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13章 該不會不是父女是仇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3章 該不會不是父女是仇人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於是江小蕎乖乖的到外面去小解,身後跟著一個一臉無限嫌棄的二胡,要想讓二胡遠離自己基本不可能。

人家背對著她已經是證明這個人是個還不錯的人。

江小蕎這才看清楚,這裡還真的是荒郊野外,是一處廢棄的院子,茅草都有半人高,不過這裡看得出來是山上,可惜看不出是哪裡,還需要從長計議。

現在當務之急是解決生理問題。

江小蕎顧不上羞恥,人都有三急,哪一位試一下被憋到了忍無可忍就知道是什麼滋味,扯開褲子蹲下,立刻就一泄如注。

那聲音響亮的都讓江小蕎臉紅,不時的瞅一眼二胡那個背影。

自己聽著都是如雷貫耳,二胡要是沒聽到,除非他聾了。

江小蕎鬱悶的想,這是自己最後一次這樣丟臉,江在山啊江在山,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進來。

老娘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這一次她要是不把江在山收拾到再也沒能力折騰,她江小蕎就跟他姓!

呸,現在她就是跟著他姓呢。

反正江小蕎下了一百二十個決心,要把江在山送到監獄去吃牢飯。

江在山,你知道江小蕎的價值嗎?現在恐怕全縣都在尋找江小蕎,她就不相信柳書記,馬廠長他們沒有得到自己的流水線設計圖紙之前,會袖手旁觀,是人才就要相信自己的價值。

她的價值可遠遠不止一個五千塊錢,要知道光是她的設計圖就能省下幾百萬的外匯,那要是兌換成他們的貨幣,就是上千萬,柳書記和馬廠長要是知道有人就因為五千塊錢把她就賤賣了,會不會頓足捶胸。

終於把所有的生理問題解決完了,穿戴整齊,江小蕎終於現在能恢復一絲鎮定,二胡倒是非常正人君子,人家始終點著一根煙,忽明忽暗的一點一點火光閃爍,頭根本就沒有回過。

哼,別以為自己不知道,二胡肯定用眼角的餘光在盯著她,那個角度,那個姿勢,要是一般人還真的以為二胡是放心大膽,可是江小蕎這種野外經驗豐富,自己可是野外生存的專家呢,常常要做的事情就是觀察自己的後背,防備野獸的突然襲擊,這種觀察的方式也是別人教導過她的。

而二胡一個混混能做到這樣,也算是個人才。

她要是現在敢邁出任何逾規的一步,這位肯定一下子就準備把她撂倒,直接扛回去。

也對,能和江在山合夥的,還有什麼好人埃

現在她也沒準備跑。

要跑也是明天天亮埃

穿過二胡的身邊,直接走進屋子,安靜不害怕,還什麼廢話都不說,的確是讓二胡心裡詫異,這丫頭怎麼看著氣場不對啊,不像是個被綁票要被賣掉的那一個,反而氣定神閑的似乎她才是買家。

跟著江小蕎走進屋子。

這丫頭有點邪性。

江小蕎走進去,直接坐到地上剛才自己倒著的地方,雙手還扒拉扒拉,把周圍的那些柴草都堆在一起,坐起來好舒服一點,看的四個人目瞪口呆。

這應該是被綁架之後的反應嗎?

是他們四個腦子出問題了,還是眼睛出問題了呢!

江在山惡狠狠走過來,一腳踢開那堆稻草,還故意踢了好幾腳,把那些柴草踢得四處飛揚,草屑飛起來都掛在了江小蕎的腦袋上。

二胡他們三個人看著這樣的江在山,都是搖搖頭,這還是親爹?

該不會是不是父女,是仇人吧。

江小蕎從自己腦袋上把稻草輕輕摘下來,視線越過江在山,落在二胡身上,從剛才二胡給自己解繩子,她已經看出來,二胡就是江在山的幫凶,要不然不可能江在山這個綁匪反而解不開繩子。

她賭這個人比起江在山更有人性一些,江在山的做法應該惹了這些人痛恨。

「給我一些吃的,再給一些水吧1

二胡心裡怪異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這個丫頭安靜的太奇怪了,根本沒有任何被綁架之後的驚嚇和哭的死去活來喊救命的那些弱女子的樣子,也沒有因為見到是自己的父親江在山要賣了她而有的憤怒和歇斯底里。

這個丫頭他還查過,的確是江在山的大閨女,以前在桂花鎮上初中畢業就沒上學,據說是江在山這個混蛋不讓上,嫌棄費錢,就在家裡糊紙盒子掙錢,訂了一門親事,最後男方家裡攀上高枝還不要她了,也沒有到男方家裡大吵大鬧,聽說是個性子軟糯的受氣包。

這才想著不惹事就行,再說了這可是她親爹非要賣了她,可不是自己攛掇的,這些可是瞞著虎哥做的事情,要是被虎哥知道,還能有他的好日子。

虎哥最見不得這種不是玩意的東西,在自家大哥的心目中,盜亦有道,他們混的是黑社會,是最底層的渣滓,可是他們也有他們的原則,自己的底線,而虎哥的底線就是不碰黃毒這兩樣,說是又損陽壽,敗壞自己的德行,雖然他們也是混混,可是混的是光明正大的靠腦子吃飯,也靠體力,可是不是這種靠法。

二胡想到虎哥忽然背後有點發涼。

「你還想吃吃喝喝,你以為你是當少奶奶的,給我老實的在這裡呆著,以後有你吃香的喝辣的的時候。」江在山那個又羞又氣,被自己親閨女無視,還能再丟人一些嗎?

這是藉機發火,磕打江小蕎。

反正江小蕎現在在他手裡,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

那兩個人也是一臉懵逼,這個閨女得和他爹多不對付啊,這相處模式簡直看不出來一點點的父女關係。

不會是江在山是騙人的吧。

問題是騙人,他們也要買啊,人販子不就是乾的這個,他們可不問出處的。

笑著解圍,他們看到相當合作的江小蕎,也是覺得這丫頭不錯,相當識時務,沒有一般女孩子的又哭又鬧!看見是個說理的,這就好,只要他們把生活描述的美好一些,相信那個女孩子不喜歡漂亮衣服,不喜歡高跟鞋,不喜歡口紅化妝品,這可是享福,不是去受罪,這些說明白了,相信這個孩子應該非常願意配合的。

「還是給些吃的喝的,我們是要活人,死了誰還花五千塊錢買埃」買主發話,江在山還真不能不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