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11章 五千就五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1章 五千就五千!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江在山看了看綁著的江小蕎,自己這個大女兒長得相當出色,最近跟著劉雪梅吃喝應該也過得去,臉上身上有肉,長得也白白嫩嫩,看著漂亮的不像話,一咬牙。

反正江小蕎長得這麼漂亮,就算以後嫁人,彩禮什麼的劉雪梅肯定不會交給自己,自己是占不到一分錢便宜的,就算他想,就江小蕎這個性子,自己就是說破大天來,江小蕎也絕對不會心軟。

既然你不仁我不義,你不認我這個親爹不想孝順我,那我賣了你給我自己救命,也不算過分。

反正這個閨女的命也是自己給的,就算是賣了她就當是她還了自己的養育之恩。

「60001

旁邊的二胡傻了眼,這個江在山還真敢開口,你這閨女是金鑲玉呀,還要了6000塊錢,看來這個人貪心不足。

不過他什麼也不會說,反正掙來的錢總要分他一些,還能完成虎哥交給自己的任務。

何樂而不為。

那兩個人相視一笑,「老哥,你這可沒誠意。」

「這個價錢別說是天仙,我們都買下了。問題是你還真當您閨女是天仙埃3000,這可已經給的不少了。」兩個人雙簧一樣互相襯托著討價還價。

江在山哪裡肯,江小蕎可是他最後的指望,要不然欠虎哥的5000塊錢拿什麼來還。

直接變成3000塊錢,江在山也知道這些人掙的是黑心錢。不死命地往下看砍價還願意給你。

他原本還指望著能多賣一點兒錢,自己手頭還能富裕一些,現在紡織廠已經停了他的職,沒有收入,江在山手裡也沒有存款,呂素美已經五六天沒有回來,連個人影子也不見。

肯定是這個婆娘已經知道了他被停職的消息,就是怕他要錢,直接躲人。

他鋌而走險不就是為了錢嗎?

打算著就是這一把除了還了債還想手裡留上一筆錢,江在山打算著拿剩下的錢做小生意,劉雪梅那樣不起眼的女人,都能擺小攤子賣菜,他江在山能說會道,長得又氣派,如果去做生意那肯定是財源滾滾前途無量。

等他發了才讓那些小人,都滾一邊兒去吧!

家裡大哥大嫂看見他就跟看見瘟疫一樣沒給過一個好臉色,據說江虎現在也住院了,江老太太成天唉聲嘆氣,不住嘴的嘮叨他,埋怨他,都怪他惹的事,一家人現在吃吃喝喝,全都省吃儉用。

大哥大嫂除了回來睡覺。一分錢都不往出拿,也不顧家裡的家用。

眼看著家裡都要揭不開鍋了,還不是看他現在失了勢,又欠了一屁股債,每天橫挑鼻子豎挑眼,臉拉的跟驢臉一樣,活像江在山欠了人家幾千塊錢一樣。

虎落平陽被犬欺。

等他東山再起,做生意誰不會呀,連劉雪梅那樣一個懦弱不起眼兒的女人,都能做的有聲有色,他江在山要是去做,那還不是一個妥妥的萬元戶。

等他有了錢,把家裡的樓房買回來,拿著錢砸在大哥大嫂臉上,他倒想看看他們還拿什麼眼神兒看他。

現在這些人,上來就直接砍一半兒,江在山也不是吃素的,大不了這家不成找下一家,他就不信,就她家大妞兒這個模樣,賣不上價錢誰相信。

「兩位大哥,這六千我都是吃虧,你們自己看看,這丫頭長得水靈著呢,要臉蛋有臉蛋,要皮膚有皮膚,要身材有身材,6000塊錢不多,昨天還有人看,給我6500我都沒賣,咱們也是看著投緣,要不然我可不賣1胡說八道江在山還是很拿手的。

兩個男人樂呵呵,他們都是人精,乾的就是買賣人口的生意,這樣的貨色也的確是很驚艷,不是那種鄉下妞,細皮嫩肉的,絕對是很多老闆和外商都喜歡的貨色,要是往山裡賣,這個價錢確實是太高,山裡漢子都是苦哈哈出身,攢了一輩子錢也娶不起老婆,因為窮山僻壤,人煙都稀少你就是花彩禮,人家也不願意跟,所以沒辦法,只能是花錢買個媳婦回去。

可是誰也不會花五六千塊錢買一個媳婦埃

彩禮才多少錢埃

可是這樣的女孩子賣到了縣城,或者省城那些娛樂場所,這就是搖錢樹,再打扮打扮,不知道多少人願意在她身上砸錢呢。

這樣的話五六千塊錢就算是值,他們就是轉手賣個一萬塊錢,那也是綿綿的。

兩個人打定主意,「四千!這已經夾加了不少,你也知道你這樣的閨女,回去我們還要調教,又不能立馬見錢,要是太多,我們可是虧本,那隻能不買了1壓價那是商人本色。

江在山不為所動。

「五千五1

這是他的心裡底線。

「老哥,四千五,實在不能多了1

江在山猶豫,二胡就等在一邊等著拿錢呢,今天是最後的期限,自己要是再拿不到五千塊錢給虎哥,他們還真的能弄死他。

他的手還沒好,是再也經不起虎哥他們折騰,到時候不用殺了他,雙手都廢了,自己也離死不遠了,紡織廠那就徹底別想回去,一個殘疾人能幹什麼。

到時候難不成自己四十多歲,還要面臨要房子沒房子,要錢沒錢,要工作還沒工作的境地,再加上虎哥他們沒拿到錢,會放過他?那不是做夢,到時候自己的日子能過程什麼樣子,江在山都不敢想。

就是這段日子,被二胡追在屁股後面,就已經夠讓他受得,人的精神焦慮,夜裡都睡不著覺,一根煙接一根煙的抽著,照著鏡子,江在山都能看見自己滿臉的鬍子茬和塌陷的眼窩,還有布滿血絲的眼睛,整個一個街邊流浪漢。

現在四千五,「五千!五千我就賣1

江在山咬牙之後喊道,這是底線,最起碼是給自己還了債,那樣起碼日子還能過。

生意不生意都是小事,只要沒債,自己只要上了班,每個月有工資,江在山就不擔心日子過不下去,大不了這樣的混日子混的辛苦一點,可是眼前不用被人打。

那兩個人驚喜,「好,一言為定,五千。我們立馬點錢1

也知道江在山這裡已經讓步。

江在山立刻後悔了,早知道自己說五千五,這兩個人肯定還是要的,都怪自己眼皮淺。

這兩個人答應的越乾脆,江在山就心裡越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