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14章 有沒有一點肉票的自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4章 有沒有一點肉票的自覺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江小蕎毫無形象的坐在地上,看著面前的一堆東西。

面前天雷滾滾。

心裡那個一聲槽。

這是要她當原始人類,茹毛飲血,生吃埃

這是什麼?

紅薯,老玉米,還有一隻活雞。

堆在她的面前,還有一缸子涼水,渴的不行的江小蕎喝了一口差一點牙疼的倒抽一口冷氣。

這是誰幹的這麼損的事情,這種天氣,還給自己一個姑娘家家喝這麼涼的水。

只是想要她死埃

問題是再涼的水,大不了在嘴裡溫和一會兒再咽下去,還是能接受。

可是這一堆生的東西算怎麼一回事。

她難不成抓著這隻滿身是毛,活蹦亂跳的雞自己直接開啃埃

當她是野人?

接受到江小蕎不善的眼神,四個人除了江在山,其他人都感到抱歉。

二胡開口,「這不是荒山野嶺找不到吃的,這還是我去人家家裡地窖里偷的,雞也是碰巧抓的,要不然你連這個也沒有的吃。這不是沒辦法,你實在不行啃兩口紅薯,這個生吃沒問題,吃不死人1

這有什麼辦法埃

這還讓他走了一個小時呢。

說實在的,又冷又黑,走了一路,二胡自己都感覺餓的前胸貼後背呢。

要不是自己心善,愛吃不吃。反正他是儘力了。

江小蕎無奈,晃了晃手,「打個商量,你們四個人總不至於讓我一個女孩子跑了,解開繩子,我找點柴火,咱們生個火,烤著吃,你們都不冷不餓啊!人家對待戰俘還要人道主義,你們也不能給我吃生食吧!就算要跑,也跑不過你們四個人啊1這還真不是江小蕎耍詭計,是絕對的真心實意。

江在山其實也又冷又餓,自己為了接這兩個買家,一直在車站等著,一口東西都沒吃,再走了大半天的山路,小風一吹,還真的不說沒感覺,一說也覺得冷死了。

四個人嘀嘀咕咕商量了一下,也是!四個人還怕一個小丫頭。

再說了這裡天黑草密,就算這丫頭跑出去,恐怕就是轉上一天都走不出山去。

四個人同意。

二胡給江小蕎解繩子,江在山去撿柴火,大概是第一次江在山干這樣的活兒。

在家裡一向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江在山哪裡干過這樣的活兒,再說了他走出去一看見滿眼的黑戳戳,嚇都要嚇死了,還有心思去找柴火。

轉了一圈就回來了,兩手空空。

江小蕎已經雙手自由,一看江在山那副樣子也知道這位裝慣大爺了,這是幹不了活兒。

也是江在山這輩子都是被劉雪梅給慣成了大爺。

三個人瞅著江在山,一臉的看不慣,這是幹啥。

江在山呵呵乾笑,「這外面黑布隆冬的,我根本看不見,怎麼找柴火啊!要不然你們自己去看看。」反正他臉皮厚,就是不去,誰能把他怎麼樣,二胡總不能因為這個把江在山揍一頓吧。

現在他們兩個可是統一戰線的,不能讓外人和江小蕎看笑話。

這兩位買家總不能讓人家去找柴火吧,給錢的是大爺。

這個道理,二胡還是懂得。

自己怎麼就這麼命苦埃

江小蕎抬頭,揚起臉,「要不然我去找?」

二胡火了,這丫頭是誠心的吧。

這裡誰都可以去找柴火,就是她不能去,有沒有一點肉票的自覺埃

「閉嘴,我去找1悶聲出門。

半個小時之後,二胡回來了,啪一捆柴火扔在江小蕎面前。

「你趕緊的幹活兒1

灰塵濺了江小蕎一臉,好吧,為了一口吃的容易埃

江小蕎的野外生存的能力大概是數第一的,要了火柴,很快就生找了火。

四個人立刻圍過來,搓著手,烤火。

江小蕎把火堆移開,把紅薯埋進柴火的灰燼里,用樹枝穿著玉米烤起來,這裡沒水!也沒有刀什麼的,這雞就不要想了。

很快玉米的焦香味道在空氣里蔓延開來,四個人都開始感覺飢腸轆轆。

好在這些東西多,就是五個人怎麼吃也夠。

四個人也不客氣,根本不管江小蕎,自己就拿了烤好的玉米坐在一邊吃起來。

一人三個玉米下肚,立刻四個人肚子飽飽的,身上也暖和起來。

江小蕎早就扒開了灰燼,把幾個紅薯扒拉出來,已經烤好了,她可是餓壞了,拔了皮,也不怕燙,三八兩口就下了肚,好吃埃

甜絲絲的,烤的火候正正好,恰到好處,江小蕎不過癮,又吃了三個下去,才終於開始打飽嗝。

渾身都是力氣。

終於緩過來了。

四個人吃飽了,江在山看著兩個人說:「那人你們今天帶走!還是明天?」他想著早一點脫手呢。

賣了江小蕎,五千塊就到手了,給了虎哥,自己終於無債一身輕。

起碼不用擔心自己的胳膊腿。

兩個人互相看一眼,「老哥,今天我們是看貨,沒帶錢,這樣反正你也不差這一天,我們回去取錢,今天晚上我們繼續交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怎麼樣?」

人家敢和到窮山僻壤來,能不做防備,怎麼會身上帶著錢,萬一遇到不開眼的,來個黑吃黑,他們把命丟在這裡多不合算埃..

這也是大忌諱。

何況他們是第一次和江在山這樣的人打交道,雖然人是二胡介紹的,二胡也算是他們道上熟悉的,可是也不是干他們這行的,誰知道這裡面有什麼貓膩,不留著一手,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誰也不想當冤大頭。

江在山一聽沒帶錢,立刻失望了。

可是也知道這不是著急的事情。

上趕著不是買賣,再說了只要江小蕎在,海能錢是遲早的事情。

也就點點頭,「行吧!明天晚上我們還是老時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約定好時間,四個人要走了。

江在山瞅一眼還在靠著火堆烤火的江小蕎,這就是個沒心沒肺的,都這樣子了,也不知道求饒,起碼你倒是哭兩嗓子啊,看著越發的不順眼。

「二胡,把人繼續捆上,我們走1他們誰也不願意留在這裡看著人,當然必須把江小蕎捆上是最保險的事情。

終於要走了。

二胡廢話沒有!上來就要捆江小蕎。

結果沒等他伸手去抓江小蕎,江小蕎自己兩隻手筆直的伸過來,非常合作的說:「捆吧!能不能商量一下,把我就留在這個火堆這地方,起碼還有點熱乎氣,我可不想凍死。」這要求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

二胡也是看不透這個丫頭,二話不說捆上,然後滅了火堆,立刻屋子裡一片黑暗。

臨走的時候二胡把江小蕎扔在了火堆的旁邊,火熄滅了!可是餘溫還是熱乎乎的。