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99章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9章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夜幕降臨的時候,趙秘書來和江小蕎商量要不要加班,現在都九點了,江小蕎不走,趙秘書那裡敢下班,可是這一直下去,恐怕今晚就算是加班了,趙秘書自從到了機械廠,做的就是文員,還沒經歷過加夜班的事情,家裡人也根本不知道,這肯囊死。

江小蕎看了看時間,也知道自己耽誤趙秘書下班,收拾收拾東西告訴趙秘書下班了,再說今晚她的確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昨晚就沒睡,今天還不睡,年輕到時沒什麼,可是江小蕎年輕的身體里裝著一顆不年輕的心,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絕對不能為了這個不算是難題的問題把自己給坑了。

趙秘書和江小蕎下了樓,這時候機械廠都已經下班,車間基本上都黑乎乎一片,辦公室到停車棚這一段路還真的黑,好在兩個人作伴,還好一些。

江小蕎猛的想起發動機的事情自己還沒去看看,就那麼把李明宇他們丟在那裡一天!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去休息了沒有。

一問趙秘書,趙秘書才告訴她,李明宇他們第二台發動機還沒完全裝好,但是修理已經完成,因為時間晚了,都已經回去休息,明天一大早應該就來繼續今天的工作。

江小蕎放心了,本來這兩台發動機損壞不嚴重,這要是李明宇他們搞不定,那就是他們空擔了一個虛名。

和趙秘書不順路,各走各的,看著趙秘書騎著自行車走了,江小蕎騎上自己的自行車也開始回家。

這會兒才感覺真的有點累了。

設計圖基本完成了,就是還有些小的細節需要自己處理。

明天上班的時候,應就能完工明天可以完工,接下來一個禮拜廠里應該能夠把自己的裝置設備製作完成,結經過測試沒問題,就可以流水線動工,一個月還真的是緊緊張張的。

但是不管怎麼緊張,自己總要在自己走之前,把流水線完成,這是一個承諾。

猛的江小蕎腦袋後面一陣劇痛,然後就昏了過去。

兩個人影站在江小蕎倒在地上的地方,「你下手太狠了吧?這不是你閨女啊!你不怕打傻了,那可賣不上好價錢1一個男人不滿的把江小蕎的臉翻開,看到江小蕎腦袋後面有血淙淙流出來。

心裡一驚,這丫的是親爹嗎?咋下這麼黑的手。

「放心,我有分寸,這丫頭不好對付,你要是讓她醒著,只要大喊一聲,我們兩個都要完蛋,趕緊的,廢話少說,把人捆上,裝到麻袋裡,放到自行車後座上,我們趕緊走,別讓人看見1這個是江在山的聲音。

江小蕎是沒想到第一個對她下黑手,打悶棍的竟然是這具身體的親爸。

說好的女兒都是父親的上輩子的小情人呢。

難不成小情人都是這麼對待的。

兩個黑影動作麻利,拿著繩子把江小蕎手腳都捆上,還拿了一塊破布堵在江小蕎嘴裡,然後把人裝進一個麻袋裡,捆了口,擱在自行車後座上,兩個人推著自行車,左右看看很快走掉了。

黑色的夜幕掩蓋了一切,誰都沒有看到這一幕。

劉雪梅看看時鐘,已經十一點,大妞還是沒有回來,拉開窗帘看看外面,黑乎乎的一片,街上除了昏暗的路燈,看不到一個人影,嘆口氣,這孩子看來今天又要加班。

關了燈,躺下!劉雪梅睡不著,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是有種心惶惶的不安。..

這個機械廠看來不是什麼好單位,這還是借調都要忙成這個樣子,一個女孩子家家的,昨天就是半夜才回來,雖然有汽車送,可是也夠讓人操心的。

劉雪梅寧願孩子平平淡淡的生活,別這樣讓她擔憂。

家裡日子過得越來越好,可是她還是擔心,江小蕎的年歲該找個對象結婚,要不然人家總是要說道的。

明天還要出攤,睡吧。

劉雪梅閉上眼睛睡著了。

郊外的一所破房子里,江在山和二胡把麻袋抬進來,扔在牆角的草堆上,這裡背後就是東山,這個房子是這裡的守林人原來用的房子,現在林場改革,都給建了新的房子,這裡也就被廢棄,一般都不會見到一個人影,這也是江在山和二胡找好的地方。

因為虎哥給江在山的期限眼看著快要到了,江在山心裡也著急。

他回去廠里上班,結果領導找他談話,說是鑒於他的斑斑劣跡,還有賭博的惡劣行為,嚴重影響到廠職工的素質教育,直接停職半年,半年之內如果還沒有悔改的表現,就要開除。

江在山求著廠長就差下跪了,好話說盡,可是這個混蛋就是不鬆口,江在山就知道自己算是完了。

這個紡織廠多少人想進來呢,想要頂替安排的人員多了去了,多少人的家屬都在等一個名額,自己這一挪窩,人家補上去!誰還願意下來啊,到了半年頭上,恐怕就沒有人會記得他,基本上就是開除了。

到時候自己就算是徹底被紡織廠不要了。

江在山垂頭喪氣的出來,沒了工作,誰還會借錢給他,別看平日里都是稱兄道弟的,那是因為人家看著你掙著工資,知道你跑了和尚跑不了廟,反正不怕。

可是沒了工作,誰都不會借給你一分錢。

五千塊錢呢。

江在山就是賣了自己也賣不回來這麼多錢,江在山這次是真的後悔了,自己這麼就鬼迷心竅去賭博,這好好的日子過成這樣,這不就算是完了。

呂素美這幾天基本沒回來過,人影子也不見,這娘們有錢的時候甜言蜜語的哄騙自己給她買這買那,沒錢了,比誰都跑得快。

江在山一出廠門口就碰到了二胡,被人堵個正著,一頓狠揍之後,江在山說了,自己反正是沒錢,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二胡看著江在山這個耍賴都樣子,直接就要把江在山的胳膊二次砸折了,江在山才怕了,是自己有辦法。

只要二胡想辦法聯繫買家,自己閨女賣了總能換幾千塊錢吧。

自己大閨女可是已經十八,能賣個好價錢的。

二胡也動了心,畢竟十八歲的姑娘賣了,怎麼也能賣個五千塊錢,還真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