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08章 廉潔自律是出了名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8章 廉潔自律是出了名的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劉雪梅想了想,「家裡人都知道!外人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們運輸公司的人肯定都知道,他們吳經理因為這個事情還上門了一趟,所以我想著運輸公司都應該知道,會不會是大妞的那些同事里有什麼和她不對付的,和她開玩笑啊1

劉鐵柱苦笑,這是綁架!誰要是拿這個開玩笑!那就是不想要命。

又問了劉雪梅一堆的問題!可是有價值的幾乎沒有。

根本看不出來江小蕎到底和誰有什麼關聯。

劉鐵柱安撫了劉雪梅,把劉雪梅交給李大爺和胡大娘照顧,自己必須回去派出所,這件事情是大事,惡性案件,必須上報武裝部,還要請示市裡公安局的配合。

這種情況他們只能按照失蹤被拐人口事件處理,一旦被拐就有可能嫌疑人轉移江小蕎,現在他們需要各方配合嚴查各個路口,這樣對方就不敢把人轉移,還要只要還在當地,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江小蕎。

劉鐵柱剛回到派出所,就看到所長張常柱正和縣高官柳書記在談話,辦公室里坐了一堆的人,有機械廠的馬廠長,縣委的各個頭頭腦腦,這裡算是聚全了大小領導,還有很多劉鐵柱不認識的面孔。

自己還沒能彙報派出所所長,人家這裡已經等上了。

一看到劉鐵柱,張常柱招招手,讓劉鐵柱進來,「這位是劉鐵柱同志,這個案子就是劉鐵柱同志最先接到報案去了解情況的,這是咱們柳書記,有什麼事情趕緊彙報,江小蕎的下落有眉目了沒有?」平日里劉鐵柱總是搶了他的風頭,這一次沒想到一個小小的江小蕎能夠引發這些大人物的大駕光臨,張常柱正好把這個責任推給劉鐵柱,畢竟誰都心裡清楚,人失蹤了,再找回來的機會不多。

剛才柳書記可是把自己訓斥了一頓,還沒怎麼樣呢。

這個過張常柱可不被。

劉鐵柱搖搖頭,「我們根據家屬提供的線索找到了一個嫌疑人,可是這個嫌疑人有不在場證明,而且根據我的經驗,有很大的把握這個人不是嫌犯。我們需要做進一步調查1

自己的外甥女下落不明,劉鐵柱心裡比起任何人都難受,按說這個案子他應該避嫌,可是現在他不自己做這件事,他對誰都不放心埃

況且劉雪梅要是知道他不能參與這個案子,那個樣子會怎麼樣,劉鐵柱不知道,反正是一百個擔心。

所以到現在為止他都沒有提出迴避的申請,也是希望他不提,別人也不說,又不是走後門幹什麼壞事,把這件案子辦好就可以。

柳書記眉頭深鎖,表情凝重,眼神犀利的看著劉鐵柱。

「沒有任何線索嗎?」柳書記都要罵娘。

自己不過是去睡了一覺,這麼一醒來情況就變得這麼糟糕,江小蕎現在不是失蹤的時候,當然他的意思不是說江小蕎就應該失蹤,只不過現在流水線項目正在緊要關頭,任何一個風吹草動都會影響到流水線進行,辦公室里今天一早馬廠長看了設計草圖,據說只完成了一半。

一發生這樣的事情,馬廠長第一時間已經把十幾位專家請過去看了設計圖,所有人都是無奈的搖搖頭。

找個設計原理看不出來,光是憑著一半的設計圖他們去沒辦法繼續下去。

柳書記當即就發火了。

首先批評了馬廠長的不負責任,一個這樣的年輕女孩子,加班到很晚,居然沒有派人專門接送,才給犯罪分子造成可乘之機,第二,應該給江小蕎安排城裡的住宿,這樣省了很多路上的來來回回。

第三是現在才發現江小蕎的失蹤。

要是早一點發現江小蕎失蹤,不是可以爭取時間。

當即就撤了馬廠長的職務,從正職直接擼成副的,以觀後效。

馬廠長哭都沒地方找去。

心裡那個恨,這是哪個不開眼的王八蛋混蛋,你綁誰不好,偏偏找上江小蕎。

這不是給自己添堵埃

「沒有明確的線索,現在我們只能兩手抓,一是最好咱們縣周邊的道路進行嚴格設卡排查,防止江小蕎被人轉移,第二挨家挨戶的實地調查,最好能申請一筆獎金,鼓勵提供線索的人們,這樣發動群眾菜式基本。」劉鐵柱也知道唯一的辦法只能寄希望於找些人還沒有把江小蕎轉移!只要時間上賽跑,最後說不定還真的能把江小蕎找到。

這也是現在唯一能夠辦到的。

不是辦法的辦法。

柳書記大手一揮,「那就立刻辦,報告趕緊打,我現在當場批准,吳局長,你是負責治安惡**件的這快的,你現在就打電話和武裝部全力配合,所有警力都調動起來,給我把這裡封的嚴嚴實實,不能放走一個蒼蠅。

只要江小蕎在我的地界上,就是挖地三尺都要給我找出來。還有對於積極提供線索的舉報人,我們縣裡懸賞五萬,只要提供有效的線索起到了救出江小蕎的巨大作用,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聽到沒有1

這是大手筆。

吳局長立刻點頭,縣高官秘書第一時間聯繫自己到場,說事發生了案子。

他還以為是柳書記自己的事情,誰知道到了才知道,是關於一個小小機械廠的工人的失蹤事件,心裡也沒當回事。

那一年不發生這樣十件八件的失蹤案件,這沒什麼好奇怪的。

可是現在聽到這裡要是還不明白江小蕎重要性,他就可以不做這個位子了。

立刻拍著胸脯給柳書記保證,一定完成任務。

可是心裡也是擔憂,是個被拐的人,能找到一個已經不錯。

這江小蕎萬一找不到,柳書記能因為馬廠長的失職直接擼了,那自己要是沒能破案,到時候會怎麼樣!

這還真說不準。

這個案子可是所有人眼中的棘手案件。

張常柱眼珠子一轉,這個時候江小蕎就是一顆炸彈,誰挨著誰被炸,馬廠長的事情誰不知道埃

要是這個時候把劉鐵柱是江小蕎的舅舅的事情捅出來,治劉鐵柱一個徇私的罪名,應該柳書記特別反感這樣的私心吧。

估計一個不高興,劉鐵柱就可以從指導員的位子上下來。

就算是江小蕎的舅舅,這個時候表現得越是積極就越是錯,畢竟柳書記早正直注重風氣,廉潔自律是出了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