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06章 不知道該說幸運還是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6章 不知道該說幸運還是倒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車子開到了胡漢三家門口的巷子,這裡是平房,車開不進去,路太窄。

劉鐵柱和李大爺下車,劉鐵柱本來不讓劉雪梅進去,怕胡漢三反抗,劉雪梅就變得礙手礙腳,可是劉雪梅堅持不行,非要進去,不親眼看到自己的閨女江小蕎,劉雪梅絕對放不下心。

劉鐵柱沒辦法!只能安排兩個幹警打頭!自己跟在後面,劉雪梅留在最後面,私心裡覺得有什麼事情,自己還能護著劉雪梅一些。

胡漢三最近日子過得不好,自從打自己姑父的鋪子的事情泡湯以後,小弟們看著跟著胡漢三也沒有油水!都一個個走了,跟了別人,這也讓胡漢三很窩火,這幾天打牌也輸,做什麼都不順心。

這讓胡漢三更加恨江小蕎,都是這個小娘皮害得自己,要不然老子現在風風光光的開了遊戲室,不定日子多逍遙呢。

胡漢三遇見打算好了,江小蕎是必須收拾了,要不然自己什麼臉都沒有了,現在外面道上都瘋傳他被個女人胖揍了一頓,非常讓他沒臉。

不對付了江小蕎,好好教訓這個女人一下,都對不住自己。

可惜這兩天他只顧著打牌,沒日沒夜都還沒抽出手來伺候江小蕎呢。

今天打完牌眼睛都要睜不開,搖搖晃晃就跟喝醉酒一樣往家裡走,倒了家門口剛推開門,就看見有個陌生男人正瞪著自己翁聲翁氣的問他:「你是胡漢三?」

胡漢三一看不對啊,這氣勢上不太對,暗地裡踅摸,自己最近雖然手氣不是很好,可沒欠高利貸埃

一想到這裡底氣足了八分。

斜眼上下打量眼前的幾個人,猛然看到劉雪梅和李大爺,這不對啊!

這兩個人怎麼來啦!

「姑父?這些人是你帶來的?這是幹啥啊!咱好歹也是親戚一場,我可是我姑唯一的侄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您也不合適帶人上我家找事吧,再說了最近我都沒去過你家,也沒找你們麻煩,不至於這麼趕盡殺絕吧1看到李大爺,胡漢三倒是心裡踏實了,不就是李大爺帶人上門。

還能把自己怎麼樣,畢竟中間可還有自己姑呢。

往椅子上一坐。

劉鐵柱一腳踢開椅子,胡漢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兩個幹警一邊一個架起胡漢三,直接摁倒在地,手銬就拿出來了。

胡漢三一看見手銬心慌了,這是警察才有的玩意,他被拘留沒少被拷起來,怎麼就和警察扯上關係了。

他沒犯事埃

連忙求饒。

「等等,等等,警察同志,就算要抓我也要有個原因吧,起碼您要告訴我一下我怎麼啦?讓我死個明白啊1這次胡漢三真不知道怎麼啦。

劉雪梅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揪著胡漢三的脖領子,厲聲問到:「你把我家大妞弄到哪裡去了?還裝模作樣,你給我說1見到胡漢三,劉雪梅心裡早就按捺不住了,屋子裡剛才已經看過,除了肖花和那個不吭氣的胡老頭,一個人都沒有,這屋子只有兩間,一眼就能看的清清楚楚,連個藏人的地方都沒有,劉雪梅能不著急埃

胡漢三頭被壓在地上,根本動不了,只能側著頭喊冤,「這位大姐,你弄錯了吧,誰知道你家大妞在哪裡啊?我都不認識,怎麼知道她在哪裡?」真是冤枉的,胡漢三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怎麼好好的這事情就到自己頭上。

劉雪梅一個巴掌扇上去,「你把我家大妞給我還回來,要不然我和你一死,我和你一起死1劉雪梅看著弱不禁風,這氣急了,下手絕對不客氣。

扇的胡漢三半邊臉都快要不是自己的,掙扎著想要躲開,可惜被警察死死按著,著急的胡漢三沖著李大爺喊:「姑父,你快把這個瘋婆子拉開,我真的不知道什麼大妞,二妞的,你讓我怎麼還給她。」

劉雪一見胡漢三不承認,急了。

上去又要拚命,被一邊的劉鐵柱攔住了,他是警察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妹妹在自己面前打人,好說不好聽。

「雪梅,雪梅,你等等我,我來問,我來問!行吧1

劉雪梅停止掙扎,一把抓著劉鐵柱的胳膊,「大哥,肯定是他抓了大妞,讓他交代,讓他交代,他要不說,就槍斃他1這話聽的劉鐵柱嘴角直抽抽,這派出所是你家開的啊,還說槍斃就槍斃。

安撫的拍拍劉雪梅,走到胡漢三跟前。

兩個幹警揪起胡漢三,整個人對著劉鐵柱。

劉鐵柱蹲下身子,和胡漢三平視。

這樣可以看到胡漢三的心理活動,視線里會泄露胡漢三的內心想法。

胡漢三察言觀色的本事還能看不出來這個是個警察的頭兒,立刻陪著笑臉,說:「警察同志,我真的不知道她說的什麼大妞,我都不知道這個人是誰,我真的沒見過,幹什麼抓她啊!我真的冤枉啊1

這是他這輩子說的真話,可是明顯人家都不太相信。

胡漢三也是憋屈埃

劉雪梅在旁邊陰森森的說:「你冤枉什麼,我家大妞上次打過你,你肯定是懷恨在心,不是抓了我家大妞,鬼才信!大哥,別信他!肯定是他1劉雪梅已經認準了就是胡漢三。

心底里的唯一希望就是胡漢三不說實話,只要撬開胡漢三的嘴巴,自己的大妞就能回來。

其實她現在唯一的希望只有這個,不抓住劉雪梅覺得自己會瘋了。

胡漢三猛的一下反應過來,吃驚的問:「你說的是那個母老虎?那個母老虎丟了?」臉上一喜,那個厲害的不像是女人的女孩子沒了,那是不是就是說李大爺就沒人護著了,那麼自己是不是就有希望弄到鋪子啦!

眼睛里都是藏都藏不住的喜色,不過他可沒忘記劉鐵柱還在跟前呢。

自己今天不解釋清楚恐怕沒好果子吃,估計這些人懷疑自己,就是因為自己上一次和那個婆娘有了過節,所以一出事,第一個懷疑的就是自己。

不知道該說自己是幸運呢,還是倒霉。

這個黑鍋這麼就到自己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