名在運輸公司,明天吳經理怎麼會捨得把這麼一顆搖錢樹給人,反正是不好辦。

不過最大的好處就是!江小蕎只是一個臨時工,臨時工就是可以隨時不幹,不牽扯調動工作關係的問題。

只要自己開出的條件優厚,那麼不相信江小蕎不會不動心。

必須最快的速度吧把江小蕎給收入機械廠自己的名冊上。

要不然明天之後,市裡省里各個機械廠,包括一些其他相關的企業廠子都會下大力氣來挖江小蕎,到時候自己的競爭對手就不是一個運輸公司,還要包括實力強勁,優勢明顯的市裡省里的工廠企業,所以,當務之急在這些人蜂擁而來之前,自己必須拿下江小蕎這塊讓人眼紅的肉骨頭。

一根煙接著一根煙下來,天亮了,馬廠長知道要不了一會兒,柳書記他們就會再次出現,現在的機械廠就是最熱門的地方。

江小蕎昨晚回去,劉雪梅和胡大娘李大爺都沒睡,在等她,機械廠的事情他們不知道,可是江小蕎這一出去就是一天不見人,現在這麼晚才回來,能不擔心。

本來劉雪梅是要去機械廠看看,可是李大爺給阻止了,江小蕎是個穩重的孩子,這麼晚都沒回來,也沒個人來通知一下,只能說明江小蕎在忙,很忙,忙的完全抽不出手。

他們不能再給孩子添亂,這麼晚劉雪梅出去要是再出個什麼事,那不是給孩子鬧麻煩。

結果不時到窗子看看的胡大娘和劉雪梅第一時間,發現自家的樓下忽然開來了一輛黑色的小轎車。

兩個人能不奇怪,這大半夜的,誰家來人。

這小轎車可氣派了,全縣能數得著的都是那些領導頭頭什麼才有資格坐的,這是什麼人大晚上到這裡來。

雖然知道不可能是來找自家,可是劉雪梅就是感覺心慌的很,閨女沒回來,大半夜出現一輛車,心裡慌慌的。

結果兩個人瞠目結舌的看到小轎車停下后,一個小平頭的司機下車,殷勤的打開車門,下來了一個人居然是江小蕎,看司機那一付狗腿子一樣的態度,劉雪梅都要不相信的揉了幾次眼睛,這一切簡直太不可思議。

江小蕎上了樓,司機才開車走了。

劉雪梅風一樣刮過去,打開大門,果然樓道里傳來腳步聲,那是她熟悉的腳步聲,看著出現在視線里的江小蕎,劉雪梅把江小蕎拉進來。

江小蕎好笑的看著劉雪梅把大門關上,「媽,奶奶,爺爺,你們怎麼還沒有睡?」她以為劉雪梅肯定要等著自己,可是胡大娘和李大爺年紀大了,還這麼熬夜等自己就太過分了。

「你不回來,我們哪裡睡得著,與其在床上烙餅,還不如等著你呢。吃過飯了嗎?我現在給你做一口吃的,有現成的饅頭,炒個菜,還有給你留的小米粥。」胡大娘心疼江小蕎,光是看著江小蕎滿臉的油污,就知道這一天不好過。

她埋怨道:「這個機械廠也不能把個丫頭當做男人使喚啊,也不看看這能一樣嗎?你看看好好的一個漂亮姑娘都糟成什麼樣子了,你快去打水洗洗臉,我和你媽去給你張羅飯菜,你洗好了出來就有的吃!快去1這話里就能看出來是心疼江小蕎心疼的不行。

江小蕎拉住胡大娘想要去廚房的身子,開口阻止劉雪梅。

「奶奶,媽,你們別忙活了,我在機械廠吃過飯了,我洗洗臉就行,你們都睡吧,這麼晚了,明天你們還要出攤子,休息不好對身體不行,我自己洗洗就睡。」

胡大娘和劉雪梅止步。

互相看了一眼,孩子回來就好,估計機械廠還能不管飯,吃飯倒是不會騙他們,也對,這都夜裡三點了,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劉雪梅把胡大娘和李大爺勸回去睡覺,她睡不著,這孩子這一整天不知道幹什麼去了,機械廠現在她可是在攤子上聽說了,鬧得很大呢,據說這次的事故引出了機械廠大訂單要泡湯的事情,不少來來往往的人都在議論呢,這樣的話江小蕎要是想去機械廠,是不是不應該去埃

也不知道現在什麼情況,劉雪梅心裡跟在火上油煎一樣難受,不和江小蕎說說話,她也睡不著。

打了溫水給江小蕎,江小蕎洗臉,打著香皂洗的乾乾淨淨,一盆水都是油花飄在上面。

劉雪梅又給她換了一盆,江小蕎才總算是洗乾淨。

清清爽爽的擦乾淨臉,江小蕎回了屋裡,就看到劉雪梅坐在床上開著一盞夜燈正在等著她呢,因為她上夜班回來晚,江小蕎怕打擾江小米和江小谷的休息,和劉雪梅住在一起。

一看自己媽這架勢,就是要嚴肅的談話。

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經有些泛著淡淡的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