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93章 藏起來才是最保險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3章 藏起來才是最保險的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

柳書記走上前一步,居然不是走到江小蕎和理查德之間!而是走到了馬廠長跟前,和藹的詢問。

「江小蕎是你們機械廠的職工,她這樣的人才應該是總工程師吧?」柳書記看著笑眯眯的樣子!馬廠長卻硬生生打了個寒戰。

太和藹可不是什麼好事。

柳書記這是什麼意思,腦子裡過了過。

馬德材差點拍大腿,這話還用說,肯定是柳書記對江小蕎有了安排,急忙點頭,「對,對,江小蕎擔任總工程師當之無愧1雖然江小蕎一來了就做總工程師有些太冒尖,可是江小蕎現在還不夠惹人注目啊,再加上這麼一條也不算什麼。

在說有縣高官發話,這就是妥妥的保駕護航,這以後這丫頭的路還不是一帆風順。

「住房也要安排好,這樣的人才當之無愧的可以享受教授級別的待遇,我們對於人才一定要放寬條件,任何困難都可以解決,要不然我們對不起這父老鄉親,也對不起你們這機械廠幾千的職工,這也是給他們做一個榜樣。誰有能力幹得好,誰就應該得到最好的。」柳書記其實心裡急,看著理查德還在滔滔不絕,西得公司實力雄厚,再說資本大國的企業人家不在乎錢的問題,恐怕對於江小蕎這樣的人,隨隨便便一個大手筆出手,就怕小姑娘見識淺薄,會被迷花了眼。

必須在他們的手上提供優厚的資源留住人才,這樣才能帶動人才的引進。

談話已經結束,江小蕎帶著李明宇他們三個人直去了發動機現場,這一次理查德竟然默默地跟在後面,一句話都沒有多說。

柳書記心裡更加沒底。

他們縣裡好不容易出了這麼一個人才,留不住的話,那不是打他這個縣高官的臉。

無論如何不能被西得公司挖走。

江小蕎忙著指揮李明宇他們幹活兒,因為這一台發動機損傷沒那麼厲害,所以修起來似乎更快,這一次拆卸都是他們自己動手,每一步都有江小蕎解說,任何部件和配件包括作用和起關鍵關係都一一解說明白,包括後期的配件的修改,不過尺寸江小蕎沒說,這一台她沒準備修改。

因為按照合約,他么只有權利留下一台發動機,其他的還是要送還西得公司,江小蕎可不會把自己的技術外傳的,這是專利。

獨一無二的保護知識產權。

李明宇他們這一次動手就明白了原理,拆的時候還束手束腳,等安裝的時候速度已經很快。

三個人互相之間居然配合默契。

第二台發動機,江小蕎全程沒說話,是看著李明宇他們工作,這也是一種考驗。

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這會兒就要看他們的道行。

三個人也緊張的手心出汗,磕磕絆絆總算是拆了一大半,可是面對損毀的部件,他們還是束手無策,因為這一次和上一次損毀配件位置不一樣,三個人摸不清頭腦。

可惜這會兒江小蕎根本顧不上他們。

江小蕎和柳書記正在和機械廠的工程師討論流水線的可行性報告呢。

按照江小蕎的理論還要在流水線上安裝一個小的機械裝置,就起到了調控規格的作用!可以把誤差減到最小,這個裝置江小蕎已經強調,可以帶人連夜製作出來,不過需要明天或者後天,因為裝置需要畫出來圖紙,不能靠嘴巴製作,工人嚴格按照圖紙來做,會精密到每一毫米,誤差率會是最低,甚至沒有。

柳書記已經點頭同意,縣委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柳書記不能一直在機械廠現場辦公,這裡只要告一段落,柳書記就能離開。

現在機械廠已經馬上要進入正軌,柳書記終於可以鬆口氣,特意把馬廠長叫到一邊,咕噥了半天,柳書記才帶著秘書經貿主任這一大批人離開,十幾名專家可是一個都沒有走,能夠見證到一種新式的流水線的完成也是他們心目中的榮耀。

誰也捨不得走。

尤其是兩位六十幾歲的老專家老教授心裡也是羨慕了李明宇他們,畢竟三個人現在已經在上手修理的是最新式的發動機,這項技術對於他們這個貧困大省將不再是難題,技術攻關下來,一旦他們投入生產,也許就是他們省走向機械大省的輝煌。

而誰最先學習這樣的技術!誰就是以後的主力技術人員核心,是鐵板釘釘的明日之星。

他們拉不下那個臉來和江小蕎要求。

江小蕎更不可能安排人家這些專家工作,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她要是上來就指揮,那隻會讓人家覺得是她輕狂。

技術不是靠嘴皮子,這些所謂的專家也是需要不斷的磨鍊實踐才能創新,她的一次成就絕對不足以讓人家都聽她的指揮,再說了三人行必有我師的話是有大環境限制的。

她不會去招惹人家,有這個時間她還有工作要做呢。

江小蕎找到馬廠長,「馬廠長,我需要一間辦公室畫圖紙,您看能不能安排一個安靜的地方,當然也不一定非要辦公室,車間也行!就是安靜一些就行1

馬廠長立刻笑眯眯的答應,「你放心,我都給你安排好啦!你跟我走1

趙秘書幾乎要羨慕死了。

這才短短的幾天時間,江小蕎直接在馬廠長心目中成了搖錢樹。

這笑容,馬德材一向對著所有人都是擺足了架子的。可現在見到江小蕎笑的那個慈祥,比見到馬廠長親爹親媽都親切。恨不得把江小蕎捧在手心裡呢。

江小蕎跟著馬廠長趙秘書往廠里的辦公樓走。

剛抬腳,還沒有走出去兩步,就看到忽然機械廠的大門那邊就湧來了一大群人,烏泱泱的,黑壓壓的,還有人在大聲喊。

「我是來見江小蕎的!我是省重型機械廠的韓越民。」

「我也是來見江小蕎的,我是外經貿機械學院的1

「我是機械大學的1

「我是市機械廠的1

「我是……」

「我是……」

所有人都是一個聲音,要見到江小蕎。

馬德材和江小蕎互相對視,麻煩來了!馬德材知道今天肯定所有的企業都有動作!可是也未免太快了。

他還沒有和江小蕎敲定調動的事情,剛剛送走柳書記,他還不容易騰出時間想要和江小蕎好好談談,把調動的事情拿下來。..

這樣一來,恐怕要泡湯。

現在只有把江小蕎藏起來才是最保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