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09章 朝中有人好做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9章 朝中有人好做官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張常柱看似不經意的說:「劉鐵柱,你和江小蕎是親戚關係,怎麼這一次沒有申請迴避參與案件調查,這樣的關係會嚴重影響你的判斷能力,容易感情用事,這樣可不好,不能因為私心害了江小蕎啊1這個時候江小蕎菜式柳書記眼中的寶貝,那他就拿江小蕎來說事。

柳書記果然抬起頭看著劉鐵柱。

「你叫劉鐵柱,你和江小蕎是什麼關係?」眼神里鋒利如刀,寒涼如雪。

劉鐵柱不懂得那些彎彎繞繞,張常柱看自己不順眼不是一天兩天,可是無論如何自己必須參與這件事,哪怕丟了工作。

「我是江小蕎大舅,柳書記,我沒有申請迴避工作,是我的個人私心作祟,我不放心其他人,不是說咱們公安幹警不認真負責,是我這個舅舅總是擔心,我妹妹現在已經要瘋了,見誰都像嫌疑犯,恨不得一家一家去找人,我是看著江小蕎長大的,小時候我還抱過她,現在我的外甥女沒了,我說成什麼也不能置身事外,我也知道這是感情用事了,可是柳書記,請相信我,我會用我的全部心力做到棱件事。要不然我對不起我的妹妹,也對不起我的外甥女。哪怕您要擼了我的工作,請讓我辦完案子,請您給我機會1

鐵錚錚的漢子說著懇求的話,那麼讓人心疼。

可惜張常柱可不幹,這會兒不落井下石,等什麼時候。

也許每個人總會有一個兩個的對手在等待機會把你摁死。

笑著上來,張常柱拍拍劉鐵柱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劉鐵柱,我知道你是一片護外甥女心切,可是工作中,什麼就是什麼,要有規矩,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要是大家都這麼做,今天是你的外甥女,下一次是我的小舅子,再一次是誰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那我們警察還辦不辦案,工不工作。紀律就是紀律,你這樣很容易犯錯誤的。還是把手裡的工作交代給其他人,你這幾天好好休息一下,回去勸勸你妹妹也好,這裡的工作我安排其他人接手1

這一下就是名正言順的把劉鐵柱的工作給停了,哪怕柳書記不開口,劉鐵柱想要復職,那也是需要他這個一把手開口的,到時候誰還能想起劉鐵柱埃

劉鐵柱剛要說話,張常柱擺擺手,「劉鐵柱同志,你出去吧1

這是不給他任何分辯的機會。

劉鐵柱沮喪的垂下頭,這是紀律原則問題,不是私人恩怨,張常柱的理由正當,自己毫無抵抗力。

這個時候他除了聽命令,沒有其他的辦法。

可是江小蕎還沒有找到,張常柱的性子拖曳,恐怕這個案子到了張常柱手裡,江小蕎憂矣。

劉鐵柱耷拉著肩膀,腳步沉重的往外走,他已經下了決心,反正自己被停職,那他就私下裡去尋找線索,總不能由著張常柱的做法,他不會放棄尋找江小蕎的。

他也有自己的一些關係和人脈,一些戰友還都和他關係不錯,總有人願意搭把手的。

反正不能讓他看著。

「站住1

柳書記那個低沉但是嚴厲得聲音傳來,劉鐵柱一頓,張常柱心裡一喜。

就知道柳書記眼睛里不揉沙子。

這會劉鐵柱觸到了柳書記的底線,這一下有劉鐵柱的好看,停職還是輕的,一個不好,從此不能在公安系統待著了,這裡恐怕以後沒有劉鐵柱的立足之地。

劉鐵柱轉過身,看著柳書記,柳書記的眼神嚴肅,神情裡帶著幾分嚴厲,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寒氣。

張常柱急忙上前。

「柳書記,劉鐵柱同志雖然這一次違反了條例和規定,可是我覺得法不外乎人情,劉鐵柱是情有可原,畢竟誰家遇到這樣的事情,也難免頭腦發熱,昏了頭不想置身事外,但是劉鐵柱同志是個好同志,工作一向勤懇,這一次您就饒了他吧,我一定讓他回去深刻的做檢查,不認識到錯誤,絕對不會讓他復職。」

這話幾乎是赤果果的上眼藥。

柳書記斜睨一下張常柱,嘴角抖了一下,張常柱的小心思,柳書記能看不出來。

當著自己的面大張旗鼓的把這件事揭出來,這是人情啊,不就是想要給自己留下,奉公守法,嚴以律己,更嚴格要求下屬的好派出所所長的形象,拿著劉鐵柱來做襯托他張常柱高大的基石。

要是真的對劉鐵柱那麼好,就應該是私下裡說這些話,瞞著自己,現在這麼說!就是要自己狠狠地懲罰劉鐵柱,看來江小蕎這個舅舅也是個倔脾氣,要不然也不會得罪人得罪的這麼狠。

「是這樣埃我還以為這個劉鐵柱是個一味徇私,不著調,不知道輕重緩急的人,聽你這麼一說,人家是情有可原,既然張所長都這麼說了,我要是再追究就不太合適,況且我覺得劉鐵柱參與這個案子其實沒什麼不好。

雖然是一家人,可是就是因為是一家人,是親戚,他才會比其他人更要盡心儘力,竭盡全力的追查江小蕎的下落,咱們當領導的當然是要遵守原則,可是有時候也是要看情況的。比如這一次這不是違法亂紀的違反原則,是更好的執行貫徹領導的意思。我反而覺得劉鐵柱同志是最合適的人眩

現在我宣布,縣裡成立1118專案組,劉鐵柱同志任專案組組長,給予他可以越權指揮調動的權利,當然只是臨時專案組的時候適用,劉鐵柱同志,我希望你儘快可以破獲這一起惡性案件,把江小蕎同志安全的帶回來。這是命令,你聽到了嗎?」柳書記的話讓所有人跌破眼睛。

也只有柳書記的秘書知道,這是書記愛屋及烏,因為對江小蕎的喜愛,才會對江小蕎的家裡人也會另眼相看。

劉鐵柱激動的半天都不會說話了,張常柱張著嘴吧,半天沒說出一句話。

馬廠長,不,現在的馬副廠長推了一把劉鐵柱,「書記給你這種特權,你還不趕緊答應啊1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運。

自己因為江小蕎被降了一級,劉鐵柱一個不起眼的小警察,現在居然混到了柳書記眼裡,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埃

江小蕎啊江小蕎你到底在哪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